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四十九章 民为神主,先民后神
道果 第四十九章 民为神主,先民后神
    这是间破旧的屋子,空气里满是霉味。

    屋里的布置很简单——

    一张简谱的书桌、一把椅子,四周摆满了书架。

    那书架看上去颇为粗糙,架子上摆着一本一本的书册。

    “这屋子里有人进来过,但摆设没有半点变动。”

    尽管屋内一片漆黑,但邱言的命修也算稍有成就,血肉紧绷,暗劲内生,六识比从前灵敏许多,接着门外的月光,进屋一看,自是发现了地上的几个脚印。

    屋子里无论是桌上、书架上,还是这地上都有了一层灰尘,不过这地上的灰尘里,能见到几个明显脚印。

    “看这脚印,应是最近几天印上的,许是听到了南边村寨的消息,以为邱家死绝,所以才会进来,这人在屋里转了一圈又出去了,这也难怪,家徒四壁,就算是耗子进来,也要含着泪出去,哪里有东西让人去偷?”

    心里想着,邱言的目光又在屋内书架上扫过,叹了口气。

    “好在这人没有大肆破坏,也没有动书的主意,不然想要找回来,还要花不少功夫,白白耽误时间。”

    这间院子,就是邱言前身与父亲的家了,而这屋里书架上的书,除了少数几本是在书斋买的,其余的都是父子二人一笔一笔抄录下来的。

    邱家贫穷,纵然是一般的书本都难买起,邱家父子为了求学,都是借书抄录,日积月累,才有了这慢慢的几个书架。

    不过,买纸买墨也是开销,为了这个事情,母亲过世后,邱言之父邱宗林把自家的几亩田地抵押出去,后来自是被人夺了,要不是邱宗林有个秀才身份,每月能去官府领取微薄的钱粮,邱家父子怕是早就饿死了。

    即便如此,还是难免沦为笑柄,成了街坊邻居教育自家孩子时的反例。

    前阵子邱言道试失利,被父亲带去南边村寨,想让他远离尘嚣,安心读书,便从书房里拿了不少书去。

    “这间书房,就是邱家的精神寄托,不容有失!就算我已经渐渐和此身融合,依旧不能改变这点,若是今后科举有成,要诗书传家,这屋子里的书在意义上就非同一般,日后要是有史官写邱言传,这间屋子就是一件要大书特书的事情。”

    邱言占据此身,要完成三大因果,其中抱负的因果体现在科举上,就算不能出将拜相,但最少要有个举人功名,不然因果难全,而一旦有了举人身份,在县城里身份就不一般了,日后地方志上也要单独列出一页,记述邱言生平。

    到了那时候,邱家父子贫穷不忘抄书求学的事情,就不会被人看做笑话,而是近似于凿壁借光、悬梁刺股一般的事情了,说不定能流传千古。

    学有所成和学无所成的区别之大,常人难以想象。

    “这个世界,到底还是要看功名,看作为,看成绩啊。”

    叹息了一声,邱言撸起袖子,清点书目。

    邱家书房里的书不是胡乱拜访,而是分门别类,按着经史子集和杂学归类,邱言父子嗜书如命,又多为一笔一笔抄录出来的,所以屋里书册虽多,但每本都记得清清楚楚。

    半个时辰之后,邱言清点完毕,点了点头,知道未少一本。

    “还要抽个时间去左渠村,把放在那里的书带回来,而且此身的父亲也葬身村中,我现在暂脱险境,就不能放着不管了,人伦之道不是小事,要为此身全了孝道。”

    这样想着,邱言从书房退了出来,重回院子。

    这院子不大,杂草丛生,只有三间屋子,每间都破旧不堪,三扇房门本来都有上锁,现在都被砸开了。

    “这贼还真是会挑人家。”邱言摇了摇头,苦笑一声,推开堂屋的门走了进去。

    屋里满是灰尘,但他不以为意,盘膝坐下,闭目宁息,他这是要凝神练魂,想要有所成就,就要付出辛劳,不能有一日懈怠。

    房门大开,月光透射到屋里,洒落在邱言身上,平静安宁,他的心渐渐沉浸玄妙之境。

    这时,若有若无的民愿从外飘荡过来,朝着邱言汇聚过去。

    “嗯?这是?”

