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九十章 道城隍?
    远宁城。

    作为一府治所,依旧人来人往。

    在城南的一处街角,立着一座不起眼的、矮小神祠。

    这座祠堂占地不大,里面的布置也很简陋,门外无香坛,进了门就是神台,台上立着一座半人高的泥塑神像。

    此时,邱言的神灵尊,正寄身于这座神像里,吞纳着神台上的香火。

    尊神躯之内,光辉灿烂,九百九十九颗神力星辰层层叠叠,以核心符篆为中心,缓缓旋转,宛如霍霍生光的水中漩涡。

    星璇。

    这是六品神祇的特点之一。

    邱言自登位六品,至今已有两个年头,这两年来,借着书生分身的缘故,每日里都有大量的民愿自魂中洞汇聚过来,凝聚成星辰,他的神力越发充沛、深厚。

    两年的功夫,几乎抵得上其他神灵几年、十几年的积累,只是随着神力日渐增多,终究还是到了瓶颈,在凝聚出第九百九十九颗星辰后,那第一千颗就无论如何都难以凝聚出来了。

    这让邱言意识到,六品神祇能积累的神力是有极限的,经过了一番推测,他亦得出了七品神祇的极限,应是九十九颗神力星辰。

    隐约间,邱言有种感觉,这神力的瓶颈,似乎与他加入神司有关。

    不过,虽然难以诞生出新的神力星辰,但汇聚过来的民愿并未浪费,而是转而凝聚已有星辰,让神力越发精粹、凝聚、厚重。

    神力深厚,神祇的威能和神通越发强大,对城中民众的影响和干涉也就逐渐加深。

    这座神祠便是在这种情形下建立的,不过在这出力最多的人,却是李波、王巧儿等人。

    自被邱言教训后,他们几人还有报复的心思,但没过多久就夜夜噩梦,从前做的恶事、欺压的人,反复在梦中出现,所不同是的,他们再也不是作恶、施压的那一方了,而是变成了被欺压的人,如此一来,每夜受难,连个安稳觉都睡不得,发展到后来,甚至都不敢合眼,精力、体力大受影响,精神恍惚,草木皆兵。

    但随后,在无意间,几人中的一人,发现人在灶台旁,竟能让躁动的心灵得到安宁,进而平息恶念,入夜安眠,在这之后,其他人也跟着效仿。

    随着心境安定,恶念随之平息,李波等人的性子居然有了变化,不再作恶,反而行善,好事者一打听,才知道几人竟是受了名为“灶王爷”的神祇感化。

    这一来二去,灶神的祭拜终于有了苗头,而李、王等人也都出资立了神祠,虔诚祭拜,让邱言得以搬出城隍庙的壁画,入住一祠。

    如今,安居多时的神灵尊,却是突然心神震动,感到自己和城隍相连的气运正在发生剧烈变动。

    “怎么回事?这气运联系,自我加入神司后,就平静无波,现在为何会变得如此不稳?”

    他正想着,一道圆润之声忽然在心中响起,反复回荡——

    “速来神司大殿!”

    邱言对这声音并不陌生,知道是属于远宁都城隍的。

    对于这位城隍,书生分身早就查阅过典籍,搞清楚了“银孝娥”这名字的来历,竟是前朝异姓王银王爷的掌上明珠。

    那位银王爷一生忠义,鞠躬尽瘁,深受万民爱戴,曾挽狂澜于既倒,可惜功高震主,又为jiān臣所忌,终被人害,但其人高义长存,庙宇立于江南,香火鼎盛。

    没想到,这位银王爷的女儿,居然到了剑南道远宁府做起了都城隍。

    心里想着,神灵离苗,顺地而行,当尊到达城隍阴司庙外时,首先看到的,是三道泛光身影。

    三尊神祇。

    不过,三名神祇身上散发出来的波动,却显得有些杂乱。

    神祇能聚合民众念头,身的构成很大一部分介乎能量与精神之间,所以很多时候,神与神之间不需要言语,只需感悟,就能察觉对方状态。

    眼前的这三尊神祇,波动杂乱,这代表着他们神心不宁。

    三尊神中的其中一名,正是与尊关系甚好的城南土地,黄觉。

    他见尊到来,神躯一转,出现在尊面前,面露焦急之色:“情势有些不妙,最好做好准备。”

    “嗯?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城隍大人急急召集诸神?”尊开口问道。

    “还记得两年前,潘府的那件事吧?”黄觉并未开口,而是直接传念。

    邱言点点头,他自然不会忘记。

    接着,黄觉继续传念道:“那日潘府遭劫,有名上灵道的亲传弟子遭难,却一直未能找到凶手,而那日又有神祇插手,如今上灵道终究要来追究了,我与城东土地因所辖关系,难辞其咎,而你与白判作为城隍佐官,负责城内神祇调动,恐怕也会被追究。”

    “上灵道么……”

    咀嚼着这个词,尊并未感到奇怪,对于神祇和修士来说,两年的时间并不算长,凡人报仇十年尚且不晚,更何况是寿元悠长的修士?

    同时,他亦想起之前分身见到的席云,将两件事联系起来,把握到一丝内在联系。

    沉吟了一下,尊传念问道:“这个消息,是从何处得来的?”

    黄觉没有回答,转头看向不远处的白判。

    三尊神祇中的其他两位,正是白判与城东土地,这两尊神祇面色凝重,同时也有种同仇敌忾的意念波动。

    “抿元,这次危机,可不好应对啊,听说……”

    注意到尊的视线,白判传来念头,但未说完,就有股浩然意念降临,四神登时明了,各自收敛心念,神躯一转,都化作青色光芒,入了阴司。

    城隍阴司大殿,阴森庄严。

    披挂着战甲的城隍依旧端坐在牌匾下、屏风前,大殿两旁,座椅分列排开,坐满了神祇。

    待得尊等人显露身形,城隍微微抬头,金属面具的双眼中闪过精芒,似是看了四尊神祇一眼,接着抬手拍了一下惊堂木。

    啪!

    顿时,整个大殿一片寂静,连从各个神祇身上不时泄露出来的民愿念头都被一股莫名之力约束起来。

    跟着,就听城隍开口,圆润之声在整个大殿回荡起来——

    “道城隍即将降临,诸位且安心于此等待。”

    说话间,她朝尊看了过去。

    ………………

    “道城隍?”

    尊与分身一心两体,自是同时知晓了事情。

    “不是说是上灵道要追究么?怎么却来了道城隍?”

    尊归位日久,邱言对神灵的划分也有了一些概念,知道城隍神名虽同,却也有品阶之分。

    大瑞的地方有道府县三级之分,城隍依托于城,自然也有分别,一般的县城为城隍,府治则为都城隍,而在都城隍之上的,便是位于道府的道城隍了。

    “神祇行事,不似凡人繁琐,说是等待,但一坐经年都有可能,这道城隍何日可至,还不好说,只是事情越发复杂了,不过,未尝不是一次机会……”

    他正想着,路过了城中告示,这才看到有人在张贴告示,上面写的东西,是他早就知晓的事情了。

    “还有一个多月就是道试,我两年的积累,都要靠这次考试升华……”

    ps:感谢横川的打赏!

    阅读。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