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五十八章 周急不济富,扬名壮神念
道果 第五十八章 周急不济富,扬名壮神念
    房间里,邱言的舅母和嫂子正在潘蓉娘说着话。

    潘蓉娘坐在床上,面容苍白,脸上有着一丝惊魂未定的味道,想是听了家人之言,知道自己差点没命,心有余悸。

    邱言进来之后,一家人自是一番唏嘘。

    见到他之后,潘蓉娘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露出笑容。

    和潘蓉娘说了几句之后,邱言这才知道,对方并无在画中的记忆,想来是被摄魂进去,就一直浑浑噩噩,还未来得及苏醒。

    几句话之后,蓉娘面露倦色,其他人也都识趣,纷纷退出房间,让她好生休息。

    到了门外,邱言这才将来意说了:“舅父,既然蓉娘醒了,就更不能耽搁了,等会儿就去把宅子交接了,收了地契,也好安顿下来,能让蓉娘放心安养。”

    刘怀点点头:“就依你。”

    盏茶的时间之后,邱言和刘越便离了客栈,拿了地契,交了余下的银钱,最后引着一家人前去。

    邱言的舅母、嫂子见了新院子,满心欢喜,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这些天来,她们虽说都听任刘怀吩咐,离开远宁的家,但骤离故乡,总归是要担心的,现在见了新宅子和地契,才松了口气,有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邱言的姨母刘氏也松了口气,这家院子和潘府当然没得比,但她在潘府近二十年,日日担惊受怕,曲意讨好,倒不如看到这家宅子时来的安心。

    注意到众人表情,邱言微微一笑,身上的亲缘因果缓缓松动,人魂越发凝聚,浑身上下有种身轻如燕、劲力充沛的感觉。

    随即,他从怀里掏出几张地契,递了过去:“这是院子的地契,还有城外的几亩田地。”

    不过,刘怀却是不肯收。

    邱言并不意外,只是道:“舅父你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找不到活计,一家人吃什么?再说蓉娘刚刚好转,需要疗养,以免留下后患,我听说青昌有家叫‘餐风堂’的医馆很是有名,里面的医师医术高明,花费也不多,但总归要用到钱,有了这些田地,至少能细水长流。”

    他的这番话,说的一家人都心中微动,眼巴巴的看着刘怀,但刘怀只是摇头。

    邱言也不强劝:“既然这样,就请舅父先帮我收着,等日后荣归远宁,再交还给我,不然我孤身一人,要在家守制,碰上点变故,就有可能丢了地契。”说着,却是将地契塞到了刘越手中,“还要劳烦表哥去县衙门盖章。”

    事情到了这一步,刘怀纵然不愿,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接着,邱言却是拎起了身边的两个包裹。

    这两个包裹里装着银钱,本来鼓鼓胀胀的,但买房买田之后干瘪了不少。

    “这些钱还是由我处置。”邱言这话一说,刘家一行人都神色一松。

    身怀巨财,想一想可能觉得是件幸事,但真带在身上才知痛苦,几乎要时刻担忧,没有一刻轻松,就连刘越本来对钱财还有些想法,可一路带过来,现在也是身心俱疲,见有了新宅子和田地,便不再奢望更多了。

    刘怀还有些担心:“言儿,这么些钱带在身上,可要小心。”

    “舅父放心,”邱言微微一笑,“我并未打算将这些东西带在身上。”

    听了这话,刘怀一愣:“你有什么打算?”

    邱言的打算,很快就呈现在刘家众人面前,他随后便去了米行,买了几大袋米面,之后又花钱请了帮工,在自家院子里架起了几个大锅,然后点火……

    熬粥!

