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五十七章 不敬神灵,反客为主
道果 第五十七章 不敬神灵,反客为主
    驻城巡防赶来的时候,早就看不到那两人的身影了,而城内外的行人客商,一见官兵被打,哪里还敢停留,早就退去,生怕遭了无妄之灾。

    眼见查无可查,巡防头领只得去询问倒地的兵卒,但得到的答案却令他皱起了眉头。

    “只有两人?还是赤手空拳?两个人就放倒近二十个手拿兵刃的官兵?”

    这巡防头领正要发火,却被突然就传来的脚步声打断。

    一名官差急急忙忙的跑来,到了头领旁边,抱拳行礼,然后道:“曹爷,城隍庙那边有两个人在闹事,您赶紧带人过去看看吧,衙役们已经压不住了!”

    “嗯?城隍座前,居然有人敢闹事?不敬神祇,就不怕报应?今天真是怪了,先是有人殴打官兵,现在……对了,你说是两个人闹事,莫非……”

    这巡防头领念头一转,想到一点,也不耽搁,就带着人朝城隍庙赶去,可等他们赶到地方,庙里早就人去楼空,无论是信民香客,还是闹事的人,都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地狼藉,正有几个庙祝收拾残局。

    巡防头领找了一人询问,这才知道,那闹事的两人来了庙里,推门倒墙,最后居然对着城隍神像大吼大叫,但不知怎的,其中一人突然口中喷血,两人便又急急离去。

    来得突然,去的直接。

    “怪事!这两人是什么来历?怎么行事这般古怪?”

    想了想,巡防头领叫来两个人,一名亲信,还有一个是之前报信的官差,他吩咐道:“这件事情闹得不小,不能忽视,你们将事情禀报给黄统领和文知府,请他们定夺。”

    二人领命而去,这头领便带人在城中巡视,想找到闹事的两人,他当然不会知道,那两人现在正坐在潘府的正厅大堂里,和潘府新主交谈着。

    潘家的正厅不见富丽堂皇,有种古色古香的韵味,檀木的香气弥漫各处,沁人心扉。

    两名大汉分坐左右,却不是端坐,一人将腿耷拉在椅背上,另外一人,则是曲着一只腿,脚踩在椅子上,身子则是左右晃动,一副安定不下来的样子。

    这两人的装束颇为奇特,明明是五大三粗的模样,偏穿着不合身的直裰,衣袖紧绷在身上,明显不合身,一看就知道不是量身订做的,而且胸前衣襟大开,露出胸膛,胸毛浓密,让人见之不喜。

    要是平时见到有人这么穿着,不要说做潘府的座上宾,想踏进潘府都是妄想,但眼下,潘三少爷不仅让两人进来了,自己还端坐首座,和颜悦色的与二人交谈,低眉垂眼,曲意迎合。

    “这么年轻就成了一家之主,用你们人类的话怎么说来着?”那名耷腿椅背的大汉,顶着一头杂乱的头发,头发两侧高高扬起,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对冲天角,他看着潘三少爷,大大咧咧的说着。

    旁边,脚踩椅子的大汉跟着道:“大哥,你是想说年轻有为吧,老爷平时不也是这么夸少爷的?”这名大汉单论体格,比那乱发大汉还要壮上一圈,但面貌略显柔和,只是额头高高突起,让人觉得别扭。

    “谬赞了。”唐三少爷顺势放低身架,没想到那乱发大汉忽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两脚落地,直接将地板踩得粉碎,接着咧嘴一笑,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

    “你以为我在夸你?”他弯腰,直视唐三少爷,后者顿时面色苍白,“我家少爷是什么人物?凭你也配相提并论?结果少爷死了,你还活着!我们兄弟这次过来,就是要问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一旦抓到凶手,千刀万剐!”

    尽管乱发大汉刻意压低了声音,但依旧犹如敲鼓,震得唐三少爷耳膜生疼,面色越发苍白。

    “误会,这是……”

    “废话少说!”这时候,突额大汉也从椅子上起身,欺身上前,“把你手上掌握的情况都说出来!”

    “是是是。”潘三少爷站起身子,汗如雨下,忙不迭的点头,“郑岩,赶紧将给两位爷说清楚。”

    随着话音落下,一脸讨好笑容的郑岩弯腰低头的从旁走出,将这两三日的事情一一汇报。

    没想到两名大汉听了一半,就勃然大怒。

    “什么乱七八糟!连什么家丁、长工都有嫌疑?你当我们傻么?四个凝魂境修士,连同少爷一起被杀,这能是凡人家丁做的?岂有此理!要查,就该查修士!查高手!你们潘府不是势力很大,人手众多么?都散出去,去道观,去书院,去武馆,把目标锁定在凝魂境、炼魄境的人身上!还有那死了的野狼妖,这不就是线索么,不会派人去查么?”

    乱发大汉吼着,抬手作势欲打,但抬到一半又收了回去,不过身上涌出的暴虐气势,却将郑岩吓得不轻,两腿一软,坐在地上。

    “你和你这个手下,都是废物!”突额大汉也是出口骂道,训斥潘三少爷就像是叫骂自己的孙子。

    “大胆!”

    门外突然传来厉呵,精神矍铄的潘府大总管走了进来。

    他胸膛起伏,瞪着一双苍老眼睛,死死盯着两个大汉:“你们两个妖物,不被赶出去已经该感念潘府恩义了,居然还敢以客噬主,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老不死的,你说什么?”突额大汉听了这话,怒火升腾,大步走去,挡在潘大总管前面,“是活得不耐烦了么?”同时,他亦清晰的感受到,对方身上脆弱的气息,分明是半点修为都没有的凡人。

    “滚开!”没想到潘大总管却是一摆手,“我潘府什么人家?诗书传家,圣人门徒,世代为官,也是你这妖邪能欺压的?”

    说着,他不理会突额大汉难看的面色,径直走着,逼得对方不得不后退,露出了身后景象。

    “少爷,你这是做什么?”看到了低头垂首的潘三少爷,潘大总管立刻勃然变色,“你怎么能自贬身价,在妖邪面前低头?老爷泉下有知,也要被你气醒。”

    “你闭嘴!”潘三少爷在两个大汉面前低眉顺眼,但面对潘大总管却另有番气势,开口斥责,然后赶紧给两大汉告罪,“下人不懂事,冲撞了两位,还请息怒,我这就遣人依令探查,还望二位日后能在老神仙面前美言几句。”

    “少爷你……”潘大总管面色一变,脸颊泛起不健康的潮红色。

    “这老家伙蠢到家了,身为下人,不揣摩上意,这不是找死,是什么?”瘫倒在地的郑岩见到这岳母,露出了冷笑。

    ………………

    另一边,青昌县,刘家下榻的客栈。

    刘怀正引着邱言上楼,他多日以来愁眉不展的面容上,满是笑容。

    “……意外之喜,谁能想到蓉娘突然就醒了……”刘怀还在说着,前面就传来刘氏的声音——

    “哥,别让言儿站在外面了,赶紧进来……”;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