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四十五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道果 第四十五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鞭动声震,这书生竟也有暗劲修为!看走眼了!”

    谢师傅人在半空,但并不慌张,眼神凝聚,捕捉到了鞭子轨迹,右手在腰间一抹,“锵”的一声,寒芒闪烁,长刀出窍,顺势往前一劈!

    “纵然有力,但他这一鞭子毫无章法,只是凭着蛮力!能有何用?”

    谢师傅还在想着,冷不防的眼前青芒一闪即逝,宛如错觉,随后就听“啪嚓”一声,长刀从中而断,谢师傅但觉胸前一痛,腹内翻滚,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轰然落地。

    “怎么回事?错觉?”

    念头尚未落下,又是一鞭子落下来,直接打在脸上,直抽动他皮开肉绽!

    邱言现在的力气何其大,不提精血提升的气力,单单是明暗两劲共振之下,爆发力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得,谢师傅直接就捂着脸惨叫起来。

    “很痛?你是练武的人,鞭子打在身上尚且难以承受,我舅父舅母他们年龄不小,又有女流,身上半点功夫都没有,你居然让手下用鞭子去抽!就没想过他们的痛楚么?须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邱言眼神冷漠,手臂一抖,崩崩作响,手上长鞭又抽了出去。

    “这位公子,还请住手!”道路边上的燕姓汉子再次开口,但这次却是为了谢师傅,只见人影一闪,他人已经出现在谢师傅前面,抬手一抓,把抽动中的鞭子抓住手里。

    崩崩崩!

    那鞭子本来充满了劲道,但被他一抓,只是在手里跳动了两下,上下甩动、紧绷。

    邱言见状也不多说,顺势松手,鞭子本就是他随手捡起,一转身,来到一名落地壮汉边上。

    这壮汉落地之后,先是疼痛翻滚,现在稍微平静了些,见邱言走来,还要起身,但邱言速度很快,脚下一迈就到了跟前,然后再一抬脚,用力的踩在那人胸口。

    咔嚓!

    令人毛骨悚然的骨裂声响起,那壮汉惨叫一声,佝偻如虾,也让周围之人面色惨变。

    “既然都动手了,那就不需要顾忌了。”心念一转,邱言迈开步子,朝着令一个落地大汉走去。

    “住手!”燕姓大汉甩掉手上长鞭,大步流星,两三步间,挡在邱言前面,他看着邱言,眼神凝重,“这位小兄弟,看你也是读书的人,怎么下手这般狠辣,圣贤不是提倡宽己待人么?”

    邱言停下步子,也不着恼,摇摇头道:“宽己待人?那是对待朋友、亲友、与人为善者,对待敌人可不能容情,圣贤教的是为人处事的道理,不是让人学成待宰羔羊的,礼记上面说‘父之仇弗与共戴天,兄弟之仇不反兵,交游之仇不同国’,有仇不报,生活在同片天空下都感难受,就是提倡让人报仇的!”

    “这书生好大的煞气!”燕姓大汉看着邱言,眼神变幻,觉得眼前人有股不同寻常的味道,但心中道义让他难以退去,还是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这般伤人,彻底得罪了这些人背后的势力,会有后患,不如大事化小。”

    “我只怕事情闹不大!”邱言冷笑一声,“你出手相助,又仗义执言,我敬你是条汉子,也不绕圈子,我舅父一家,与那潘府并无主奴契约,不偷不抢,清白人家,潘府的护院过来行凶,这是仗势欺人,私德有亏,又欲鞭打,这是要伤人,于德于法都不能容!他伤人再先,我现在只是防卫。”

    大瑞王朝,儒家当道,讲究的是德主刑辅,但也注重杀一儆百,对于那些典型绝不姑息。

    他的目光在落地的几名壮汉身上扫过,一字一句的道:“他们做的这事,告到官府,立刻就是徒二年的罪行,事后不来寻仇也就罢了,要是再寻仇,就是罪上加罪,潘府少爷当然不怕,可护院走狗下场如何就不好说了。”

    说着,他绕过燕姓大汉。

    “此事与你无关,还是速速离去,不然照着那位潘府少爷的性子,你也要被牵连。”

    眼下事情并不复杂,邱言只是稍微一想,就明白了事情缘由,应该是潘员外死后,潘府大权落在了潘三少爷的手上,又有其他因素搀和,这才将刘家牵扯进去,要抓回去当替罪羊。

    “我和刘家虽然无权无势,却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念头落下,又是又是一脚踩在一名落地大汉的身上,那大汉闷哼一声,昏死过去。

    他这脚不是单纯泄愤,而是直接震散了对方的胸中一口气,把打熬筋骨蕴养出来的气力散去,等于是废了功夫。

    “这些人是潘府招揽的武林人士,有着一身武力,虽都是筑基层次,但双拳难敌四手,能削弱一些,也能少些麻烦。”

    这个世界的民间自古就有武林高手一说,但放到修行层面来说,都局限于命修一系,而且所谓的高手也不过是筑基境的修为。

    眨眼的功夫,邱言便来到谢师傅跟前。

    这位带队之人已从剧痛中恢复神智,眼含恐惧的看着邱言,他实在没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书生,居然有这等身手,下手又这么狠辣,直接就废了其他六人!

    “你不要冲动行事!潘府……”他试着借势压人。

    邱言听都不听,直接打断:“你们这些护院不过是走狗,宽待你们,背后的主人也不会念着我的好,一样都是得罪,又有什么好顾忌的?除非我愿意束手就擒,不然这潘府终究是要得罪。”

    话音未落,谢师傅突然暴起,浑身劲涌,朝邱言扑去,但身子还未完全直起来,邱言的脚已经落到了胸口,啪嚓一声,这谢师傅重新倒下,嘴里鲜血汩汩流出。

    燕姓大汉静静看着,并不言语,但心里去暗自嘀咕起来:“且看你如何处置,这潘府一听,就知道是远宁府境内的大户人家,得罪了这样的人家,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平息的,后患无穷。”他并未出手,谢师傅等人不是善类,和邱言之间也算是江湖恩仇,他出面调解不成,没有必要牵扯进去。

    “滋啦”一声,却是邱言撕开了几名大汉的衣衫,卷成绳子,将七人捆了起来,接着一手一个提了起来,来回几趟,将几人都放上了马车。

    周遭看客这时候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对邱言生出些许畏惧,远远的看着。

    便在这时,邱言从车里拿出笔墨,当场研磨,悬腕写就一篇,然后抬眼朝着周围之人扫视了一圈,直看的人人头皮发麻,不少人都迅速退去。

    “各位,可有人愿意帮个忙?邱某自有厚报。”

    看着众人反应,邱言忽然开口,并从怀里取出了一个银饼子。

    起点中文网w.z.c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xbz.阅读。lt;/agt;;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