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四十七章 武道求仙
    邱言等人下车的地方,本就接近青昌县城,走走停停,很快又在附近的村寨又雇了辆牛车,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总算在傍晚时赶到了青昌县。

    城内城外,乞丐遍地,一个个神色木然。

    “南边的匪患影响不小,这些人八成都是从南边村子逃过来的。”见到这一幕,刘怀不由得感慨起来。

    “看来官府是不准备管这些人了。”邱言感到眼前的这座县城,正散发出阵阵混乱意念,同时身上的因果之力猛地收紧,让他心中一凛,看着那一名名流民乞丐,浮现明悟。

    入了城,邱言没有领着刘家人城北的家里,而是找了个客栈落脚。

    待得事情忙完,天色已暗,到了晚饭时间,邱言和刘家几人交代了一下:“舅父,忙了一天,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吃了晚饭就好生歇着吧,我陪着燕兄。”

    刘怀点头道:“也好,燕大侠今天仗义执言,又挺身而出,你要好好谢谢人家。”

    “这个自然。”辞别了刘怀一家,邱言便带着那燕姓大汉到了青昌有名的一家酒馆。

    “你们蜀地的酒倒是别有风味。”张口灌了一大碗酒水,燕姓大汉擦了擦嘴。

    邱言看着他,举杯相应,然后一仰头,一饮而尽。

    燕姓大汉见状摇摇头,口中道:“不是我,邱兄弟,喝酒还是要用碗,用杯子怎么得劲儿?”

    邱言笑道:“邱某不胜酒力,燕兄就不要强人所难了。”

    他们二人萍水相逢,白天还互不相识,但现在坐在这里饮酒,也是有番缘故的。

    潘府的谢山带人拦截,这燕姓大汉路见不平、挺身而出,比周围的看客要好上太多,之后却也算是不偏不倚,给邱言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随后,这燕姓大汉担心潘府事后报复,就一路随行,即便邱言言明了潘府爱惜羽毛,短期内不会再来滋事,大汉还是没有离,让邱言对大汉的古道热肠生出了一丝敬佩,有了结交之心。

    正巧,燕姓大汉同样对邱言的身感兴趣,这一来二,二人互相通了性命,算是有了交情。

    邱言这才知道,这燕姓大汉是燕赵人士,在当地武林有些名气,人称“大刀燕二”,本名燕永杰。

    吃了几口饭菜,又喝了几口酒,邱言忽然道:“燕兄,你你来蜀地,是为了求仙?”

    “不错,”燕永杰放下杯箸,“某家一路西来,辗转荆湘、秦陇,最后入蜀,就是为了求个仙缘。”

    “仙缘?”邱言心中称奇,“不知燕兄所求仙缘,是个什么模样?”

    燕永杰哈哈一笑,夹了口菜,吞咽下这才道:“不瞒老弟你,这仙缘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某家也不甚清楚,却也有番缘由。燕某自幼习武,十年前,功夫就已经练到了声出骨震的程度。”

    邱言赞道:“哦?燕兄已经练到了声出骨震的程度?这是功夫练到骨子里了,震动骨膜就能生劲!我虽对武道不甚了解,也知道要练到这个程度并不容易。”

    燕永杰略感差异:“看你的样子,是个书生,却身有武功,莫不是要学古人,习文练武,文武双全?”

    邱言摇摇头:“我这怎么能叫练武,只是机缘巧合,强健了体魄罢了。”

    燕永杰只当他不愿细,也不深究,继续刚才的话题:“功夫练得再好,还是一介凡人,我虽然声出骨震,总觉得在这上面还有境界,是以茶饭不思,冥思苦想,却终不可得。直到有一日,阴差阳错的救下了一名道士,不过几天后,道士还是没有挺过来,却留了本书,方才让我知晓天地之大,原来练功入骨只是基础!”

    “不知那书上写了什么?”听到这里,邱言忍不住问道。

    “其实也没甚打紧,只是一本游记,记录了大瑞各地,乃至塞外西域的种种见闻,里面也言及了武道,提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武道之举。”

    着,他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牛皮小包,取开之后,露出一本皱皱巴巴的册子。

    燕永杰小心翼翼的翻开书册的最后一页,然后一脸希冀的看着邱言:“小兄弟,你见识不凡,身也不错,想来不是平凡之人,不知可曾见过这样的景象?”

    听了这话,邱言凝神向书上看,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副山水画。

    山泉喷涌,卷曲交叉,云雾成幕,从天而降,在这山泉云雾之间,一座楼阁若隐若现,凌空悬浮。

    “这是?”邱言眉头微微皱起,从画上捕捉到一丝熟悉之感。

    来也怪,这书册皱皱巴巴的,明显是有不少年头了,可这幅画却平滑、光洁,没有半点破旧痕迹,甚至上面山水飘动,给人以栩栩如生之感,仿佛下一刻,泉水和云雾就要从画中涌出,弥漫身边。

    “怎么?邱兄弟你认得这里?”

    “不,并不认识,只是看这幅画殊为奇异,惊于画技精妙。”

    燕永杰见邱言面色微变,不由的脸露喜意,跟着又见邱言摇头否认,不由叹息一声,苦笑起来:“这幅画的妙处,不单单只有这些,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画中所指的地方。”

    他将书册合上,口中道:“这书虽是游记,但里面记述的事情超乎想象,细想之下,却又暗合天地道理,也指明了骨膜震颤之后,还有命修之路,可惜并无具体法门,却有些佐证,燕某方才带在身上,四处追寻,想一探画中所画之地的究竟,可惜一直没能找到。”

    “此物这般贵重,燕兄还是收好的好,有道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天地神明有知,不会让你的心意、意志白白浪费。”见对方苦笑,邱言出言安慰。

    “燕某也是这样想的!”听了这话,燕永杰哈哈一笑,脸上苦涩尽皆消散,“不别的,这几年跋山涉水,见了大好河山,已然不虚,就算最后找不到仙缘,也是值了。”

    邱言见了,暗自点头。

    “这人心胸豁达,倒是个可以结交之人。”

    邱言能得知性命之道,是因有城隍之助,而普通人一生奔波,却罕有人能接触到命修真意,像眼前的燕永杰,能得知这些事情,已经算是有缘了,要是运气好点,就能踏上真修之路。

    听了对方的那些言语,邱言大致猜出了寻常练武人的情况,应该多是局限在命修第一境的层次,无人指点,没有功法引领,又没什么机缘的话,终生都难以踏入命修第二境炼魄,也就无法凝练七魄,寿元有限,功夫练得再好,也就比寻常人多活十几年,最后还是一场空。

    “不过,这燕永杰的功夫已经练到了声出骨震的程度,练通了全身筋骨,达到了震劲,为筑基境巅峰,稍加指点,感受到七魄变化,就有机会踏上真修命路,相逢就是有缘,我不妨成全于他,以此人心性,定会有所成就,不用蹉跎性命。”

    想着想着,邱言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了燕永杰中的书册之上。

    “这书最后一页的那幅图画古怪非常,那股熟悉的气息、意境,隐隐像是有民愿缠绕!”

    精彩推荐: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