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八十四章 天、地、人,各有所寄
道果 第八十四章 天、地、人,各有所寄
    哗啦哗啦。

    破碎的砖瓦如雨点般落下。

    那换班的衙役一推开房门,屋里立刻就涌出了大片大片的灰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衙役后退了几步,等灰尘停歇了一些后,方才冲了进去,入目的是一片狼藉的景象,先不说立在屋里的药柜不翼而飞,单是那两具尸体,就足以让他们大吃一惊。

    其中一具,背上血肉模糊,头颅瘪下去一块,另外一具则穿着囚衣,头颅炸裂,四肢诡异扭曲,连脊椎都有明显的折痕。

    “凶杀?”

    几个衙役吓了一跳,待得细细打量,这才有人惊叫起来:“这不就是那黄德文么?刚刚传来他逃狱的消息,听说还杀了两个狱卒,把狱神的塑像都给打碎了,猖狂到了极点,县老爷正要发文通缉,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死在这了?”

    “真的假的?真是那厮?”旁人骇了一跳,“老李,你可别看错了。”

    “我姓李的什么人,你们还不知道?”先前惊叫的衙役摇了摇头,“看这样子,此人死的极惨,他虽是凶犯,但涉及大案,现在突然横死,却不能不管,不知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隐秘缘故。”

    “说的是啊,外面那群人无缘无故的都睡了,里面逃狱的凶手又横尸在地,怎么想都不简单啊,你们在这看着,我现在就去通报县老爷,这可不是小事!”

    说着,众衙役立刻就忙乎开来,分工合作。

    很快,整个县衙门就忙碌起来,人来人往。

    这一夜,注定会成为很多人的不眠之夜。

    只是,这些忙碌的官差衙役,却没有注意到,在对面街角,一名高大男子正遥望药店。

    这人身着劲装,手上拿着一柄长剑,整个人流露出淡淡的诡异气息。

    “没想到,还能碰上了这么一场好戏,那个书生……”

    他念头刚起,远方就传来呼啸声响,就见两名大汉破空而来,气流激荡,打断了思路,一息三十丈,转眼就至。

    这两人穿着不合身的衣服,模样古怪,一个头发散乱,一个前额突起。

    “该死!这城里是谁在念书,听着难受死了!气血翻滚,”两人一落地,就抱怨起来,其中一人不怀好意的看着拿剑男子,“席云!你不是说这个医馆的医师有嫌疑么?有嫌疑个屁!人都死了!”

    另一个则道:“浪费时间!再不找到有用线索,如何给老爷交代?你这奴士,办事不利!”

    劲装男子听了,冷冷一笑,并不反驳,目光一转,视线朝着远方看去。

    在他视线的尽头,邱言正托着巨大的药柜,在屋顶飞奔。

    邱言的身子,加上药柜,少说也有几百斤重,就算是走在平地上,一步一步,恐怕也要在沙土地上留下深深痕迹,可他现在在屋顶上飞腾跳跃,一路疾奔,却是如履平地,每一脚落在砖瓦上,都显得轻飘飘的,似乎毫不用力,脚弓一弹,一沾就起。

    “炼化了力魄,浑身的筋骨弹动、变化动念可成,劲力如臂使指,而炼化了精魄,对血液掌控由心,血肉缩涨随念,再加上生魂凝人、魂力庞大,对身躯的把握和感知细致入微,两相促进,便是拿着这几百斤的药柜也没太大影响,唔!”

    他正想着,忽的闷哼一声,脸上浮现出一抹浓重血色。

    “不过,强行炼魄的弊端也不小,这次回去,不知道要修养多久才能恢复。”

