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四十八章 惊闻!
    尽管心中生疑,但邱言在这之后并未多问,二人饮酒吃菜,很快将一桌子饭菜扫荡一空。

    “这几日吃多了蜀地菜肴,每次都有不同感受。”燕永杰拍着肚子,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这个自然,”邱言笑道,“前朝就有人曾评价蜀地之菜‘尚滋味,好辛香’。”他前世虽然不是蜀人,但分身却是成长于此,继承了记忆,自是有所了解。

    “听邱老弟的意思,对这庖厨之道还有了解?”一顿下来,二人关系拉进了不少。

    邱言摇摇头,道:“纸上谈兵罢了,燕兄要是有空,不妨留城几日,到处尝尝,青昌城虽小,可五脏俱全,不会让你失望。”

    “这倒不必了,既然你们一家已经入城,我明日就要动身去寻找仙缘了,青昌往南是大片的山川,早就听说有仙人居住,不能放过。”燕永杰笑了笑,又吃了几口,然后道,“今日你是东道,等有机会,你出了蜀地,老哥若是没能找到仙缘,到时要请你尝一尝其他地方的美食,和这蜀菜相比,各有千秋。”

    二人又说了两句,见夜色已晚,便动身离开,只是在离开前,邱言叫店家将店里的面饼都打了包买下,燕永杰虽是疑惑,却未多问。

    走在路上,邱言又向燕永杰讨教了些武学问题,对方一一回答。

    这燕永杰虽然境界不高,只是筑基巅峰,但一生沉浸武学,对练法和打法有深刻的认识和了解,说出来的道理深入浅出,着实让邱言有不少收获。

    二人走走说说,邱言忽然一拍脑袋:“是了,差点忘了,我家祖上传下来两张似武功秘籍的书页,言语晦涩,一直无人能懂,今天碰到燕兄也算缘分,不妨明日过来一观,看能不能看出端倪。”

    “还有这等事情?”燕永杰愣了一下,点点头,“好,你若信得过我,明日燕某定当尽力。”

    这书页之说,当然子虚乌有,是邱言为了助燕永杰一臂之力找出来的说辞。

    二人又走了两步,旁边突然冲出三名衣衫褴褛的男女,皮包骨头,个个抬着双手,枯瘦的脸上满是渴求之色:“两位行行好,给点吃的吧……”

    他们的声音轻如蚊呐,有气无力的。

    燕永杰心生恻隐,就要探手入怀取些铜板,但却被邱言拦住。

    “给钱用处不大。”阻了燕永杰,邱言却从油纸包里取出了一张面饼,撕成三块,分给三人。

    三人见到面饼,立时眼中冒光,忙不迭的称谢,接过来就狼吞虎咽起来。

    “这样可不行,”邱言摇摇头,“久饿后大口吞咽,不是好事,只是现在说了,他们也听不进去,只能先简单应付了。”

    说话间,四周的街道上,一道道人影迅速聚集过来,却是不少灾民闻风而来。

    燕永杰面色微变,就要开口提醒邱言,却没想到邱言却是猛地一跺脚!

    “轰隆”一声响,地面微颤,邱言脚下的铺路石被踏得粉碎,碎石飞溅。

    见到这幕,正迅速靠近的一道道人影停滞下来,隐隐就要后退,连最开始的三人都是脸露惧色,慢慢向后移步。

    “要有秩序,”这时,邱言再次开口,同时解开了油纸包,露出一摞面饼,“这面食难咽,你等饿了几天,不能多吃,我将之分成几块,分给你们,一个一个来,不要混乱,不要争抢。”

    饿了几天,面饼对人的诱惑是很大的,尽管还有疑虑,但在几个人试着上前,并各自领到一小块面饼后,其他人顿时心急起来,却又畏于邱言,所以依言上前,一个接一个,不见混乱,直让燕永杰在旁看的啧啧称奇。

