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四十六章 律法人情,阳谋顺势
道果 第四十六章 律法人情,阳谋顺势
    “律设**,礼顺人情,法立于上,教弘于下。”

    看着手上书信,文安国脸露差异之色,随后继续看了下去,最后笑了起来。

    “好个律法人情!这个叫邱言的书生,这张嘴真是厉害,一下子就给潘府扣了个违法无情的名头,说潘府不敬律法、逾礼横行。”

    他伸手指着书信上的一句,对身旁幕僚道:“你看看这句。”

    幕僚靠近,轻声读出:“欲虽不可尽,可以近尽也;欲虽不可去,求可节也。”

    随后,幕僚倒吸了口气,道:“这邱言,把鞭挞谢山等人说成了教化凶人,令之守制,是帮谢山几人节制凶念**,那就不是伤人,而是堂堂正正的圣贤之道了!这谢山等人算是白白挨打了,刚才他们入城,不少人都沿途尾随,其中不乏士子秀才,很快就要人尽皆知,潘府事后若是报复,传入士林,恐怕……”

    “是啊,”文安国点点头,“这下,潘府是没话说了,他们要是悄悄行事,事后本官还能通融通融,现在大张旗鼓的去抓人,人没抓到,却被不少人知道,落下口实,本官可就没法子了,难不成还要以官压人,欺压良善?法理难容啊!”

    幕僚点头道:“大人英明,这事是潘府做事不周,潘志到底年少,不知人言可畏。属下也探听了一番,那刘家小户人家而已,无权无势,如何能与夜里的事扯上关系?”

    “潘志还是要磨练一番,不过,那邱言倒是有点意思,也有魄力,制服了谢山等人,又拿出一个银饼子,让人捆着送来。重赏之下,快马加鞭,而且相互牵制,无法独吞,将事情闹到了知府衙门。”文安国说着,看了幕僚一眼,“银子的来历查清楚了么?”

    幕僚点点头:“来自几个兵卒和地痞,似是被邱言抓住了把柄。”

    文安国略感差异:“哦?如此说来,邱言不光有点心机,手段也不错,是个可造之材,听说他只是个童生?”

    幕僚低声道:“上次道试的事您也知道,那李建昌收受贿赂,能过的都是塞了钱的,邱言家里一贫如洗,当然是过不了的。”

    “一贫如洗好啊,”文安国又抿了口茶,“你刚才说他的父亲死于贼兵,如此一来,无牵无挂,又有些才学手段,今后不妨留意一下。”

    幕僚点头称是。

    文安国又低头看了一眼书信,叹道:“他的这手字也有点意思,虽不见形,却有股韵味,说不定能练出点名堂,这等人物,却连一个秀才的功名都没有,太说不过去了。”

    “大人说的是。”幕僚也点了点头,由衷说道。

    “行了,”文安国挥了挥手,“先把人给潘府送去吧,告诉潘志,这事不是本官不想帮,而是他办事不利索,想帮也没法帮,顺便提点一下,让他收敛点,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这远宁城是大瑞的城府,不是他潘家的,闹到上面,谁都没好果子吃。”

    ………………

    咚!

    “你说什么?”潘三少爷一拳砸在桌上,人从位子上站起来,“派去抓捕的人马,被人打了?还被送到了知府衙门?”

    “回禀少爷,”郑岩抬袖擦汗,口中则道,“这事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是知府老爷派人将谢山等人送回来的,听府中教习说,他们这些人的功夫都被废了!”

    “被废了?”潘三少爷眼睛一瞪,“不是说都是武林高手么,怎么抓几个小贼也能被废?对了,他们是去抓谁的?潘府抓人,什么人有胆子反抗?还废了功夫。”

    “这……”郑岩微微色变,但还是如实道,“是去追刘怀一家的,他们刚被府内辞退,难免有怀恨在心的可能,所以属下才命人去抓。”

    “刘怀?刘越?”潘三少爷看了郑岩一眼,“亏你能想到他们,他们那么一家子,就算是给他们十个胆子,也没本事犯下这事!”

