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八十五章 八抬大轿落门前
道果 第八十五章 八抬大轿落门前
    “嗯?”

    邱言停下动作,直视过去。

    顿时,那白胖之物整个一滞,停在原地,再无动静。

    “哦?有点意思。”

    话音落下,邱言的人已经出现在几丈外,一伸手,就把那件事物拿在了手里。

    顿时,一股清香飘了过来。

    他打量过去,入目的是一根白白胖胖的、似萝卜一般的事物,只在尖儿上分出几条根须。

    “是根人参!”

    邱言前世也曾见过类似之物,是以第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一根人参,而且看个头和模样,年份还不低。

    颤!

    随后,他清楚的捕捉到,被握在手里的人参轻轻颤抖了一下,但旋即平息,没了动静,安安静静的。

    顿时,一个词从邱言脑海中蹦了出来——

    “装死?”

    借着感知,他能模模糊糊的感受到,正有丝丝缕缕的情绪波动从手上人参中散发出来,恐惧、赤诚、纯净。

    “这根人参似是成了精,有了智慧,不过思维并不清晰,心如赤子。”

    邱言还在想着,旁边突然传来噼啪声响,却是笼罩药柜的火光猛地一涨,接着回缩,火中的药柜已经不见了踪影。

    邱言循声看去,挥了挥手,那火焰便散去,原地只剩下一枚漂浮在半空的符篆!

    第三枚神通符篆!

    邱言抬手虚抓,符篆立刻被牵引着飞来,被他抓在书上,意念灌注,血脉相连,里面的奥秘呈现出来。

    “这第三枚符篆,得自黄大夫的药柜,按那本心得册子上所写,这药柜虽是法器,但非同一般,被黄大夫视为成道根基,记述着个人的经历、道场的历史,这黄大夫的道场,就是那餐风堂,他的修为也只是刚刚凝聚地魂,并不完善。”

    念头闪过,符篆里面的信息已被邱言接收完毕。

    “这枚符篆里,蕴含四种咒纲上没有的字咒,乃是毒字咒、愈字咒、蚀字咒和养字咒,不过这也难怪,咒纲虽说是总纲,但不过是上灵道外门用来筑基、启蒙用的,多为泛泛而谈,并不深入,提到的几个字咒,也都是常见之术,而这药柜却是黄大夫的成道根基,和他所学息息相关,嗯?”

    就在此时,困住黄大夫的符篆爆发出些许骚动,显是里面的黄文德生出了感应,正在挣扎。但邱言一个念头过去,引动符篆之力,立刻就将之镇压。

    “这黄大夫的生魂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处理的,不知道要花费多长时间,才能真个炼化。”

    邱言一边想着,一边朝书房走去,而那根人参一直被他握在手里。

    到了屋里,邱言坐在椅子上,先取出一个瓷瓶,拔开后狠狠一嗅,就见香气成束,被他吸入鼻中,而后面色又好转几分,精神头也有提升。

    “可惜治标不治本,想彻底恢复,须静养一段时间,补充营养,调节膳食。”

    他放下瓷瓶,感到另外一只手里握着的人参有了动静,根须微微颤动,似乎想伸到盛放血丹的瓶子上。

    邱言这时终究开口了:“既已成精,就不用再隐藏,邱某虽求上进之路,但你并未曾招惹我,我自不会将你如何,想走就走。”

    说着,他将人参放在一旁,起身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轻声诵读起来。

    文章句子在心口之间流淌,神力从魂中渗出,迅速平息心神,安定念头。

    这一战,邱言不只是身躯潜力透支,就连心神也被消耗不小,不复强盛,所以他已回书房,并没有急着去探究凝结地魂的诀窍,而是转而诵读,以书句修魂养性,步步为营,不冒进,不遗漏。

    这一读,就是一夜,心神沉浸书中,再回过神来,天己大亮,而邱言的精神也基本恢复过来,面色晶莹如常,但这只是表面,隐患依旧存在。

    收了书,邱言抬眼看去,见到那根人参还是静静躺在桌上,散发出来的情绪高亢许多,摇摇头,不再理会,他收拾了一下,换了身衣服,就走了出去。

    没过多久,潘蓉娘便来了,一番忙碌,二人吃了早饭,等邱言再回书房,桌上已经没了人参踪影。

    邱言也不以为意,抽纸拿笔,开始练字,读书能定魂,练字可壮念,这都是他亲身总结出来的性修之法。

    一直练到到了中午,刘怀、刘越也来了,一进门就唏嘘起来。

    “没想到黄大夫竟是这种人,现在大街小巷的流言都倒过来了,从前说过你坏话的,见了我,都赔了不是。”

    刘怀的话,自是和黄大夫、餐风堂相关。

    一夜功夫,口耳相传,满城皆知。

    这也是那黄文德为了彻底毁了邱言的名声,让人四处传播谣言,将事情给炒了起来,惹得人人关注,结果峰回路转,邱言带人找上门去,先是说的对方哑口无言,跟着又从医馆院子里搜出成堆的死尸,场面惨烈,骇人听闻!

    这么一来,就算有人想不关注也难,街头巷尾处处流传,邱言在众人的口中,也从一个好心的书生,成了智勇双全的才子。

    “再过一阵子,都要有说书人把这个事儿编成话本,给人讲了去!”刘怀红光满面,越发兴奋,越看自己的这个外甥,越是觉得不凡,老怀大慰。

    刘越却有些后怕,连连道:“这事儿太险了,那黄文德丧心病狂,万一有个好歹,报复起来可就不好了,听人说,他昨夜越狱,连杀两人!不过,也是丧尽天良的事干多了,不知惹怒了哪路好汉,被人在医馆里给杀了!”

    “死得好!”刘怀拍了拍桌子,“死不足惜!”

    听了二人诉说,邱言又询问了两句,这才知道官府已经封了路,把餐风堂里里外外查了个底朝天,这两天在那看过病的人,都被叫去问事,一副不打算善罢甘休的架势。

    不过,邱言这个和黄大夫有过直接争执和恩怨的人,却无人问津,好像被人遗忘了一样。

    对此,邱言倒是心知肚明。

    “终究还是沾了马阳的光。”

    事情越闹越大,事情的前后经过也流传的越来越广,最后都惊动了远宁知府和剑南道御史,都派人过问,一来二去,这邱言的名声自是水涨船高,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汇聚过来的民愿又增加了不少。

    只是,这些民愿里,就不光只有感激和祈福了,还有好奇、疑惑等情绪,都经过魂中洞,被本尊所吸纳,淬炼成神力,壮大香火心念。

    就这样,一场波及深大的大案,偏偏没有影响到邱言一家子,邱家院子一切如常,只是街坊邻居对邱言的态度又有了变化,一言一行小心谨慎,不敢稍有冒犯。

    而到了晚上,邱言回屋读书的时候,却发现那根人参再次出现在桌上。

    “有趣。”

    他摇了摇头,也不多说,依旧诵读。

    平静的日子,持续了三日。

    第三日的早上,吃过早饭,邱言来到院子里,正打算打一副五禽戏,可架子还没摆开,就有“咚咚咚”的敲门声传来。

    开门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县太爷董秋的面孔,跟着这位县老爷朝边上一让,露出了身后景象,门前的巷子停了顶八抬大轿,轿帘被一只芊芊细手拨开,随后便有一道粉色身影施施然从轿子里走了出来。

    ;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