    他走南闯北,当然知道灾民难驯,稍有不慎,好事都要变成坏事,但眼下邱言一手面饼,一脚碎地,然后出口约法,竟真的让饥民守序不乱。

    “光是这份本事,起码也能当个官,这邱言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日后成就定不简单。”

    不一会儿,一摞面饼就分食一空。

    邱言拍了拍手,看着一名名捧着小块面饼的饥民,虽然身上的因果之力松动不少,但心里却越发沉重,尤其是看到几个瘦小的孩童身影后,更是皱起眉头。

    “就算没有因果纠葛,也不能不管不顾。不过,现在面饼分完,我留下也没用,还是从长计议,一步一步来。”

    这样想着,他招呼了一声,便和燕永杰径直离开。

    两人身后,衣衫褴褛饥民用畏惧和感激的目光盯着邱言的背影,跟着人群中有落地声响,竟是几个年岁较大的老人直接跪下磕头了。

    “没想到,邱老弟还有副菩萨心肠。”路上,燕永杰不免感慨。

    邱言摇摇头道:“恰逢其会罢了,这样的小恩小惠,其实于事无补,想要救助灾民,远远不够。”

    “邱老弟言之有理,”燕永杰听了,叹息一声,发出感慨:“这年头,处处都有乱象,你们这城里饥民已经不少,等两三日后,驿卒到了,怕是又要乱上一乱。”

    “恩?燕兄这话什么意思?”邱言听了,不由问道。

    “这里地处边疆,消息不通也是难免的。我这次从关中入蜀,一路快马,比寻常驿卒要快,不过也就快个两三日,明后两天,这皇上驾崩的消息估计就要送到了。”

    “什么?皇上驾崩了?”邱言听了,不由一惊。

    这可不是什么小消息,而是天大的消息,大瑞占据中土神州,奉天承运,是天地正统,大瑞的皇帝乃是天子,一身气运连接天上天下,皇帝驾崩就是龙穴移位,龙脉翻身,要是碰上乱世或者盛世,天象、异相甚至会层出不穷。

    燕永杰点头道:“不错,不日会有讣告发到各地官府,眼下关中也是隐现乱象,听说是太子即位,提拔了那个有名黑面相公,坊间都说小皇帝这是要变法了,国要乱了,人心惶惶。”

    “黑面相公?变法?”

    邱言皱起眉来,他的前身局限蜀地,一心读书,对天下大势的了解并不清楚,但这黑面相公还是知道的。

    相公,在这个世界可不单单是丈夫的意思,还是尊称,一般有功名的读书人,也能被成为相公,但这个词放在朝堂上,就非同小可了,指的是宰相、丞相。

    这位黑面相公姓王,本是文坛宗师,后来入朝拜相,独树一帜,因人生的黑,又铁面无私,连自家弟弟犯事都一样斥贬,久而久之就有了黑面相公这个名头。

    不过,邱言皱眉,倒不是对黑面相公有什么不满,而是在思考这件事对自身的影响,他虽是一介书生,朝堂之事与他无关,但日后要走科举,全了此身因果,就要对朝廷政策有一定的了解,这样科举之时才能趋利避害,有的放矢。

    “皇帝死了其实没什么,大瑞政出两府,治理国家、把持朝政终究是两府,历来这科举议题都是风向标,彰显的正是两府主张,若是真要变法……”

    告别了燕永杰后,邱言一路上沉思,又去客栈和刘怀等人打了声招呼,就朝城北而去,穿街走巷,很快来到了一间破旧小院前。

    这间院子的院门歪斜,门锁落在地上,显是被人砸落了。

    邱言见了,心头一动,抬手一推,那门便倒在一旁。

    “居然遭贼了?这是哪家的贼,连这么破旧的院子都不放过……不好!书!”

    突然,他悚然一惊,想到一件事来,拔腿就往院子里跑,径直冲进了一间偏房。

    这间房的房锁也已被砸坏,抬手一推就开,见到里面的情景,邱言当即松了口气。;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