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五十六章 神通符篆
    符篆一入手,邱言就从中感受到一股奇异波动,一道道信息从中流露出来,被他捕捉、理解。

    “嗯?这个符篆中,居然存有三种咒术!摄、引、锁!”

    意识到这点,邱言眉头越皱越深,似乎有什么事情难以拿捏。

    “摄灵能将他人之魂强行拘住;这引灵则是布下特殊阵法,吸引周围游荡的生魂、鬼魂、残魂靠近;至于这锁灵,却是在符篆里面构筑一片幻境,将魂困在里面。”

    理解了这些,邱言念头一转,想起了与唐仪接触以来的种种事情,下意识的弹了弹手指。

    “这三种功效自然而发,可称神通,和那幅画的效用一般无二!如此说来,图画虽然损毁了,但只要有这枚符篆在,就能施展同样威能,只是不知上灵道可能设下的禁制是不是也一样被继承下来了,福祸难料。”

    这样想着,邱言又仔仔细细将泛光符篆打量了几眼,然后意识延伸,感知与神力深入符篆,在其中穿梭不定,想要查明,里面是否留有隐患。

    这个符篆,本就是被神力火焰灼烧、凝练而成,单凭神力已经难以彻底销毁,这也就意味着,以邱言现在的能力,是没有办法破去符篆的。

    他正自探查,突然!

    “嗯?怎么回事?我的意识和神力被这道符篆吸收进去了!”

    念动的瞬间,那枚符篆突然光芒大盛,释放出青色光辉,接着从邱言的手中挣脱出来,凌空旋转。

    与此同时,邱言感到自身和符篆之间建立起了一种血脉相连般的联系,意念一动,符篆之中的奥秘就全部呈现在眼前,没有半点隐藏,颇中通莞>вā⒚挥邪氲憬疲挥邢肝⒌纳窳Υ┧罅鞫

    “这是……”感应着符篆里面的变化,邱言心中思绪起伏,很快明白了前因后果,“没想到本尊神力还有这般妙用,所化的火焰,能将被烧之物洗涤、净化、重组,便如烧火做饭一样,将生食变成了熟食,去芜存菁,化腐朽为神奇,这倒是一件意外之喜了。”

    这种联系一经建立,就让邱言瞬息之间明了符篆中的隐秘,知道这枚符篆并不是神灵核心,而是记述和凝聚着那幅锁灵图的精华,蕴含三种咒术,念动咒发。

    “《咒纲》上说,咒术是以魂力、意念形成字咒,沟通天地灵气,也能将魂力借着朱砂、黄纸记录下来,形成符箓。但我眼前的这枚符篆,不需魂力也能驱动,近似于本能,和神灵之能相似,这已经近乎神通了,既然如此,那就称之为‘神通符篆’!”

    神通,虽因神灵而闻名,但并无局限,修行之人一样拥有神通。

    其实所谓的神通,就是将咒术、或者其他手段化为本能,如呼吸一般,不需要刻意动作、布下仪式就能施展,这样的本领,就能称为神通。

    当然了,这枚神通符篆,虽能施展三种能力,不用消耗邱言的魂力,就能自行沟通天地灵气,但一旦使用过度,本身还是会被慢慢消耗的,若是超出了极限,符篆就会瓦解不存,所以并不是能无限制的运用,每次使用后,要花费时间以神力、魂力蕴养。

    “即便如此,这符篆的价值也很大,等于将平日里的魂力储存起来,对敌时再运用出去,而且施展起来不需要花费时间,瞬息可成,攻敌不备、出其不意,更可贵的是,这三种咒法里,有两种咒纲上并未提及,日后细细研究符篆纹路,应该就能学会。要是能多得几个神通符篆……”

    想到这里,邱言不由得失笑摇头。

    “这一枚符篆尚且得来不易,是灼烧了那幅图画形成,听被困画中之人的意思,这幅画乃是法器,不是寻常之物,想要再得符篆,又去哪里找这什么法器来烧?不过,那人满嘴谎话,也不能尽信,法器之说日后要徐徐探寻。”

