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五十一章 《新世见闻》
道果 第五十一章 《新世见闻》
    炼魄境!

    命修的第二境界。

    命修第一境筑基,主要是练三劲,三劲贯通,而后震荡全身,待得动摇了身中七魄,令其显化出来,就有了踏足炼魄境的资格,依照功法敲门,依次炼化七魄。

    这些,在城隍赠予邱言的《性命之道》上都有提及,不过,对于如何凝练七魄,书上并没有过多谈及,在城隍看来,邱言的书生分身在武道上并无天赋,能强身健体就是极限了,因而记述的多为炼体打熬的方法,也有冲破筑基境的一点窍门。

    这些窍门,邱言都写在了两张纸上,想要成全燕永杰,但他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突破了瓶颈,一举踏入了炼魄境,炼化了一魄!

    “说起来,虽然我先后遇过了两个走命修之道的、且炼化了几魄的妖怪,可这修炼命道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而这个人还是刚刚才突破的,要是能研究一下……”

    这样想着,邱言走了过去,目光盯着对方心口位置的那个猩红图案,若有所思。

    燕永杰身上的变化已经停止,无论是热息,还是血声,都已平息,他静静站立,满身大汗。

    “不得不说,那两页纸上所写的内容,确实非同凡响!我自从武功大成行走江湖,有近十个年头了,但一直被困瓶颈,只能寄托仙缘,没想到十年之愿,竟是一朝得尝!”

    他的情绪很是高涨,双拳一握,身上汗液登时蒸腾起来,化为水汽,消散空中。

    待得简单处理了一下,燕永杰依旧是红光满面,他返回书房,将两页纸还给邱言,在邱言接过去之后,又取出了那本游记,递了过去。

    “燕兄,你这是何意?”邱言并未接书。

    燕永杰道:“那两张纸对我的帮助太大了,恩情也太大了,我不能凭白占这个便宜,只不过身无长物,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这本游记。”

    邱言摇摇头,道:“这两页纸对你有帮助,能助你更进一步,你要报答我也是应该的,但这本书的价值……”他虽对这书有兴趣,却不认为自己的这点恩惠,就能和这本游记相提并论。

    听了邱言的话,燕永杰先是一愣,接着笑道:“既然这样,燕某就明说了吧。这两页纸上虽然语句隐晦,是借丹道来讲武学的道理和练法,可你是读书人,又身具暗劲,想要看懂不难,无论你这功夫是怎么来的,但身子不会骗人,只要花些时间感劲通力,根本不存在看不看得懂的问题,更无须燕某指点,这里面的心意,我很清楚。”

    说着,他的脚底忽然劲力涌动,劈啪作响,口中则道:“燕某行走江湖,讲究的就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你有心成全于我,本就是好意,燕某不会故作不知,但我要报答你,也不是什么交易,而是真将你当成能结交的朋友,你要是不收,就是看不起燕某!”

    话音落下,他将那本游记扔向邱言,整个人拔地而起,一个掠动就冲出了院子。

    “我刚刚晋级,还要巩固力魄变化,就先不叨扰了,等明日有暇,再来找贤弟喝酒!”

    话音落下,他的人已经消失在远处屋顶。

    “这人行事,倒是恩怨分明。”邱言站在原地,摇了摇头,看着手上的书册,打量起来。

    入目的是封面上的四个篆体字。

    这四个字扭曲、变化,有种奇异的韵律在里面,邱言看着,下意识的就念出了声——

    “新世见闻……”

    四字一出,他悚然一惊,回过神来,却感到背后有股凉气升腾。

    “失神了!我居然因为四个字,就失神了!”

    如今的邱言,生魂出窍,魂力大涨,半只脚已经踏进了凝魂境的门槛,只要方法得当,就算没有相应的法门,凝聚出人魂也只是时间早晚之事了,把魂练到了这一步,心神凝聚,只要守住一念,想要失神、走神,千难万难。

    但现在,他只是看着封面上的四个篆字,就隐约走神了,这绝不寻常。

    “这本书,不知隐藏了什么样的奥秘在里面……”

    昨晚燕永杰拿出这本游记的时候,周围灯光灰暗,又迅速翻到了最后一页,所以邱言并未注意封面的四个篆字。

    沉吟思索,邱言正要翻开书册,门外忽然传来了刘怀的声音——

    “好些年没来了,没想到这院子还是老样子,恩?这门上的漆还没干,是新换的。”

    声音落下,刘怀和刘越便走了进来,看到站在院子里的邱言,刘怀便道:“言儿,我方才走过来,听周围街坊说你这院子闹鬼了,还有强人高来高去,是怎么回事?”

    邱言收书入怀,迎了过去:“哪有什么鬼怪,都是以讹传讹,方才是燕兄到我这做客,他们这些武林中人高来高去的,都是很平常的事。”

    “原来如此,对了,这次过来是要把这个给你。”刘怀点了点头,旁边的刘越上前一步,将两个布包递了过去。

    邱言却不去接,开口道:“如此正好,舅父既然来了,就随我去看看新宅子,我上午刚找了户卖家,本来就要去找你们。早日落户,也省的住在客栈,那里人来人往,三教九流,表妹还在昏迷,留在那里变数太多。”

    刘怀本来还想说什么,听到邱言提起潘蓉娘,也就不再坚持,三人稍微收拾了一下,就离了院子。

    随后,整个下午,他们先后看了几个院子,刘怀年纪大了,中途就被邱言和刘越劝回去了。

    一番忙碌,脚不沾地,最后定下来一座两进院子,付了定金,明日就能入住。

    待得尘埃落定,早就月上枝头,邱言、刘越在一家酒肆简单吃了些,填饱了肚子,又聊了两句,就分道而行,刘越回去客栈,邱言则朝着自家院子走去。

    大门和门锁都换了新的,厅堂也稍微打扫了一番。

    进院之后,邱言先是沿着院墙转了一圈,记忆里沉淀的记忆慢慢浮现,让他对院中各处都生出熟悉之感,不时还有儿时记忆在心头闪过。

    没过多久,月上中天,邱言抬头看了一眼,嘴角翘起。

    “月华大盛,是时候了。”

    念头落下,他回到书房,从书架中取出被布帛包裹的画轴,取下布帛,漆黑的屋里顿时闪烁淡淡青芒,正是神力光辉。

    “这幅百美图,能禁锢他人魂儿,虽然唐仪魂灭、真灵不存,却不能掉以轻心,要小心应对。”

    这样想着,画轴被他缓缓拉开,一个个仕女画像呈现在邱言面前。

    呜呜呜~

    阴森渐起,周围温度急速下降,生出一种阴冷之意,隐约能听到嘤嘤哭泣。

    “好重的阴气,不知道里面到底拘了多少魂!”

    头上青芒一闪,邱言生魂出窍,那魂里的一颗神力星辰璀璨夺目,光辉扩展,将屋内阴冷一扫而空。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