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七十八章 大瑞有法,条条分明
道果 第七十八章 大瑞有法,条条分明
    “怎么又是这个人?”

    医馆里的病患看到这一幕,立刻就有人叫开了。

    “他是谁?”也有人开口询问。

    立刻就有人阴阳怪气的讽刺道:“呵,他你都不知道?可不就是咱青昌县的大善人,邱言邱公子么?”

    “原来他就是邱言!昨天作恶被抓个现行,没想到贼心不死,又来闹事!”

    “他还带了县衙的人来?怎么着?逼迫不了黄先生,就要动用官场之力压人了?”

    “坊间还传言他是个穷书生,散尽家财赈灾,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一派胡言!连官府的人都能调动,能是个穷书生?还不知道给县太爷孝敬了多少呢!”

    ……

    议论响起,声音虽然低,但汇聚在一起甚为可观,以邱言的敏锐感知,自是能感受到话语背后正在酝酿的民怨。

    民怨也是百姓的念头寄托,但却是负面的,邱言对此不甚了解,但单凭想象也知道不是好东西。

    对面,黄大夫看着衙役,瞳孔紧缩,但旋即恢复,然后故作茫然的道:“邱公子,你这是做什么?我不是说的很清楚了么,治病救人乃医者天职,不要说你的逼迫,就算是官府下令,在下也不会遵从,你若一意孤行,就让官差把我绑了去吧!”

    他这话说的大义凛然,听得人不由佩服,甚至有人喝起彩来,但被衙役一瞪,又压低声音,不少人愤愤不平,面含怒气的盯着邱言等人。

    邱言见状,开口道:“一句话,立刻就让我成了众矢之的,连带着官府都被扣了个名头,只是,治病救人是医者天职,可杀戮外乡人也是医者该做的之事?”

    “你说什么?”黄大夫听到这里,面色一变,眼底闪过惊色。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既然做下,就别妄想能够抵赖!我也不和你多费口舌,待得证据确凿,再看你如何言语。”

    说着,邱言和身旁衙役说了一句,那人点点头,一挥手,就要带人冲进医馆后院。

    “住手!”这时,小厮一步走来,拦在众衙役前,“我们良善人家,行善救人,干的都是积德的好事,就算官府也不能无辜抓人!你们二话不说,就要抓走先生,是何道理?”

    他说话的时候,胸膛快速起伏,个头虽矮,但声音却出奇响亮,直接传到了外面。

    聚集门外的灾民闻声而动,聚集过来。

    “真是借势压人?”

    “打压良善?”

    “这世道还有没有王法了?”

    声声叫喊就传了进来。

    连衙役都显得为难,但今天这事是老相国的学生牵头的,他承受着巨大压力,不敢退去。

    邱言却上前一步,直视小厮:“好个伶牙俐齿的家仆,谁说要抓你家先生了,大瑞有法,不靠信口开河,有人报案,报请后检,这是律法规定,来这里是要查案,不是抓人!你张口抓人,闭口抓人,是何居心?”

    他这话一说出来,小厮先是一愣,就要反驳,为曾想邱言先道:“造谣煽动可是大罪,我看你年纪也不大,小心祸从口出!到时候被官府通缉,天下再大,无处藏身!”

    这话一出,小厮面色一变,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接着邱言转身,朝着内堂和医馆外面的人说道:“诸位乡亲,我既报案,就有准备,不是私自揣测,咱大瑞朝讲究‘脏验见在、支证分明’,说的是要有证据、一切分明了才能定罪,众衙役此来,正是公正所在……”

    他抬手指着面色阴沉的黄大夫。

    “若是此人清白,当然无罪,莫说抓他,邱某立刻斟茶认错,认了诬告之罪!可若是我所说为实,众乡亲被他一面之词迷惑,坏了官府办案的决心,岂不是让死者难见天日,凶手逍遥法外,于情于理于法,都说不通。”

    众人听他说话间引用律法人情,句句在理,更不避讳诬陷,愿意承担后果,让沸腾的民怨略有平息,有些人注意到黄大夫的异状,不由思索起来。

    便在这时,黄大夫冷笑一声,沉声道:“邱言!你这狂徒,在远宁城就作恶多端,将守门兵卒李波,城中良民王巧儿等人坑害不浅,更巧取豪夺,致使他们几人倾家荡产!若有人不信,去远宁城一打听就能知道!现在又要逼得我家破人亡才甘心么?”

    听到这话,邱言眉头一皱。

    “真是费尽心机,连这些事情都打听到了。”

    黄大夫话一开口,就不打算停下:“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这样的人,在下羞与为伍!请你带人离开!不要污了这药堂之地!我可以与你对薄公堂!”

    话一出口,又煽动了些许民怨,只是和刚才相比,却差强人意。

    注意到这一点,黄大夫的眼中闪过一丝焦急,旁边的小厮更是面色发白。

    “邱公子,你看这……”衙役还是为难,虽有上面的压力,但这种情况一个处理不好,就可能产生民变,责任不是他能承担的了的。

    邱言却摇了摇头:“他现在失了方寸,撕掉了遮羞布,无所不用其极,正说明心虚,被我们抓在了痛处,若是退缩,功亏一篑,也给了他们准备的时间,想要找到罪证更加困难。”

    说话间,他不顾压力,迈步上前。

    突然,人群中有个声音响起——

    “那李波和王巧儿,都是远宁城有名的恶霸,但自被邱公子教化之后,这些日子以来,反倒时常行善,转变之大,就连身边人都不敢相信,没想到竟有人污蔑邱公子逼迫他们,导致倾家荡产,简直荒谬之极!”

    这个人的声音也很响亮,直接就盖过了吵杂的人群。

    邱言寻声看去,见一名英武不凡的男子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朝着四周行礼:“在下张振,就是远宁人士。”

    这张振话锋一转:“别的不敢说,但有关李波和王巧儿之事,这医馆的说法大有不实,有诬陷的嫌疑。”

    “不错,我也是远宁来的商贾,能够作证!”

    “这位黄大夫说的正气凛然,但全都是造谣,这样的人,人品值得怀疑!”

    “是啊,不过就是搜查一下,若心里没鬼,为何死命的阻止?邱公子都说了,要是没查到证据,自愿领罪,怎么反倒是黄大夫不敢应下来,难道是心虚了?”

    又有几个声音传来,这些话一说,好似给沸腾的民怨泼了盆冷水,吵闹声顿时停息。

    有人听了这些话,联想到医馆几人的反应,看向黄大夫的目光惊疑不定。

    见情势有了变化,黄大夫面色越发阴沉,看着近在咫尺的邱言,他生硬的点了点头:“好!既然如此,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查出什么!我黄德文行得正,坐得端,身正不怕影子斜!只是事后,这事别想善了!哪怕告到京城,我都要讨个说法!”

    邱言却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你真敢去京城?”

    黄大夫听了,胸口剧烈起伏,死死的盯着邱言,但忽的眼神呆滞。

    跳!

    白日当头,却见生魂从黄大夫头上跳出,那魂中人周围景物变化,动念间,有丝丝缕缕的波动散发出来,辐射开来,将整个医馆笼罩。

    就在这个时候,医馆四周的街道上,几个隐蔽的角落,各自爆发出淡淡青芒,迅速扩展,击碎了笼罩医馆的波动!

    ps:感谢小幺和“流水戏长虹”的打赏!晚上还有一张。

    推荐两本朋友的书:

    ;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