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帝国 第十七章 废物也是宝贝
    其实看门老头的这番做作,也就是例行公事而已。钢铁厂形式上已经关门了,但在名义上却仍然存在,因为县里没有哪个领导愿意承担关掉一家企业的责任。在这样的情况下,钢铁厂就必须有人看守,结果包括王老头在内的几名老工人就被留下了,作为钢铁厂依然存在的象征。为了这个象征,县里每个月都要保证给他们付工资,一付就是十几年。

        这几个老门卫拿着工资,自然要做点事情,对于像宁默他们这样进来闲逛的年轻人,他们必须要上前盘问几句,以示认真负责。而事实上,钢铁厂四周的围墙已经坍塌了好几处,真有小偷来进厂来偷东西,根本用不着从大门进出。

        打发走了看门老头,秦海一行走进了钢铁厂,开始参观这片工业遗址。

        这是一家占地一千余亩的工厂,建厂之时,由于强调“先生产后生活”,因此没有建立家属区。整个厂区除了车间之外,就只有一幢孤零零的两层办公楼。办公楼的所有门窗都已经被拆走,只留下黑漆漆的洞口。据宁默他们介绍,这幢办公楼的各个办公室里所有的家具也都已经被搬走了,现在其唯一的职能就是作为野猫野狗的栖息地,隔三岔五就有嘴馋的人跑来看看能否打到一只野狗回去开开荤。

        秦海对野狗不感兴趣,因此与宁默等人径直走过办公楼,走向后面的生产区。

        生产区的核心是一座炼铁高炉,旁边的烟囱、热风炉、送料皮带车等一应俱全,构成了一个露天的高炉车间。由于多年的日晒雨淋,所有暴露在外的铁器上都长了厚厚的铁锈,砖头则被雨水侵蚀得坑坑洼洼。

        秦海走到高炉前,抬头向上望了望,又用手敲了敲高炉边的热风管,叹了口气,说道:“唉,可惜了,这么一座高炉就这样报废了。”

        “报废了才好呢?”宁默没心没肺地说道,“听我爸说,当年钢铁厂还生产的时候,全县到处是煤灰不说,县里还逼着所有的单位都要用钢铁厂的产品。他们生产出来的钢材,根本就没法锻造,拿锻机一砸就开裂,简直和生铁没啥区别。”

        “这是技术问题了。”秦海说道,“其实如果改进一下工艺,至少不会弄成这个样子。当然了,这种低效率的小钢铁厂,关掉也是一件好事,留着只能污染空气。”

        “原来咱们全市差不多每个县都有钢铁厂,现在都关得差不多了,留下来的只有北溪市的钢铁厂,我们厂现在用的钢材,主要就是他们生产的。对了,秦海,昨天你不是说他们的钢材质量也不行吗?”苗磊说道。

        “是啊,他们的生产工艺肯定也有问题,所以钢材的品质达不到标准,我们用这样的钢材来生产农具,质量肯定会受影响的。”秦海说道。

        几个人边说边走,又来到了炼钢车间。炼钢车间的情况比高炉车间要好一些,也许是因为车间里还有一些值钱的设备,整个车间的所有门窗外面都焊上了铁栏杆,只剩下大门可以开启,但门上也用小孩胳膊一样粗的大铁链子锁上了,上面的锁头足有巴掌样大,轻易是无法砸开的。

        “这车间里还有炼钢炉吗?”秦海对宁默等人问道。这几个人都是在这片工厂区长大的,对于周围各厂子都有所了解,最起码,宁默连看门老头姓王都知道。

        宁默道:“这个车间我没进去过,我上小学的时候,这家厂子就已经关门了,从那时候起,这个车间就是这样锁着的。不过,我听人说,好像里面还有一些设备,曾经有人想撬开锁到里面去偷电线之类的卖钱呢。”

        “……”秦海无语了。

        再往后还有什么机修车间之类的,由于车间里还有机床设备,所以也都是铁将军把门,秦海等人只能趴在窗口向里面张望一下。那一台台设备上面涂了厚厚的黄油,倒还没有怎么生锈,但积年落下的尘土已经把设备的本色都给盖住了。

