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五十九章 出人意料!
    “哦?”

    自称陈其昌的老人听了,却不动声色,仿佛早有预料一般。

    这时,一个清朗声音自巷口传来。

    “陈其昌,很好,没想到你亲自过来了,倒是省事了!”声音传过来的同时,邱言的人也已经走了过来。

    仆从听了,大声斥责:“大胆!陈老爷是什么身份?你居然敢直呼其名?”

    邱言理都不理,直视着陈其昌,开口道:“听说你有心谋夺我家的宅子,我回来之后还不罢休,早上还派人扰民,看样子是不打算和我善了了。”

    “和你善了?”陈其昌听了,面色微微变化,一边后退,一边冷笑,“凭你也配和我相提并论?就算是谋你的宅子,那又如何?小事尔。”

    “你既然承认了,那就好,你虽然年龄不小,但为老不尊,我出手教训你一顿,并无不妥。”一句话说完,邱言不理会仆从愤怒的目光,脚下一蹬,人就直冲出去!

    此时,陈其昌正好退入了巷子深处,他见邱言冲来,不慌不忙,脸上露出诡异笑容。

    “来得好,把你这小畜生直接拍死,确实能省不少事!狼士那家伙办事不利索,居然让你逃了出来,但是落在我的手上,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听了这话,邱言心中一动,但还没等他想个分明,迎面突有劲风呼啸!

    嗖!

    前方,一道气束扑面而来,来势迅疾,转眼就到了面门!

    邱言瞳孔一缩,摆头抬手,抓在气束边上,手上明劲、暗劲瞬间爆发,五指一弹,手掌中的空气被一压,隐约作响!

    啪!

    清脆的声响中,邱言的左手绽开血花,鲜血淋漓,右边脸颊上也多了道血口子,而那道气束却是擦脸而过,径直向后,贯穿了那名仆从。

    仆从的血肉之躯,像是块豆腐一样,被轻易穿透,鲜血汩汩流出,扑通一声趴倒在地,他的表情因剧痛而扭曲,一双眼瞪得很大,露出惊恐和不可置信的神色,视线越过邱言,死死的盯着陈其昌。

    此刻的陈其昌,身躯膨胀了些许,将身上的袍子和大氅撑得鼓胀,嘴上的黑色胡子成了白色,还伸长了不少,垂落在地上,那嘴张得很大,几乎能容下半个人头,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有精光在其中流动。

    这幅模样,和仆从记忆中截然不同,而刚刚陈其昌张口喷气,凝气成束,激射过来,比刀剑还要锋利!

    “老爷……你……”

    “陈安,你随我也有几年了,忠心耿耿,我都看在眼里,且安心去吧,汝妻儿吾自养之。”话音落下,陈其昌张嘴一吸,顿时狂风大作,周遭的一切都被气流卷动着混乱起来。

    闪过气束的邱言也不例外,被疾风卷动着,朝着陈其昌疾飞过去!

    疾飞中,邱言两臂震动,浑身上下的骨节噼啪作响,身上的血肉颤抖起来,丝丝劲力从全身各处汇聚过来,下涌双腿。

    坠!

    身随劲动,向下急坠!

    邱言人一落地,两只脚就仿佛钻地桩一样破开石土,深陷其中,将整个人给固定起来。

    呼!

    一个事物从旁飞过,却是仆从的尸身被气流带动,转眼飞到了陈其昌跟前,就见后者抬手一抓,手指尖儿冒出尖锐的指甲,一抓之下,深入血肉,扣住了仆从的头颅,嘴中长舌探出,穿透了头盖骨。

    啪嚓!

    狂风停歇,仆从的身躯迅速干瘪,俨然皮包骨头,被陈其昌甩到一旁,陈其昌长舌卷动,咋了咂嘴:“还是自家养的,吃起来比较香,魂与汁俱佳!”

    “没想到青昌县有名的财主老爷,居然是个妖怪!真是出人意料!”见到这一幕,邱言眯起眼睛,面色凝重,但语气依旧平静。

    陈其昌听到话语,转过头来,嘿嘿冷笑:“你没想到事情还多着呢,这青昌县神道不存,远非你想想的那般简单。”说到这里,他摇了摇头,“不过,若论吃惊,我的惊讶也不下于你,虽然早就预计到你有古怪,但我着实没有料到,你的这身修为,已快到了筑基巅峰!”

    他舔了舔嘴唇,笑容越来越盛。

    “除此之外,你在性修上应该也有所建树,要是吞了你的魂儿,我的生魂一定能大大完善,增加日后成丹的机会!其实,一听到消息,说你出现在远宁城,我就有所猜测,才以夺宅为借口行事,今晨派人试探,果然那群人回来,精神恍惚,明显是心神受损了,不是性修魂道,又是什么?”

    说着,陈其昌向前踏出一步,大筋弹动,发出咚咚声响,脚底落地,整个巷子轰然一震。

    “可惜现在是白天,任你魂道精湛,哪怕是人魂成型了,一样难以出窍,不然烈阳之下,只能化为一缕青烟!你以为我为何要挑在午时过来?真是要看你施粥么?”

    他哈哈笑着,两手往前一伸,两手变化起来,指甲伸长、手心手背却转为灰黑之色,显得僵硬、厚实,跟着掌心气涌,化为澎湃热息,隐约能看到热浪成火,节节升腾!

    “我和狼士不同,虽然都是炼化了气魄,但……”

    陈其昌话还未说完,双脚钉地的邱言突然拔地而起,顿时碎石四散飞舞,他左手一扬,一道青色光芒破空而出!

    噗!

    就像是气球被扎爆了一样,这青芒径直刺过去,陈其昌双手涌出来的热息、厚实的手掌都难以阻隔分毫,只是一闪,就被刺穿!

    “这是……神力?”

    陈其昌勃然变色,青芒袭面,来的突然、迅速,他纵有手段,但间隙之间又如何施展?只得猛喷一口气,借着反作用力向后急仰,险之又险的避了过去。

    随后,他的视野里黑影一闪,邱言已经出现在面前,近在咫尺。

    “愚蠢!你要和我近战?”陈其昌并未倒地,见状就要挺直腰杆,但邱言左手连甩,一道道青芒飞舞出来,化为烟雾、泥块,雨点般落在陈其昌身上,扭曲升腾,最后都化为火焰。

    燃烧!

    剧痛遍身,陈其昌惨叫一声,浑身巨震,热息从毛孔中涌出,居然将火焰逼得微微离身。

    就在这时。

    邱言抬起右手,一掌印出,掌心飞出一枚符篆。

    神通符篆!

    这枚符篆滋溜溜的一转,朝着陈其昌的脑门印了过去,随后就看那脑门上泛起涟漪,一道虚幻如梦的山羊魂影浮现出现。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