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五十章 成全
    “就是这两张纸?”

    燕永杰看着手上的两纸张,出声问道。

    纸页泛黄。

    “看上去确实有些年头了。”

    这样说着,他的视线在纸上扫过,开始的时候尚有些随意,但很快面色一变,眼神凝重起来,再然后居然放下了纸张,抬头看向邱言。

    “这……真的是你家祖上传下来的?”他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邱言点头回道:“不错,只是家里没人能看明白,只知道是有关打熬身躯、强身健体的法子。”

    “这可不是什么简单打熬身子的法门,”燕永杰说着,摇了摇头,将纸张递还给邱言,“应当说,这虽也是打熬身子的法门,可江湖上的法门和他一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天壤之别!”

    “燕兄,你这是?”

    “这东西太珍贵了,一旦传出去,立刻就要在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万万不可透露出去,”燕永杰说着,深深的看了邱言一眼,“邱兄弟你也身有武艺,应该能够看懂吧。”

    邱言并未接下纸张,只是道:“小弟能有这身功夫,靠的不是苦练,而是机缘。”

    “原来如此,看来邱兄弟是有大机缘的人,”燕永杰指了指手上的纸张,“这张纸上记述的东西非同小可,就算是武林顶尖的几大高手,见到了都要动心,实不相瞒,为兄刚才只是稍微看了几句,心中就有了不小触动,要是再看下去……”他摇了摇头。

    “真的这般珍贵?对燕兄也有帮助?”邱言明知故问,那纸上本就是他写下的内容,结合了《性命之道》命修部分的一些练法,已经涉及了命修之路,落到燕永杰这样筑基巅峰之人的手上,足以让对方突破极限,踏足更高层次,凡间武林的秘籍如何能够与之相比?

    “你这两页纸张,其珍贵程度,对燕某来说……”燕永杰踌躇了一下,然后从怀里取出了昨天的那本书册,“不下于这本游记。”

    “这本游记记述的是仙家缘法,我家的这两页纸何如能和其相提并论?”邱言这下真的感到诧异了,那本游记他昨天并未仔细查阅,但只是最后一页的那幅图,就带来了不小震撼。

    “我写在纸上的练法,在《性命之道》上并不珍贵,放在修行界中,恐怕也排不上名号,单是詹元记忆里的几套残缺法门,都远超于此,可见只是基础之法,如何能和这本游记比较?光是游记最后一页的图画,就精妙非常,蕴含的奥秘,远远超过了这套练法。”

    论价值,他写出的这两页纸远远不及游记,燕永杰虽不通命修之法,但武功高强,一样能够看得出来,这个便宜邱言可没打算占。

    没想到燕永杰却摇了摇头,说出了一番道理:“这游记虽是仙家缘法,但飘渺在上,燕某一路寻找仙缘,为的就是能突破武道极限,更上一层楼,所以经年累月的探究,不惜踏遍了大半个大瑞,而眼下……”他抬起手,抖了抖两页纸张,“这个目标就在手中。”

    听了这话,邱言心中一动,想到了那本《性命之道》上的几句话。

    “大道飘渺,非旦夕可成,应以性命为本,先修性命,固本培元,才能寻道。”

    “小兄弟在说什么?”燕永杰疑惑问道。

    “不,没什么,”邱言岔开话题,回到了刚才的话题,“既然这样,那燕兄不妨就参悟一番,要是这能借此突破武道桎梏,岂不是一桩喜事?”

    “你知道了这两张纸的价值,还愿意让燕某参详?”燕永杰的表情严肃起来。

    “自然,请燕兄过来,本来就是希望你看了之后,能告诉在下纸上真意。”邱言说着,转身走出书房,“燕兄且在此参详,小弟去街角酒肆打点酒菜。”说着,他不等燕永杰答话,就已先行离开。

    看着邱言的背影,燕永杰张嘴欲言,但最后却化为一声叹息,他看了一眼手上的两张纸,苦笑一声:“这个人情欠的太大了,我半生求仙,没想到这仙缘居然应在一个看似普通的书生身上,也罢,他以诚待我,我自当有所回报……”

    说着,燕永杰的目光重新回到纸上,眼中流露出一丝狂热之意,很快就全神贯注的看了起来。

    ………………

    震!震!震!

    当邱言提着酒菜回来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他请来的工匠正一脸惊慌的站在院外,周围聚集了几名街坊,而刚刚扣了一半的院门则是一下一下的震颤着。

    “邱生,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家这院子不知道怎的,突然就震起来了!你看怪不怪?”

    几个工匠看到邱言,立刻就跑了过来。

    “不必惊慌,稍等片刻就好。”邱言却没有感到意外,依旧气定神闲,先安抚了两名工匠,又驱散了看热闹的街坊,接着一步踏入院中。

    说来也怪,他一走进去,那院子里和地面的震动顿时就停了下来。

    而后,几名工匠在邱言的催促下,慌里慌张的将活计赶完,就忙不迭的告辞离开了,邱言也不去管他们,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最后来到书房门前,抬手一推。

    房门应声打开!

    呼!

    强风从门中涌出,一下子将邱言的衣衫都吹动了起来,跟着就见一道高大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身上热息涌动,那人的衣服被撑得鼓鼓胀胀的,远远看去,就像是个巨大的气球。

    哗啦!哗啦!哗啦!

    宛如惊涛拍岸一样的声响从“气球”中传出,哗哗水声不绝于耳。

    “这是?”尽管早有准备,但见到这一幕,邱言还是瞳孔一缩。

    “洗髓换血!脱胎换骨!”“气球”中传出一个声音,声出成震,整个书房都瑟瑟而动。

    人影一闪,这人已经从书房中走出,到了院子里面,接着身上传出炸裂,由内而外,声如裂帛,破碎的布片漫天飞舞。

    这人的胸口位置,浮现出一道奇异纹路,腥红如血,隐约扭动,渐渐构成了一个图案,在他的身后,一道虚影升腾起来,缩涨不定,最后迅速回缩,消失不见。

    噼里啪啦!

    紧接着,这人浑身上下骨节震动,血声如浪,澎湃的热息涌动出来,波及周遭一丈之地。

    感受到铺面而来的热浪,邱言眯起了眼睛。

    “这道虚影是……魄影!燕永杰这是炼化了一魄!”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