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七十九章 遍地尸
    瞬间,聚集在医馆内外之人,先是精神一阵恍惚,感到眼前的景物似扭曲了一下,但接着又重新恢复清明,定睛看去,周围并无变动。

    内间,黄大夫的生魂却是一震,流露出愤恨和震惊的情绪,魂体表面冒出丝丝青烟。

    “这是?神力!这是神力!怎么回事?青昌县又有神祇出现了?莫非神道要复苏?不可能,通山大王还没有掌控城隍神位,不会允许神道复苏!可我布下的幻境,直接化为虚无,这种有无变化,确确实实是神力所为!”

    他正惊讶着,忽然发现邱言迈开步子,抬手朝他的肉身推了过去,心头一惊。

    “不好!这小子着实毒辣,我生魂出窍,肉身没有了掌控,被他这么一推,直接倒地,怕要引起民众疑虑,可恶!神力出现,说明有神祇在附近,我虽凝聚地魂,但最多在烈日下支持十息的时间……”

    危急关头,黄大夫的生魂向下一落,重新回壳。

    “你做什么!”

    魂一归窍,黄大夫就朝邱言怒目而视。

    邱言顺势收回了手,根本就不回话,带着人就朝着药堂后的院子走去。

    那小厮还领着几名劲装大汉想要拦截,却被衙役一推,几句话一吓,让到一旁。

    黄大夫见状,狠狠一咬牙,眉头紧锁。

    “先生,这可怎么办?”小厮慌乱起来,“那邱生似是有备而来,要是……”

    “镇定!”黄大夫眯起眼睛,看向小厮的目光锋利的好似一把刀,“慌什么!你一慌,旁人看了,更要生疑!”

    他这番话压低声音说出,入了小厮耳中,让后者悚然一惊。

    小厮游目四顾,这才发现,周围人正惊疑不定的看着他,如此一来,他如何还不知自己因为慌神,而犯了错。

    “先生,先生,我知错了。”顿时,小厮哭丧着脸。

    “哼!”黄大夫却不再理他,一甩袖子,也朝着后院走去,“搜查?我倒要看看,能查出什么!不过,真是小看了这个邱言,太大意了!此事过后,一定要这个威胁彻底扼杀!”

    堂中众人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都犯起嘀咕。

    “医馆的人突然就慌乱起来了?”

    “好像有点古怪,不过黄大夫这么好的人……”

    “别猜了,咱也跟着去看看,平日里官府查案,都不让人靠近,今次却没有动手驱人,机会难道,多少能长点见识。”

    听到有人这么说,不少人的心思都活络起来,医馆内外不乏好事之人,立刻就跟了上去,进了后院。

    后院占地不小,地上铺着青石板,却异常空旷,除了两件小屋,就只是有一口水井,进来的衙役先去小屋查看,很快就探明了,这两间屋子,一间是柴房,另外一间却是伙房。

    “怪了,正屋是药堂,两间小屋却是柴房和伙房,没有人住的地方啊。”领头的衙役听了回报,心生疑惑,声音正好能让一脸阴沉的黄大夫听到,无异于就是询问。

    “民居如何布置,难道还要听官府的吩咐?”黄大夫冷笑起来,“还查不查?要是查不出,那在下可是要去告你们诬陷良善人家!”

    听黄大夫这么说,衙役头目顿时紧张起来,又差了两人探查那口水井,但依旧没有发现。

    这么一来,衙役们就有些慌了。

    “邱公子,这可如何是好?”衙役头目一脸为难的看着邱言。

    邱言听了,并不回话,而是抬头向上看去。

    呼!

    破空声响,接着一个大汉凌空而落。

    “邱兄弟,我来了!”

    来者长啸一声,却是燕永杰,他如今炼化一魄,尽力充沛,声音刚传过来,人就已经落在地上。

    屋顶落人,自是引人瞩目,更让人在意的,是燕永杰背着的那柄大锤子!

