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七十一章 既要见我,就自己过来
道果 第七十一章 既要见我,就自己过来
    说话的是名书生打扮的男子,约莫三十岁,面容还算英俊,一双浓眉格外引人注目,只是身上的粗布儒衣却略显破旧,洗的有些发白了。

    见了这人,邱言立刻上前招呼:“原来是郑兄来了。”

    这人名叫郑重森,和邱言的前身关系不错,二人常一起谈论文章学业。

    这郑重森之前考了三次道试都没过,和邱言算是难兄难弟,但这次道试前费尽心机的上下打点,总算是有了回报,得了个秀才功名。

    “前阵子听到了贤弟和令尊的噩耗,为兄甚是伤心,隔空凭吊,没想到今早却听说你在城里施粥,要是没有这事儿,不知道什么时候为兄才会知晓。”他的话里带了一丝责备。

    邱言连忙告罪,打量了对方一眼,这才发现郑重森皮肤苍白,眉宇间似有黑气。

    “哦?这确实是心伤神损的表现,看来这郑重森倒真的将前身当成了朋友,即便中了秀才,地位变化了,也没有让感情变质。”

    这三天来,邱言凝聚了人魂,除了夜夜听书之外,还试着修炼灵目诀和咒纲,虽还未见成效,但眼力确实有了增强,细细探查,能从郑重森脸上看出端倪。

    而后,邱言引着郑重森入了院子。

    院子简陋,二人便站着交谈了几句,谈到了皇帝驾崩的事情。

    他们虽然读书,有忠君报国的说法,但现在一个只是秀才,一个功名都没有,当然不会有太多感觉,而郑重森关注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本朝前几次新皇登基,当年都开了恩科,这次听说也是如故,是一次机会,只可惜贤弟你要守孝,要错失良机。”

    科举本是三年一考,乡试、会试,这是正考,在这之外,皇帝要是下了旨意,还能在三年之外额外增加一次科举,这便是恩科。

    对于郑重森这样的人来说,三年一次的等待十分漫长,蹉跎光阴,在此之外能碰上恩科,无疑是件喜事。

    邱言则道:“郑兄不必可惜,小弟连道试都没考过,就算没有守孝一事,这恩科也是赶不上了,何况这次经历生死,有了些感悟,最近读书写字也有不同感受,守制期间正好静心治学,沉淀心思,未必是件坏事。”

    “贤弟能这样想,也是心胸豁达,”郑重森点点头,然后又道,“还有一事,不知你是否知晓,就是马老相国来了咱们青昌,他是文坛宗师,声名远扬,县学里那群人正打算结伴拜访,他们这群人自命清高,自来看不起咱们,等他们见过了老相国,不知要得意到什么地步,我看,不如咱们也去试着拜见……”

    他正说着,突然院门处传来敲门声响——

    “又来人了?今天倒是热闹。”邱言心中一动,和郑重森一起迎了出去,见到的却是个衣着考究的中年人,双眼细长,留着胡子。

    一见这人,郑重森就是一愣,然后低声道:“这人是陈其昌家的大管事,姓宋,那陈其昌听说有心要谋你家的宅子,不可不防。”

    “哦?是陈其昌家的管事?终究还是来了。”

    这些日子来,他夜里听书,但白天也没闲着,曾和燕永杰同去陈府周围打探,期间也询问了几次被困在符篆迷宫里的羊魂,但对方只是拖延,没有半点坦白的意思。

    “青昌县有马老相国坐镇,单论安全,远宁都不必上,这样的大儒,一个字就能让生魂虚实颠倒,大喝一声,妖魔鬼怪都要退避三舍,只是和妖魔之间的事情不能逃避,这关系到此身的恩仇因果,既然他们都主动上门了,我也没有退避的道理。”

    心里想着,他上前行礼。

    这宋管事打量了邱言几眼,然后道:“邱公子,你与我家的恩怨,自是不必多说了,也不便透露给旁人,只是陈其昌和狼士的事情,毕竟要有个说法,过几日我家公主会到青昌县来,到时还请公子能赏光,到府上商谈。”

    “贤弟,你和陈府还有恩怨?”一旁的郑重森听了,却是吓了一跳,“那陈府势大……”

    “郑兄不必担心,我自有主张。”

    邱言安抚了一句,就看向宋管事,问道:“大瑞的公主皆有封号,不知你口中的公主是哪一位?”

    “公子何必明知故问?”宋管事笑了笑,“我只是个传话的,您到时赴约就行了。”

    邱言却摇摇头:“既然是她要见我,哪里有让我上门的道理,到时候让她过来就行了。”

    听了这话,宋管事面色一变:“公子,我们这是给你面子……”说话间,淡淡气势从身上散发出来。

    扩散!

    郑重森和在屋里忙碌的蓉娘都是身子一滞,生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呼吸急促。

    “既然你只是个传话的,把我这句话带回去就行了,其他的还轮不到你做主吧?”邱言说着,甩了甩袖子,做出了送客的动作,言语间俨然将这宋管事当成了奴才、走狗。

    宋管事面色骤便,最后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充斥周围的气势随之消失,郑重森猛地喘了一口气,接着就立刻急道:“贤弟,你这是意气用事!虽不知那人口中公主是谁,许是南边沼人部落的人,但陈家有钱有势,你这样不给面子,会有后患!”

    “郑兄不用多说,我心里有数,这些事情你不要操心,安心备考,不要分了心。”

    说了几句,邱言送走了郑重森,回到院子里,眉头紧皱。

    “这人只是个管事,气势就这般惊人,看他的样子,是把气势、气机都操纵由心了,按着燕永杰的推测,能做到气势由心的,应该是炼化了第三魄,气魄!陈其昌是三魄妖,这管事也是三魄妖,看来陈府不是我想的那样简单。”

    想着想着,邱言却没有回书房,而是帮着一起打扫院子,到了午时,潘蓉娘从堂屋走出来,拍了拍身上尘土,看了看天,便道:“表哥,你且等着,我去给你做午饭。”

    见她这个样子,邱言却眯起眼睛,注意到潘蓉娘身上虽沾了不少灰尘,可一张面孔还是晶莹剔透,没有半点劳累的迹象,甚至忙碌了一上午,都没有出一滴汗,更不见有疲劳之感,之前的疑惑越发浓厚。

    他想了一下,叫住了蓉娘,问道:“你这几日吃了什么东西?”

    “吃了什么?”蓉娘想了想,“除了一日三餐,就是餐风堂开的药了,说起来,表哥你推荐的这家医馆当真不错,我娘过去说了一下症状,那位坐堂的大夫就开了方、抓了药,吃了之后,精神越发充沛,感觉身子骨比以前还要好!”

    ps:感谢小幺的打赏!

    ;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