    想着想着,他摊开右手,那枚悬空旋转的神通符篆直坠下来,落到掌心,就见光芒一闪,符篆依附血肉,化为掌心一道漆黑篆字。

    看着手心上的字迹,邱言咧嘴而笑:“果然如我所料,这枚神通符篆既然是灼烧图画得来,应该也如图画一般。那唐仪魂不出窍,都能将画运用自如,现在化为符篆,我一样能以肉身施展运用,不用再等到晚上生魂出窍……嗯?”

    他正想着,院外突然传来嘈杂声响。

    这一回神,邱言才注意到天色。

    忙碌了一夜,此时东方已经泛白,天色微明。

    邱言站起身,径直来到院子,开了院门,入目的是几个衣衫褴褛的男子,他们各自拿着破碗,坐在门前敲敲打打。

    “叮叮当当”的声响远远传了出去,引得街坊纷纷探头出来,但一见这些男子,众街坊立刻就面色变化,狠狠的瞪了邱言一眼,流露出不满之意,跟着又都退回屋里。

    “真是人善被人欺,邱家父子老实本分,与人为善,但一出了事情,非但没人帮手,反而要被迁怒。”

    摇了摇头,邱言迈步走向几名男子。

    这几人虽然穿的破烂,但身高体壮,面色红润,和邱言昨天见到的饥民既然不同,一看就是乔装打扮的。

    “动作挺快的,一大早就跑过来闹,是想让我不得安生,然后去求着他卖院子?”

    邱言一来到几人边上,他们就立刻停下了敲碗的动作,站了起来,一挺胸膛,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冷笑着将邱言围在里面。

    这要是换成一般的书生,只这一下,就足够被吓得手脚冰冷了,但邱言却是面不改色,抬起右手,脚弓一崩,脚底一踏!

    他的人就如离弦之箭般窜了出去,右臂甩动起来,将那右手来回拍动,打在几人身上,看上去没有丝毫力道,偏生被他拍到之人接连跌倒在地,不见声息。

    待得众人皆倒,邱言驻足不动,看了眼右手掌心的篆字:“等会要帮舅父一家买下院子,然后还有事情要做,却是没时间去处理陈其昌的事,但适当警告一下还是必要的,省得对方不知进退,肆无忌惮。”

    这样说着,他倏地甩动右手,快如闪电,身子晃的似风中劲草,手掌接连拍在倒地的众人身上。

    被他一拍,那一名名男子便又重新睁开眼睛,只是脸上的凶悍之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惊恐、慌乱,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有的甚至手脚发抖、面白如纸,好好地几个壮汉,却都成了惊弓之鸟。

    看到他们的这个样子,邱言心下了然:“这锁魂之后,构筑幻境的法子当真有效。”

    就是刚刚短短一两息的时间,面前几人的魂儿就先后被邱言摄去,收入神通符篆,并在里面体验了一番幻象,地狱油锅、刀山火海、魑魅魍魉,都如走马观花般呈现。

    见几人完全被吓破了胆子,邱言摇了摇头,开口道:“回去告诉陈其昌,趁早收了心思。”说完这句,他便转身回院。

    院外,几名男子面上依旧满是惊惧,个个抖如糠筛,然后相互对视了几眼,把腿就跑。

    这番动静,又惊动了四邻,他们偷偷向外窥视,看到四散奔逃的几人,不禁心生惊疑,看向邱家紧闭院门的目光显得惊疑不定。

    ………………

    与此同时,宁城城的城门口,一场冲突正在发生。

    十几名兵卒倒地翻滚,口中呼痛,在他们中间,两名高壮男子挺立着,这两人模样怪异,面目丑陋,漠然的着看周围。

    “大哥,既然打了,就别低调行事了,直接去找城隍吧。”

    “也好!”

    话音落下,二人疾步而走,快如疾风,转眼消失在城中街角。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