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七十七章 让他身败名裂,前途尽毁!
道果 第七十七章 让他身败名裂,前途尽毁!
    邱言两手一挥,黑风散去,接着屈膝、蹬地!

    一跳!

    直接蹦起来五丈高,两臂挥动,衣袖猎猎作响,凌空一转,像只鸟儿般滑翔起来,在空中连续转折,似一根羽毛,轻飘飘落在屋顶。

    “借助炼魄之机,能将功法特性赋予肉身,我虽没有练过武功,却能将魄影雕像里的特性提炼出来,赋予身躯。这种本能,已经接近神通的地步了,不过,依旧算是小道,炼化了力魄真正的意义,还是在于命修的进步,嗯?”

    邱言忽的轻咦一声,目光落下去,看到屋后街道上,几个孩童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看样子原本是在玩耍,结果见了邱言凌空跳起、滑翔落下的一幕。

    冲几个孩童笑了笑,邱言转身从屋顶跳下。

    几个孩童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互相对视了几眼,接着各自惊呼,各回各家。

    此时,已然是上午时分。

    邱言磨灭羊妖之魂时尚是傍晚,随后提升命修境界,炼化一魄,看似顺利,但着实花了不少时间,先是提炼潜能,直达震劲,接着感悟、捕捉、堵截魄影,最后灌注意念,融入魄影雕像,赋予肉身近似神通的本能,一来二去,一夜的功夫就过去了。

    “炼化了力魄,下一魄乃是精魄,涉及精元精血,所需的积累至少是力魄的两倍,我现在血肉中积累的潜能差不多都已用尽,贸然冲击,要陷入虚弱,纵能成功,也要花个把月的时间蕴养恢复。”

    回了院子,邱言换了一身衣服,回到书房,将桌上的瓷瓶收好。

    “血丹虽然气血庞大,能作为血肉气血的积累,但毕竟是一只三魄老妖的全部精华,贸然吞服,后患不小,现在正要对敌,不能冒这个险。况且,我这次拔苗助长,已经榨干了潜力,再进一步就是透支,修行是一辈子的事,不能只看眼前,坏了根基。”

    这样想着,他缓缓坐在椅上,闭目吐息,像是在假寐,逐渐将散乱的思绪和念头收拢起来,定心凝气。

    过了好一会儿,邱言重新睁开眼睛,有精芒在眼底闪过,他拿起笔,提笔写了张名帖,吹干墨迹后,放入怀中。

    “没想到这第一次正式拜访,会是这么一个情况。”

    邱言施施然出门,街坊四邻见了他,面色古怪,显得拘谨,流露出惧怕,邱言也不以为意。

    只是,这一路上,但凡他走过的地方,总有路人指指点点,更有不少人面露不屑。

    “看来黄大夫的办事效率很高。”

    这样想着,邱言到了刘家的新宅子,正巧迎上从里面出来的潘蓉娘。

    “表哥,你怎么来了?”蓉娘一愣。

    “走,进去说。”邱言提了一句,二人入院,被刘怀看到了,这位老人立刻就快步走来。

    “言儿,我正要找你,现在说你欺压良善的传闻,几乎传遍了大街小巷,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估摸着,要不然你去医馆给人家赔个不是。”刘怀的脸上满是愁容。

    “要是赔了不是,就不是传闻了,而是坐实了这事。”邱言摇摇头,“舅父切莫担心,此事今天就要见分晓了,我来就是告诉您一声,安心等待,今天家里人就不要出去了。”

    “你不要逞能!都是一家人,需要出力的只需开口。”刘怀还是不放心。

    见状,邱言又是一番说辞,好不容易让刘怀暂时放下了心,接着便离了刘家。

    走在路上,不时能听到“沽名钓誉”、“伪善”、“打压”的话语传来,邱言的六识灵敏,自是一一听在耳中,表面上神态如常,可眼里的寒芒却越发冷冽。

    走了一路,被人说了一路,纵是脾气再好,涵养再深,也不可能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邱言却知道,和行人争辩、反驳都是徒劳,反而落了下乘。

    “一切的根源,都在餐风堂。黄大夫,你若真是个善人,只想求名,那也算是悬壶济世,可惜,可惜……”

    心里想着,邱言已经到了一座院子外面,从怀里取出名帖,上前敲门,静静等待。

    这还是他第一次用肉眼观察这座院子。

    “以肉眼看去,这院子并无奇异之处,更感受不到压力和玄奇气息,丝毫体现不出住在院子里的人的修为和神通,说起来,历史上也有不少重臣、大儒,被刺客、甚至暴民所杀……”

    想着想着,邱言心里忽的生出疑惑。

    这时,“吱呀”一声,院门打开。

    从里面走出了一名手持长剑的青衫男子。

    邱言见了,正要将名帖递过去,并开口说话。

    那男子却是笑着摆摆手:“先不忙着给我拜帖,老师说了,拜访之日须无琐事牵绊,眼下你遇到麻烦,还要先把事情解决了才好。”

    邱言听了,也不奇怪,收回了拜帖,口中道:“那就有劳兄台了。”

    “在下沈为生,有礼了。”那男子抱剑行礼,“你也不要客气,老师每日耗费精力读书说文,就是想引人安定,不作jiān犯科,但偏有不识趣的人,对这样的人,就算邱兄不动手,我也是要将之剑斩的。”

    ………………

    餐风堂。

    这座青昌县最有名的医馆,并未受到昨天风波的影响,依旧人来人往,甚至在医馆对面的街道上,不少受过恩惠的灾民聚集在那里,逢人就说着黄大夫的好话。

    药堂内间,黄大夫刚诊断完一名病人,小厮就端着早点进来,外面的病人早就知道了医馆的规矩,安心等待黄大夫进食。

    那小厮放下隔帘,低声说着:“先生,您的威望,经过昨天的事情,反而更上一层楼了。”

    黄大夫淡然一笑,抿了口茶,然后道:“那个邱生,还是太年轻了,不知从哪里学了点手段,就想汇聚民愿,助力修行,一点都不懂规矩,这样不入流的角色,连垫脚石都算不上,略施小计把他压下去,并不值得高兴,这一点,你要记住了,格局要大一点。”

&nbsx;fnbsp;  小厮连连点头:“是是,也是那邱生不长眼,自己找上门来,被您略施小计就摆平了,再过些日子定然身败名裂,前途功名尽毁!”

    黄大夫还是笑着,说着:“恩,这事你办的不错,消息传得及时,又不着痕迹,等有时间,我再给你讲点东西。”

    “谢谢先生!谢谢先生!”小厮听了,立刻大喜。

    便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杂乱声响。

    声声惊呼传来,黄大夫眯起眼睛,站起身来,撩开隔帘,入目的是一队身穿皂衣的衙役,为首的却是个熟悉身影。

    “是你?你还敢来?”

    这个人,正是邱言!

    ;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