        “前面就没什么了,只有这两座小山。”宁默用手指了指前头的两个大土堆,对秦海说道。

        “这怎么会有两座小山呢?”秦海奇怪地问道,那两座土堆颇有一些规模,的确可以用小山来形容了。土堆上长满了野草,还有几棵不算大的树。

        苗磊解释道:“这两个土堆是钢铁厂生产的时候留下的。这边这堆是铁矿石,都是过去从山里拉来的。那边那堆就是矿渣,十多年留下来的。因为堆的时间长了,就长满草了。”

        “哦?”秦海心念一动,“我们去看看吧。”

        秦海说想过去看,几个小伙伴自然没什么意见。其实他们每天下班之后也是游手好闲,到处转悠的。当然,如果没有秦海在这里,他们可没兴趣去看那一大堆矿渣,那是他们小时候玩捉迷藏的地方,现在都这么大的人了,谁还会到这种地方来玩。

        秦海快步走到那堆矿渣的跟前,从地上拣起一块,仔细地端详起来。

        高炉炼铁留下的矿渣,是一种多孔块状物,拿在手上还有些毛毛草草的,一不留神甚至可能会划伤手掌。秦海借着夕阳的余光认真地看了一会,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对宁默等人问道:“这些矿渣在这里堆了很多年了吧?”

        “可不是,从有钢铁厂就开始堆了,等钢铁厂关门了,这些矿渣就留在这里了。”宁默答道。

        秦海又问道:“这么多年,就没有人想着要把这些矿渣清理掉吗?”

        苗磊道:“谁乐意出钱来清理它们?我记得有一年好像有个单位说想拉这些矿渣去铺路,后来发现这些矿渣太硬了,没法砸碎,后来就不要了。反正现在钢铁厂也关门了,这些矿渣就这样扔着了。”

        宁默倒是从秦海的神情中看出了一些什么,他试探着问道:“怎么,秦海,你觉得这矿渣有用?”

        秦海笑笑,说道:“我现在还不能确信,不过,就咱们北溪市的矿产资源分布情况来说,铁矿不是咱们最主要的资源,反而是与铁矿伴生的那些稀有金属是更值钱的。平苑钢铁厂只炼铁,不提取稀有金属,所以那些伴生矿都应当留在这些矿渣里了。”

        “你是说,这些矿渣能够提炼出你说的稀有金属?”宁默追问道,秦海说的“值钱”二字,把他给吸引住了。

        秦海道:“我说了,我现在还不能确信。如果我的判断没错,这些矿渣的价值,比钢铁厂炼出来的钢铁要值钱百倍。这件事你们千万不要说出去,另外,你们多留点心,如果有人要处理掉这些矿渣,你们千万要告诉我,我们想办法把它们留住。”

        三个小伙伴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有了一种莫名的兴奋。宁默问道:“秦海,你是说,你有办法把这矿渣里值钱的东西提炼出来变成钱?”

        秦海道:“现在还不行,要提炼这些稀有金属,需要有高炉,还要有大功率电炉,这差不多是一家中型冶炼企业的设备要求了,凭咱们四个,现在还做不到。”

        “那有什么用?”宁默有些泄气了,他还以为秦海能够像做淬火那样,随便弄个小煤炉子就把稀有金属炼出来,如果需要一家中型企业才能办到,这与他们几个人有何相干呢?

        秦海拍拍宁默的肩膀,说道:“胖子,不想当厂长的锻工不是好胖子,你难道就没有想过等挣了钱开一家厂子,自己当厂长吗?”

        “我看是没希望。”宁默自暴自弃地说道,“不过,秦海,我倒是觉得你有可能当老板呢,你这么大的本事,而且还有经营头脑。对了,如果你当了老板,我们都到你的厂子里去当个中层干部好不好?”

        “对,我们当个车间主任就够了。”苗磊和喻海涛也都凑趣地说道。

        “相信我的话,一切皆有可能。”秦海说道,他看看天色渐渐转黑,再在这荒芜的厂子里转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便说道:“走吧,咱们回去吧。回去之后,咱们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C

材料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