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六十六章 惊起满城修
    “……虽安天位,殊不知物极必反,器满则倾……”

    朗朗书声响彻全城,浩荡席卷,一字一字,清晰无比,好似有形一般,在夜空中盘旋,形成一片无形压力,镇压下来!

    “怎么回事?”

    感受着生魂不受控制的停滞下来,明显是被什么力量禁锢住了,邱言生魂中的人影双手迅速变动,如穿花蝴蝶一般,结成一个个手印。

    这是他在将记着的几个字咒施展出来,想激荡魂力,冲破禁锢。

    但生魂寂静,没有半点效果。

    “嗯?居然毫无效果!”

    念头一动,魂中黑洞中,两颗神力星辰鱼贯而出,化为青色神光,照射魂中,释放出来的力量朝着外面辐射出去,依旧没能改变生魂停滞的局面!

    “连神力都难以冲破禁锢?”

    心头暗惊,但邱言并未慌张,而是平静下来,神力一转,微微内敛,穿梭生魂内外,化为屏障,成了防御之势。

    凝聚人魂之后,邱言解放了魂力,生魂结构更加稳定,能承受更大的神力波动,突破了原本一颗星辰的限制,一次性传递过来两颗,可面对这莫名禁锢,却毫无作用。

    不过,另一方面,感知并没有被限制住,随着邱言念头变化,急速扩展,立时发现了城中异状,注意到城内多处都有诡异气息升腾。

    “这什么情况?这些气息里没一个平凡,都不是凡俗之人,小小县城怎会聚集这么多超凡气息?嗯?我的生魂中也有气息渗透出去,冲霄而起,似是被那读书声所牵引,泄露出去的!”

    一念至此,邱言生魂虽不能动,但注意力和感知却集中起来,捕捉着在夜空和城池间回荡的读书声,试着分辨其中语句。

    “恩?居然都是正史中的句子!不过,这么大的动静,怎么没有惊动城中的凡人?”

    他注意到,尽管读书声扫荡全城,但正在城中搭建棚屋的工匠、监工的衙役、等候的饥民,还有已经熄灯就寝的众多居民,却无半点异状,显然是没有听到声音。

    “只有身有修为,踏入了性命之道的修士,才能听到读书声……”

    这个念头闪过,邱言忽的心神一震,生魂有了变化,那魂中人影中,一句句文章话语竟被外来读书声牵引出来,化为一列列字符,似锁链般绕着魂中人旋转起来!

    但不等他转念回神,丝丝缕缕的奇异波动就汇聚过来,融入魂中,让他的心中浮现出明悟、对一些文章语句的理解豁然贯通!

    壮大!

    生魂膨胀,魂力迅速提升!

    “怎么回事?”

    邱言一惊,感到生魂一颤,恢复了自 yóu。

    只是这一恢复,他却没心思再去陈府了,而是集中感知,捕捉到了读书声传来的方向,朝着声音源头飘飞过去。

    就在这时,城中各处,一声声尖锐叫喊接连传出。

    “什么人!这是什么手段?居然在灼烧我的魂力!”

    “怎么回事?简单的读书声,为何让我气血激荡,难以自持,气血都快拿捏不住了!”

    “魂念难动!有人要镇压我?”

    ……

    这声声惊呼,有的是意念波动,有的则干脆就是吼叫出来的,但奇怪的是,即使是张口喊出,声波依旧难以扩散,被约束起来,只有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人才能听得到。

    “读书声在壮大我的魂力,但听这些叫喊,有的魂力却在被灼烧、镇压,有的明显是练武修命的,连气血都要拿捏不住了,而且这些人叫喊的时候,有些许妖气泄露出来,说明里面有不少妖修……”

    邱言想着,生魂并未停下,慢慢靠近了声音源头,却是城北。

    “城北无市无坊,最是僻静,嗯?”

    他突然发现,前面出现了一道身影,在屋顶上飞腾跳跃,急速奔驰,看行进的方向,似乎与自己相同。

    那人奔跑间有种奇异的韵律流露出来,一步一丈,不多不少,背影则是让邱言生出熟悉之感。

    “燕永杰?”

    认出了其人身份,邱言心中恍然。

    “是了,燕永杰已踏入炼魄境,走上了命修之路,不再算是凡人,理应同样听到读书声,不过看他样子,并没有被镇压或者削弱,依旧健步如飞,和我一样在找到声音源头。”

    念头落下的同时,邱言的生魂已经到了一座院子前。

    这是座三进两院的院子,简朴、古旧,正屋燃着灯光,透过窗纸能看到一个端坐着的人影,那读书声正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院子里住的谁?”

    正当邱言疑惑之际,读书声戛然而止,跟着房间里灯火熄灭,一切归于寂静。

    见到这一幕,邱言心中一动,并没有继续前行,而是生魂一荡,转而离开。

    不过,另一边的街道上,刚从屋顶落下的燕永杰并未停步,作势要翻入院,便在这时,一道身影从远处冲了来,快他一步入了院子。

    这道黑影气势不凡,飞跃间气血激荡,有炽热气息缠绕在身,衣衫猎猎作响,一看就是命修有成的高手。

    只是,他落入院中后,那股淡淡热息顿时没了踪迹,院子里更未传出半点声息。

    泥石入海,不见踪迹。

    注意到这一点,燕永杰停下步伐,脸色惊疑不定,权衡一番后,叹息一声,转身离开,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城中。

    黑夜再次恢复平静,仿佛一切都未发生过,只是偶尔能听到棚屋的搭建声。

    时光飞逝,待得鸡鸣,朝阳初升,忙碌的一天再次开始。

    邱言和刘怀等人上街施粥,和昨日相比,城里热闹了不少,尽管是国丧期间,禁令不少,但丝毫没有影响到对灾民的救济,一切都在步入正轨。

    民愿念头源源不断的汇聚过来,虽比昨日少了些,不再浓烈,但和从前比,依旧相当可观。

    就这样,一连三天,邱言日日施粥,将银两都花的差不多了,城中的饥民多数都得到了安置。

    每天晚上,他都会生魂出窍,却不是去陈府,而是径直去往城北,在那座院子外面,静静倾听屋里的人读书。

    读书声已经持续了三天,每天夜里准时响起,令城中哀嚎处处,但和开始相比,那些哀嚎声不再是气急败坏,而是渐渐显露出沉淀气息。

    邱言也不去管这些,每日倾听,和记忆里的文章对应,常常会有领悟、解惑的感觉,生魂里的人影也越发凝实,魂力缓缓提升。

    像之前两次一样,子时一过,读书声戛然而止。

    “今天读的还是正史,不过听这人读书,同样的句子到了魂里,立刻就能泛出解释,就像有人在旁注释一样,对我帮助很大,前身留下的记忆和学问,都理解、消化了大半。”

    邱言想着,生魂正待离开,但未料屋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韩娥余音尚能绕梁三日,我不自比古人,但些许心得还是有的,你听了三天,可有收获?不妨进来,让我考校一番。”

    “嗯?”邱言一愣,这才发现,屋里的灯火并未熄灭,“屋里的人,莫非在和我说话?”

    ;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