    这个锤子,锤头足有半个脑袋大小,锤炳有大半个人长,一看就沉重非常,但燕永杰一落地,二话不说,手臂一抡,舞动铁锤,重重的砸在地上。

    锤头落地的瞬间,他手臂里面的大筋、骨膜、筋肉一缩一胀,整个人颤动了一下!

    就听“轰隆”一声,石块崩飞,泥土溅起老高,落锤的地方,直接成了一个深坑,但坑里却空无一物。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就连黄大夫都没及时回神,等他看到深坑形成,心里“咯噔”一声,哆嗦了一下,随即又低声自语:“不妨事,不妨事,虽不知邱言从哪得的消息,但他毕竟不知道……”

    谁曾想,他的这个念头还未落下,另外一边,几道青芒从院外汇聚而来,拧成一股,径直击中了那口井,就见井身一震,崩裂出一枚玉佩。

    叮!

    玉佩跌落在落地,声音清脆。

    随后,就见空无一物的坑里突然光影扭曲,出现了几个纵横交错的身影。

    嘶……

    周围盯着坑看的人,都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不由的揉了揉眼睛,等定睛再看,登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少人立刻面无血色,手脚冰凉。

    那几道身影,面色苍白,一动不动,又是从坑里出现,说明是被埋在土里的,看到这一幕,就算再迟钝的人,也能想到里面的玄机。

    “这……死人?”

    立刻的,靠近黄大夫的几名百姓,看了这位素有善名的大夫一眼,迅速后退。

    黄大夫的面色,已经阴沉的能滴出水来了,手微微颤抖,血肉连心,心神一乱,又未曾命修,也就掌控不住血肉筋骨。

    衙役头目这时候也回过神来,打了个哆嗦,然后就招呼人手,去找了工具,在坑洞旁边挖起来,这一挖可不得了,一具接着一具的尸体就被挖了出来,很多血肉已经腐烂,更多地则早已化为枯骨。

    “这……这简直丧心病狂啊!这院子里到底埋了多少尸体!这死了多少人啊?”众衙役早就骇的面色苍白,“难道这整个院子的下面,都是……”

    这么一想,很多衙役感觉自己的脚底冰凉,好像有丝丝凉气正在从下面渗透上来!

    呕!

    围观的百姓更是难以忍受,呕吐的呕吐,晕倒的晕倒,更多的是转身就逃!

    药堂里,医馆外,围拢过来看热闹的人,见这么多人跑出来,心中疑惑,询问出来。

    “怎么不跑?杀人了呀!”

    “死人!全是死人啊!这什么医馆啊!根本就是坟地!”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没想到黄大夫看着那么面善的一个人,居然如此丧心病狂!这地方,我是一刻都不想呆了。”

    “错怪了!真是错怪了邱生!”

    “不错,要不是邱生,谁能想到这位黄大夫竟是杀人魔王!”

    “这地方,我是呆不下去了,阴森森的。”

    听着这些话,人群哗然,但很多人还是不信,可等他们进去看了一眼,纷纷面如死灰。

    “想不到……想不到……”

    人来人往,很快,医馆的事情似燎原之火般传播开去,这么大的事情,一具一具的尸体,拦都拦不住,根本不需要有人刻意推动,转眼就传遍了半座县城!

    人言可畏!

    “身败名裂!身败名裂!”

    院子里,黄大夫手脚颤抖,他清楚的感到,锁在药堂里的的民愿情绪隐隐要崩溃,似开闸水库一样,朝着其他地方流淌,顿时心如刀绞。

    “我几年的积累,日夜操劳……如今,毁于一旦!”心里想着,他转头看向邱言背影,眼中浮现杀意。

    另一边,邱言将那枚玉佩捡起来,突感五感一震,有庞大的民愿流淌过来!

    ps:三更完毕,明天歇一歇,两更...

    ;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