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六十二章 远来车马喧腾
道果 第六十二章 远来车马喧腾
    邱言的命道修为已经练通了血肉大筋,明暗两劲随心而动,六识敏感,只要有人看他,皮肤就会对目光生出感应。

    现在,他脖子后面发凉,毛孔自然封闭,寒毛乍起,心头生出阴霾、压力,明显是被一个非同寻常之人盯着,但邱言游目四望,视线扫过树木丛林,却没有看到半个人影,静心去听,也捕捉不到动静,好像只是错觉。

    不过,这反而令他警惕。

    “我现在劲力贯通全身,感知灵敏,双眼虽看不见阴冥魂鬼,但细致入微,百丈外的一块石头都能看个分明,眼下却难以发现端倪,说明这个人要么离得很远,要么就是隐匿起来难以发现,无论是哪一种,都不简单!这才刚刚摆平陈其昌,还有不少琐事,不宜节外生枝。”

    羊妖陈其昌虽被灶神之火炼成血丹,但并不是结束,它修为不凡,定有手下,其手下一旦意识到羊妖遭遇,透露出去,邱言就有暴露的危险。

    他从远宁城迁回青昌,本就为了减少麻烦,让刘家安顿下来,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这青昌城里神道衰落,妖怪作祟,百无禁忌!

    这些事情都是意外,事先没有人能料得到,现在羊妖授首,可能引发的后遗症,却也不是邱言能控制的了。

    “不过,生死交锋,你死我活,不能有半点迟疑,我若因思虑后患而手软,直接就被打死了,至于以后的事情,只能尽力解决,也算是一种磨练,实在不行,就继续迁……”

    要是只有邱言一人还好说,但连带着刘家,就不得不谨慎一些,这些都是连着因果的。

    心里想着,又找不到那个观察自己的人,邱言便不再停留,迈开步子,健步如飞,转眼就消失在林子深处。

    ………………

    在树林之外,驰道上。

    一队人马正在缓缓行进,道路上尘土飞扬,整个车队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

    位于队首的,是辆大篷马车,车窗帘子被人撩起,露出一张老态龙钟的面孔。

    “老师,您在看什么?”

    车子里响起一个声音,是个略显低沉、沉稳的男子声。

    老人将窗帘放下,转身后视:“我在看人。”

    这是个年逾六旬的老者,五柳长须,头发近乎雪白,用梁冠束着,身材瘦削,但骨架很大,将身上深衣撑起,他手拿书卷,盘坐车上,渊渟岳峙,似一座巍峨高山,任凭车马颠簸,依旧岿然不动。

    “哦?不知是什么样的人,竟能引起老师的注意。”

    说这句话的,是名年约三十的儒生,一袭青衫,装扮简单,面容普通,只是那双眸子宛若朗星,细看之下,给人一种璀璨夺目的感觉,他盘腿而坐,将一把长剑横放膝上,双手架起,好似是在抚琴。

    一老一少的周围放了几个小书架,里面摆满了书册,整个马车,就如同一个小型书房。

    老者微微抬头,耷拉的眼皮稍微睁开,露出一双明亮的眸子。

    “这个人,也许你很快就能见到了。”

    话音落下,车子一顿,停了下来,跟着就听外面有人道:“老相国、沈先生,青昌城就要到了,那县令得到消息,正带人赶来迎接,小的身负上令,要先行一步去城中传讣告,特来告辞。”

    老者听了,皱起眉头:“我现在一介草民,怎能让朝廷命官出来迎接?”他转头对青年道,“让王文去告诉青昌县令,不要劳师动众,咳咳……”话未说完,便被他自己的咳嗽打断。

    话音虽不高,却有种让人信服的味道,一出口,就像是成了朝廷的法令、政策。

    青年并不言语,起身就走,到了车外,见了说话的信差,他便拱手作礼,然后转身去往队尾。

    这时,车里又传出老人声音,却是和那信差说着歉意,信差立刻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连连摆手。

    过了会儿,这信差回到车队,翻身上马,迅速远去,其人离开后不久,又有一人骑马离开,朝着青昌县城疾奔而去。

    车队缓缓行进,花了近一个时辰才到县城。

    城门边上,青昌县令董秋带着一群人静候着,他本要大张旗鼓的迎接,但中途接到消息,由把人带了回去,但不敢真的安坐县衙,不然传了出去,说他一个不敬之罪,今后就别想有出头日了。

    车队停下,大篷马车里的老者走了出来。

    “下官董秋,见过马老相国。”县令董秋一见人,立刻上前行礼,后面众人也都紧随其后,纷纷行礼,问好声响亮,但参差不齐。

    老人却摇摇头,淡淡说道:“我已经不是什么相国了,所以你也不是下官。”

    董秋听了,心里一惊,连忙赔罪,这位老人来得太急,他也是刚刚接到消息,根本就没时间准备。

    ………………

    “那老家伙是谁?怎么县老爷见了他,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

    远远的,城里街角处,几名衙役打量着城门前的景象,有人忍不住出声问道。

    “这事儿你不知道也是正常。”其中一人嘿嘿一笑,脸露得色。

    旁边有人识趣,赶紧就问:“老李,你和师爷有姻亲,消息最是灵通,赶紧给兄弟说说。”

    “兄弟一场,当然不会瞒你们,其实我也是刚得的消息,这个老头是朝廷里大官!能经常见到皇上的那种!够不够大?”

    “好家伙!这么大的官?都能见到皇上,这可是通天的大官啊,一年俸禄怕是能装满整间县衙吧,哎?这么大的官,怎么会跑到咱们这穷乡僻壤来?”

    老李又道:“听说是因着什么事得罪了皇上,皇上一气之下,就给发配过来了!”

    “原来是个犯官,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县老爷何必做出那般姿态?”

    老李摇摇头:“你们懂个屁!这样的官,简在帝心,大起大落是常有的事,说是发配,到了地方,谁敢为难?说不定今天在这受苦,明天就回去享福,咱们县太爷能不好生供着么?指不定什么时候人家回了朝廷,一句话就让县老爷登天了!”

    “说得有理!”

    “不愧是李哥。”

    他们还在说着,身后街道忽然就有人跑了过来,那人气喘吁吁的,也穿着衙门服饰,到了跟前,顾不得缓口气,就急忙说道:“哥几个赶紧回去,师爷正找你们呢,文案都写好了,要满城贴榜!”

    “贴榜?贴什么榜?”

    “皇上……皇上驾崩了!”

    “什么!”

    ……

    惊呼中的几人浑没注意到,离此不远处的街角,一道身影站在那里——

    此人正是邱言。

    他看着城门处的动静,听着衙役们的对话,若有所思。

    “大官?莫非是新帝登基后,权利斗争的失败者?为何这么巧,偏生要到这青昌县来?”

    ;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