    这番动静,自然又惊动了四邻,他们一个个探头出来,见到邱家院子里热火朝天,不由又嘀咕起来,却没人敢进去一探究竟——早上的事情,他们都还记得,城东的刘老爷,在他们看来可不是能随便招惹的人,生怕殃及池鱼。

    “言儿,你这是打算……救济灾民?”到了这个地步,刘怀当然猜到了邱言的打算。

    “不错,既然官府放着不管,不如就由我来做,”他见刘怀又要开口,话锋一转,“这些钱是如何来的,舅父你也很清楚,留在自己身上还要担心贼惦记,不如散出去,还能救人,一举两得。”

    刘怀听了,沉吟了一下,点点头:“不错,戏里面的大善人都是宁可散尽家财,也要救民水火、解民倒悬的,你愿意这样做,说明书没白看,比那些皓首穷经只求一朝登榜、不闻窗外的书生强多了,舅父虽然没读过书,没有学识,却也知道这是善举,是好事。”

    他的话音落下,姨母刘氏却开口道:“有心是好的,但总要过日子,把钱留着,日后言儿你也能少些奔波,改善生计。”

    “姨母,这些事情我心里有数,施粥之事乃是深思熟虑,不是一时冲动,钱财身外之物,周急不济富,与其放在箱子里等着串绳腐烂,不如拿来救他人之命。”

    周急不济富,说的是周济急需者、雪中送炭,而不给富裕之人锦上添花。

    听邱言这么说,其他人也就不好再劝。

    邱言大把撒钱,雇来人手,忙忙碌碌,没过多久,粥棚就在城里一角搭建起来,邱言、刘家众人、被雇来的帮手便开始给饥民分粥。

    事情传开,灾民从各个地方找来了碗碟,闻声而来,一个接着一个的领粥,有老有少。

    老年人的颤颤巍巍,灰暗的面容上流露希冀;年幼的孩童安静不语,稚嫩的脸上写满了渴求。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吃上了热腾腾的粥汤,粥棚周围渐渐有了些欢笑声,更有一道道充满感激之情的目光投射在邱言等人身上。

    尽管时间短暂,但口耳相传,足够让饥民们知晓这施粥之人的来历和名字了。

    “邱公子真是菩萨心肠,这些饥民饿了好些天了,哀嚎无助,现在吃着米粥,总算能满意了。”就连帮工的人都赞着邱言。

    邱言摇摇头,他这次施粥目的并不纯粹,其实当不得赞誉,只是道:“米粥简陋,虽易于消化,但怎比的了真正的美食?不过是饥者易于食、渴者易于饮罢了,饿极了树皮都能吃,关键还是治理和疏导,眼下施粥也是治标不治本。”

    午时一过,粥便被分的一空,邱言留下了傍晚继续施粥的承诺,收拾了一下,便遣散了帮工,带人离开。

    四周,众饥民散在各处,脸上满是感激,有的痛哭流涕,不少人甚至跪地磕头。

    在邱言的感知中,这群饥民散发出来的情绪、念头和之前有了天壤之别,不再是灰暗、绝望、混乱,而是充满了喜悦、生机和希望。

    有丝丝民愿念头连绵不断的汇聚过来,无视血肉的阻隔,直入邱言魂中,又通过魂中黑洞,被传递到了本尊神躯体内。

    核心符篆一转,这些民愿就转为神力,凝聚星辰。

    “民愿汇聚的速度越来越快,传来的念头也越发雄厚,这行善果真是扬名的好方法,能提升威望,凝聚民念,一日所得比得上信民拜祭百日。难怪传说,积德之人死后能享功德,一个人要是一生行善,单是聚集过来的民愿,就足以支持其死后为神,不朽不灭了。”

    邱言心里想着,目光一转,朝街角一处巷口看了过去。

    巷子里,隐约能看到两个人影,鬼鬼祟祟。

    这却是两名男子,一人年龄不小、留着山羊胡子,穿着大氅,体态发福,一看就是养尊处优多年,另一名年龄不大,青青衣乌帽,一身仆从打扮。

    “老爷,看来这邱生不缺钱呐,他这一天送出去的米粥,换成银两,数目可不小!”那仆从正小心观察着粥棚景象。

    “哼!”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冷哼一声,“他这是要沽名钓誉,可惜,我偏不让他如愿,你去叫人通知城内米行,不准卖货给邱言,事后我陈其昌自会有报。”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仆从低呼一声:“老爷!那邱生过来了!”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