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六十八章 一言而令虚实变
道果 第六十八章 一言而令虚实变
    邱言心惊的同时,心念转动,就要从魂中黑洞再引神力出来,但忽的灵光一闪,注意到老人的目光,登时停下,转而去试着联系离魂而去的神力,但音讯渺渺,根本没有回应,分明是已经彻底溃散了!

    “神力竟然溃散了!”

    这一感应,邱言心中惊讶更甚,但情绪反而稳定下来,念头一转,将惊讶之意都生生压下去,不再让情绪从魂里显露出来。

    “我从生魂出窍到现在,前后遇过几名修士,也和他们先后交手,纵然咒术对神力有一定影响,可像现在这样,神力被直接逼了出去、凌空破碎的,还是第一次!”

    想到这里,一个词在他的心里瞬间闪过——

    “归一境?三魂合一?破碎神力!莫非眼前这人的修为境界,就是画中人口中的归一境?能以修士之身和神祇正面抗衡?”

    邱言本尊为神,对神道了解日深,知道神祇看似强大,却受到限制,不能随意介入凡俗争斗,更难现凡间。他的生魂能借黑洞施展神力,其实占了莫大便宜,是钻了漏洞,只因能调动的神力有限,所以无法做到横扫,不过即便如此,依旧能越级争斗,开窍境时,就敢与三大凝魂拼斗。

    普通修士,纵有手段限制生魂,但面对神力还是要退避、迂回,便如詹元等人,可眼下这老人不见作势,只是说了一句话,就不知用了什么手法,直接作用在神力之上,瓦解、破碎!

    “神力,一直都被我作为底牌,但现在看来,并不保险……”

    这些想法一闪即逝,但还没等邱言回过神来,那老人又开口说了一个字。

    “坐!”

    这个字一说出口,邱言的生魂便猛地向下一沉,从空中落下,径直落到了桌前的椅子上,而后扭曲变化,整个生魂迅速延伸、变长变形,显化出头颅、四肢和驱赶,眨眼的功夫,就衍生出身躯,并显化了衣衫,俨然一人,端坐椅上。

    “嗯?这又是怎么回事?”

    邱言人一坐下,立刻就跳了起来,双脚落地,脚踏实地的感觉浮上心头,他握了握拳头,劲力传动真实不虚,但这些却让他悚然一惊。

    生魂衍于心,是意识、念头、记忆,形而上,所以常人难见,而不动用魂力咒术,一般的生魂也难对现世产生影响。

    可是,老人的一句话,一个字,就让邱言生魂落下,化为一人,感知感受真实无比,这简直颠覆了他的想象,和《性命之道》、詹元残破记忆的描述发生了剧烈冲突。

    下意识的,他抬眼朝老人看去。

    老人似乎明白了他的惊讶,便道:“昔者庄周梦蝶,不知周之梦为胡蝶,胡蝶之梦为庄周,梦境现世,都为心想体感,行在当下才是正道。”

    这个世界的上古传说与邱言前世有些相同,也有庄周梦蝶的典故,现在从老人口中说出来,有种安定人心的作用,邱言听了之后,心里的惊讶都平息了几分。

    “化虚魂为实体,这种将生魂虚实转换的本事,涉及到感知、记忆等复杂因素,就算是神灵本尊都做不到,可眼前这人简简单单一个字就办到了,单是这个手段,就惊世骇俗,没想到他身为朝廷重臣,当世大儒,居然还能有这等修为。”

    想到这里,邱言顺势就抱拳行了一礼:“多谢马老相国指点。”

    “哦?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那老人端坐不动,话中有惊讶之意,但语气却稳如泰山。

    这老人正是日前入城的马阳,两朝元老,文坛宗师。

    邱言点头道:“晚生这几日夜夜听书,略有感悟,便打听了一二,方知是老相国住在这里。”他说话的时候态度恭敬,却没有刻意讨好,不卑不亢。

    说来也是,邱言的分身虽是一介书生,身无功名,但本尊为神,堪称尊贵,虽然敬重眼前老人,却不会自贬身份。

    老人点点头,抬手一指座椅,再次说道:“坐。”

    邱言也不客气,转身落座。

    二人隔着书桌对视。

    老人睁开耷拉的眼皮,打量了他一眼,问道:“听了三天书,不知有何感悟?”

    邱言沉吟了一下,抬起手来,伸出一根手指,凌空虚划,单见指尖光影变幻,居然随着划动,显化出一枚枚文字。

    他现在虽是人形,但本质还是生魂,是心念聚合而成,又借着老人虚实变化之力,是以能衍化心中所想,那一枚枚文字罗列起来,居然就要变成一片文章,行文流畅。

    老人静坐不语,一双眼睛随着文字而动,明显是在阅读,随着文章成型,他慢慢点头,眼里流露出一丝赞赏。

    一老一少,一个看,一个写,就像是长辈在考校晚辈的学业。

    忽然,邱言停下手,皱起眉头,似乎在敏思苦想,有什么事情还没有相通。

    “你这篇文,从史入手,立意在民,深入浅出,写的都是身边之事,但由小及大,说出了百姓生活变化之后,民愿也会有相应变动,若是生活美满,民愿就隆,天下祥瑞,若是生活困顿,则民愿衰,万里烽烟,很正,很明,很好!”

    老人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足见心中欣赏。

    邱言的文章已经写了好长一段,要是落在纸上,足以写满三张,里面写的,不只是三天听书的感悟,还有本尊接纳民愿转变香火的心得,所以才能入木三分。

    “可惜,这篇文章眼下却无法圆满。”

    邱言说着,抬手一抹,就把悬空的一篇文章扫掉。

    “你现在不能完成这篇文章,这不是学问不够,而是阅历不足,”老人说着,突然就咳嗽了两声,这才继续道,“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步步拾阶,眼界大开,但愿你在红尘官场走上一圈后,就将此文圆满。”

    然后,他抬眼看向邱言,口中道:“我虽不知你一修士,为何醉心功名,但文能见心,你的文虽有斧凿痕迹,但里面的慕民之意真实无虚,只要行得正、坐得直,科举一样能有所成。”

    邱言听了,只是行礼,他求科举,本为全了因果,现在又多了一条辅助神道,无论哪一个,都与民有关,所以写出的文章当然不是虚情假意。

    想到这里,他忽的想到一事,也不犹豫,直接便问道:“晚生请问老相国,此来青昌,有何用意?”

    ps:感谢横川的再次打赏!

    ;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