    “属下知道,这不是要……要让上灵道满意么?总归要经得起推敲,刘家毕竟心有不甘……”

    潘三少爷摇摇头道:“行了行了,这事既然交给你了,就是相信你的能力,你的心思,我不管,只要安心给本少办事就行。不过,刘家怎么有本事伤的了谢山。”

    “多谢少爷信任,小人定当肝胆涂地,竭力相报,”郑岩先是表态,接着才道,“听谢山说,是刘家的那个表亲伤的他们,叫邱言。”

    “邱言?那个满嘴要报官,结果却卷了细软逃跑的书生?这样的无胆之辈,能伤的了武林高手?谢山未免太不会找借口了!”潘三少爷冷笑起来,“不过既然伤了潘府的人,无论是谁,都不能放过,立刻追加人手,把刘家一行抓回来!”

    郑岩听了,面露喜色:“小人遵命……”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一声从门外传来。

    “少爷!使不得啊!”

    “嗯?”潘三少爷闻声看去,皱起眉头,“大总管,怎么是你?”

    来的人约五十多岁,但精神矍铄,疾步走来不见喘息,正是府里的大总管,也姓潘,人称潘大总管,他到了屋里,直接就道:“少爷,刘家不能抓了,非但不能抓,还要惩戒谢山等人,至于那唆使之人,一样不能犯过。”

    潘大总管说话的时候,瞥了面色难看的郑岩一眼。

    郑岩眼中正有怨毒之色闪烁。

    ………………

    “言儿,我不问你从哪学的功夫,但今天这事是不能善了了,谢师傅是潘府招揽的高手,他和手下被你打伤,潘府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青昌县郊外一条泥泞道路上,刘怀满面忧色。

    前面,邱言身上大包小包,听了这话,头也不回的道:“舅父,这你可就错了,要是默不作声的逆来顺受,潘府确实不会善罢甘休,但我将事情闹那么大,又出银子让人把谢山他们带去知府衙门了,潘府反而不敢拿我们如何了。”

    “哪有这样的道理,知府老爷和潘老爷是世交,关系好得很,潘府的事情,他不添把火就算好的了,难道还能阻止?”在后面推着一架平板车的刘越摇摇头。

    自谢山带人拦路,邱言等人就下了马车,那车夫不敢得罪潘府,不敢再载刘怀一家,邱言等人只得步行,但还有不省人事的潘蓉娘,所以就花钱从行人手上买了这辆平板车来。

    “纵然官府和潘家有勾结,但都是暗处的勾当,放不上台面。”

    邱言浑不在意。

    “小事也就罢了,现在事情闹这么大,理在我们这边,潘府怎么着都要避过这个风头,家大业大,不似那地痞无赖,这等大族的根基可就在远宁,肯定是要爱惜羽毛名声,不然传出恶名,以后家中子弟的仕途都不安稳,会被人拿来说事。这是阳谋,他潘府势力再大,也要忍着。”

    “话虽如此,但风头一过……”刘越摇摇头,觉得自己这位表弟最近虽然有了写变化,不再那样迂腐,但遇到事情难免思虑不周。

    “风头一过?”邱言却是冷笑起来,“风头一过,潘府不来找我,我也要去找潘府算账,这些事情表哥就不用操心了,我心里有数。”

    有些话,他却是没有说出来,憋在心里——

    “既然得罪了潘府,就不用留手了,莫非还真等风头过了,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太麻烦了,凡事先下手为强!潘府有钱有势,但我现在有魂有神,两相比较,未必差多少,只是要注意分寸,不能招来上灵道的注意。不过,要等到了青昌再详细计划,眼下要先把舅父一家安顿好。”

    想到这里,他突然向一旁看去,口中则道:“邱某刚才那番话,燕兄也听到了,那潘府暂时是不会动手的。”

    在他的身边不远处,一名高大汉子背刀独行,离邱言等人不到十丈。

    “哈哈,小兄弟,不要那么见外,某家是一番好意,此番入蜀求仙,本来就没什么头绪,耽误一两日也无妨。”

    <a href=w.z.c>起点中文网w.z.c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xbz.阅读。&lt;/a&gt;;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