    邱言眉毛一挑,并没有睁眼,但心头却是浮现惊讶,感受到缠绕身上的一丝丝微薄民愿,里面充斥着感激、畏惧、期盼等情绪和愿望,并迅速向内渗透,迅速接近了沉浸体内的生魂。

    “这是那些灾民、饥民的愿力!”

    生魂敏感,接触到这些愿力之后,立刻就将来历分辨出来。

    “难怪先贤有言,‘民为神主,先民后神’,我只是拿出了几块面饼,做了微不足道之事,就让饥民感激,生出愿力,虽然微薄,但要是人数多一点,在魂中日积月累下来,等分身故去,魂儿离身,立刻就能承民愿而封神!这个神,就是民众养出来的!嗯?”

    邱言正感慨着,借机参悟神道,忽然念头一动,发现一件离奇之事,只见民愿渗透,渐渐接近了生魂中央的黑洞,而后消失在里面。

    “怎么回事?这些民愿进入黑洞,被传到神灵本尊身上了!被核心符篆吸纳了!”

    他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但心境一乱,玄妙意境不复存在,感知晃动,对民愿的感应就此中断。

    不过,邱言并未感到可惜,心里喜意升腾。

    “今日心已乱了,不便于探究,还是先顺其自然,等过个几日,准备万全了,再一探究竟!”

    这样想着,他便重新沉寂下去。

    第二天一早,邱言睁开眼睛,站起身子,整个的精气神焕然一新。

    “没想到神力能迅速抚平魂损,只是一夜,差不多将生魂的损耗补充回来了,最多再过两日,生魂彻底恢复,就能试着打开那幅画轴了。”

    整理了衣衫,邱言走出堂屋,先是打了桶水,取了一瓢,转身入了书房,从书架上取出笔墨纸张,兑水研磨,最后提笔一写,很快就写满了两张纸。

    “这样就行了,不必写透,不然就太着痕迹了。”

    放下笔,邱言抬手在纸上一抹,手上青芒闪烁,张纸已经变得枯黄、破旧,墨迹黯淡,好似放置了几十年一样。

    他这一手,是运用了神力才能做到,将纸张和墨迹中的一些物质剔除,令其显得年代久远。

    做好了这些,邱言将两张纸加在一本书里,放回书架,接着脚下不停,径直离了自家院子,过了午时方才回来,身后还跟着木匠、锁匠。

    “劳烦几位了。”

    吩咐了几句,工匠们便开始修葺院门、房门、门锁,这番动静惊动了周遭邻里,他们纷纷走出家来,见了邱言,立时低声议论起来。

    “不是说邱家父子都死了么,怎么这小邱……”

    “这书呆子应该是逃过了一劫。”

    “闹的动静还不小,肯定要惊动陈老爷家。”

    “是啊,那陈老爷正盘算着拿下这家无主院子,现在小书呆子回来了,这如意算盘是打不响了。”

    “陈老爷会甘心?这下有好戏看了。”

    “能有什么好戏?就这书呆子,还能斗得过陈家老爷?怕是最后指不定还要卖身成奴,世代不得翻身!”

    ……

    话音虽低,但邱言两耳灵敏,一一听在耳中。

    “有人要谋夺院子?城东陈其昌?早听说这人喜好巧取豪夺,他既然动了心思,就不能姑息,要提前把这念想给断了,省的日后上门,麻烦的紧。说起来,现在安顿下来了,潘府的事也要提上日程了。那潘府虽有龙庭气运眷顾,可现在和我结了恩怨,我去报仇,天经地义,就算是神明都不能多说。”

    邱言正在想着,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招呼。

    “邱老弟,你这地方可不好找啊。”却是燕永杰来了。

    他人高马大的,还背着一把大刀,看上去凶悍魁梧,周围街坊难免心犯嘀咕,很快就散去了。

    “燕兄来的正好,快随我进来。”

    ps:感谢“兰色镇魂曲”兄的再次打赏!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