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八十八章 上灵,席云
    持剑男子的速度并不快,邱言快步跟上,两人一路行进,很快到了城中一处偏僻角落。

    这里地处城墙夹角,几乎无人涉足。

    这时,持剑男子停下步子,转过身来,直视着邱言,仔细的打量起来,最后摇了摇头:“你的进境太慢了,以你现在的程度,根本就难以抵抗。”

    “你是上灵道的人?”邱言能从对方身上察觉到淡淡的杀意,但身处青昌县,他有不少后手,倒也没有太多顾忌。

    “这个名字,我不能随意说出,”持剑男子点了点头,居然直接承认了,“我这次过来,就是要告诉你,这两年的平静生活即将终结,你若不能在短时间内迅速提高修为的话,就要有所觉悟,如果不想死,不妨跟紧马阳,不然的话,我就只能亲自出手,取你的性命了。”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不过,即便你寄身在马阳身边,也只是拖延罢了,等到马阳寿元耗尽,一样还要面对,这一点,你最好记清楚了。”

    邱言听了,眉头越皱越紧:“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我名为席云,至于身份,再过不久,你就会知道了,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算是为了感谢你,若不是你,我也不会有这两年的自 yóu,况且你一旦死了,我也活不了多久。”

    他正说着,忽然面色一变,抬手捂头,整个人颤抖了一下,手上的那把剑嗡嗡作响。

    “嗯?”见到这一幕,邱言微微眯起眼睛,暗自凝神,浑身筋骨绷紧。

    “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突然,对面那人又说了一句,接着腾空而起,一脚一脚踩在城墙上,节节拔高,转眼攀到了墙顶,一个翻身,就此离去。

    “席云?”

    咀嚼着这个名字,邱言紧锁的眉头并未解开。

    “这人也是上灵道的?可为何会来通风报信?他身上散发出的杀意真实不虚,莫非是个陷阱?”

    思索中,邱言漫步而回,此时,马家院外的兵卒已经散去,但聚拢过来,想要看个热闹的人群还未完全散去,依旧有人三三两两的站在街头巷尾,议论交谈。

    邱言并未理会,径直穿过人群入了院子,正好看到正在收拾香案的沈为生。

    “你来了。”

    沈为生看到邱言,笑着招呼,这在两年中,邱言时常过来,帮着马阳整理书册归类,早就和沈为生相熟。

    “听说有圣旨下来,不知是怎么回事?”邱言也不绕圈子,直接就问了出来。

    沈为生回道:“算不得圣旨,只是口谕,正式的圣旨,要等老师回了东都老家才会下达。”

    “老相国要走了?”听了这话,邱言先是疑惑,跟着就了然,这两年来,马阳虽一心整理史籍,但要说不愿再回朝堂,那是假的。

    自朝堂上,黑面王相公得势后,先后颁布的几套新法,连青昌县都有波及,有好有坏,但总的来说,却威胁到了秀才、举人、士绅、富户等人的利益,因而带来了一些乱象,马阳对此表现出的,便是不满和反对,现在皇帝下达口谕,这位老相国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你先去书房吧,老师正等着你呢。”沈为生收拾了一下,便催促起来。

    邱言点点头,朝着书房走去。

    这书房他早就来过多次,从第一次拜访之后,马阳就时常让他过来帮着整理书册史籍,偶尔也会和他交谈,谈古论今。

    推开书门,入目的是一排一排的书架,绕过几座,邱言便在层层书册中,看到了那个苍老身影。

    和两年前相比,老人咳嗽的更厉害了。

    等他咳嗽完了,这才招呼邱言过去。

    “听说老相国要走了?”邱言行了礼后,坐在对面。

    “不错,”马阳点点头,看了邱言一眼,“收拾一下,三天后就走。”

    “那学生就在此恭喜老相国,能重回朝堂,施展抱负。这两年来,得益于老相国之力,青昌县城平静了许多。”邱言此话一语双关。

    “治标不治本。”马阳却摇了摇头。

    二人说着话,不知不觉间时间流逝,天色渐变,邱言见时候不早了,就起身整理起马阳写好的手稿,他这次过来,本就是这个目的。

    等到了午时,马阳留邱言在家吃饭,待得饭后,邱言又忙活了一会儿,将稿子整理好了,马阳便点点头,道:“你过几日要上考场,道试自是不在话下,想来今年的秋闱也会参加,只是科举并非只要有才学就能如愿,乡试还好说,会试怕是会有些麻烦,也是我连累了你。”

    说着说着,话题就落到了邱言的身上。

    邱言知道马阳这番话的含义,眼下王相公得势,推行变法,也推行自身学问,之前的恩科所考科目就有所变动,涉及到了变法的内容,而今正科,变法推行了两年,只会变本加厉,这也使得朝堂上有了党政的苗头,士林中,有了新旧两党的说法。

    黑面相公推行变法,自是新党,但凡反对的,就被归为旧党,马阳因反对变法而遭贬,当然是旧党。

    邱言和马阳有了交情,在他人看来,就是偏向于旧党的了,若被人有意做文章,主持科举的新党成员会如何做,着实耐人寻味。

    “不妨事。”邱言却不放在心上,他求科举,本就不是求得位列朝班。

    马阳笑道:“坦荡无惧,这是好的,但无论如何,我不能不做表示,三日后,我便动身,这屋里的书籍便由你保管,三个月后,我再派人来取。”

    “嗯?”邱言听了,面色一变,露出喜意,他也不客气,直接就起身作礼,“如此,学生便谢过老相国了。”

    马阳只是道:“何须客气,这两年你帮我整理书册,出力不少,就算没有这些事,我也不可能当做没看到,鬼神之事,虚无缥缈,我不便插手,最多引导教化,但科举是正途,些许提点自是无妨,只是还须你自己努力,心正践行,不然也是枉然。”

    邱言点头应下,相处了这些时日,邱言也大致摸清了,这位大儒确实从未修行,身子骨已是垂垂老矣,之所以能做出非凡之事,是因为读书养气,将性道修透了,却不去出窍,反而和民望结合起来。

    民望在身,念头一动,万念先行,一人等同万民,但面对修为有成的老妖,被其近身,一样会陷入凶险。

    与人相交,久而敬之,近则不逊,远之则怨,邱言自是没打算让自身之事波及他人,以至于再结因果。

    又说了两句,县太爷董秋带着人上门拜访,邱言见了,便起身告辞:“三日之后,再来给老相国送行。”

    从马家院子出来,邱言隐约感到城中有种诡异变化,似乎多了些蠢蠢欲动的气息。

    “老相国一走,青昌城的秩序就要崩溃,再陷多事之秋,而且……”

    邱言边走边想,快到自家院子的时候,忽的听到一阵吵杂声响,就见门前一队人马,为首的却是曾经的陈府管事,现在的宋家大老爷,宋玉。

    当然,邱言还记得对方的另外一个名字——

    宋奴。

    ps:感谢书友“高阳之裔”、“生命的惊叹”、“a;sdlkfj;”和“郡主剑”的打赏!

    感谢在这一周里投三江票的朋友,虽然最后没能进前五,不过名次依旧靠前,这个票要每天领取、并写上10字以上的评语,非常繁琐,感谢诸位能不厌其烦的支持!谢谢!

    ;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