    想着想着,他腾身一跃,毛孔中涌出丝丝缕缕的黑烟,化为黑风,卷着身子往前一飘,就落入了自家院子。

    邱言人一落地,便将药柜放下,接着盘膝而坐,呼吸吐纳。

    很快,邱言的口鼻之中,就有丝丝白烟渗出,烟中掺杂淡淡血色,周围的空气里顿时多了一丝鲜血味道。

    烟雾飘散,跟着他的胸膛和下腹蠕动起来,缓缓鼓起,口鼻转呼为吸,全身筋肉一颤一抖。

    这是两魄联动,将吸入胸腹中的空气震荡、提炼,把里面的天地灵气抽取出来,融入血肉,滋养肉身的生机气血。

    邱言现在施展的这套吐纳法门,是《性命之道》上记载的,而驱魄用劲的方法,却得自燕永杰指点。

    吹嘘呼吸,吐故纳新。

    没过多久,他重新睁开眼睛,眼眸色沉,苍白的面色略有缓解。

    “没想到在交战中强行突破命修,会留下这么大的隐患,那五珍丸虽然珍贵,但本应用来补气,缓缓调养身体,蕴养一阵子后,气血和生机自然提升,方能化为血肉积累,用以突破。我强纳药力,很多妙用体现不出,伤了血肉根本,要花上一阵子去弥补,好在拿下了黄文德,总算不是白费力。”

    命修一道,本就有养生的意思在里面,讲究一张一弛、文武相济,邱言这次一心求成,炼化了力魄没过多久,就强行炼化了第二魄,反倒留下了隐患。

    “这次炼化精魄,就没有感悟到下一魄的踪迹,不过也不是坏事,正好借蕴养身子的机会,修生养性,巩固命修进境。欲速则不达,我有灶神火能精粹万物,加速积累,命修进境本就比一般人快上许多,没必要急于求成,越是危机环绕,越不能乱了阵脚,不然敌人还没动手,自己就先衰弱了。”

    想着想着,他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身旁药柜。

    “那黄大夫竟有两个法器,倒是令人惊讶,这个药柜似乎还和他的生魂有某种联系,看那模样,莫非和凝结地魂有关?”

    一念至此,邱言手中光芒涌动,神力火焰显化出来,呼啸着就将药柜覆盖,灼烧起来。

    火焰升腾,却无热浪,火光也被局限一隅,院外很难发现。

    啪!

    药柜便传来一声轻响,就见一根白白胖胖的、好似萝卜一样的事物落在地上。

    邱言也不在意,以为是药柜里残留的药材,他盯着火焰,陷入沉思。

    “可惜时间不够,没能细细探查医馆,不过,事关修行的秘本,一般人要么带在身上、片刻不离,要么牢记在心、不露痕迹,就算是搜查,也未必能找得到。”

    想到这里,他手腕一翻,手里就多了一本小册子,却是从那小厮身上得来的。

    书册无名,翻开之后,每一页都写满了蝇头小楷。

    “这个叫黄童的小厮倒不甘寂寞,记了这么多东西,应该是黄大夫平日里说出的一鳞半爪,虽然琐碎,也有些许残缺,但细细整理,再加上我自己的感悟,让本尊借香火心念推演一番,很快就能得到一个完善功法,标明性修前路!”

    他翻动书册,慢慢点头。

    “原来如此,天地人三魂,居然还有这种说法。”

    这书上不光有琐碎的修行之法,还有很多心得体会和语录,其中,就很清楚的写出了天地人三魂各自的特性——

    人魂,寄于心,主智慧、元寿;

    地魂,寄于地,主经历、利禄;

    天魂,寄于天,主命运、祸福。

    看着这些心得,邱言心头念转,一些修行上的疑问迎刃而解,却又生出其他问题,最后却忍不住感叹一声。

    “有师父指引,当真能省下不少功夫,要是有个大门派培养,估计不只能得到指点,还能获得很多资源,正是背靠大树好乘凉,不过修行之道,不可名状,千人千路,却没有必要去羡慕。”

    他继续看着,从里面总结出了凝结地魂的方法。

    “原来如此,这凝结人魂,是将自身记忆、情感聚拢在一起,定下心,守住念,而地魂的地字,本来就不再局限于身……嗯?”

    邱言还在思索,忽然心头一动,转头看去,顿时发现在熊熊火焰旁,一团白白胖胖的身影正缓缓挪动,一下一下,鬼鬼祟祟。

    ps:感谢“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和“红莲教主”的打赏!

    推荐好友的书一本:

    ;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