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帝国 第四十一章 到底是多少亩
    秦海一走就是四五天,杳无音讯。宁默等人不知道秦海到底是干什么去了,一个个望穿秋水,简直像是思念初恋的情人一般。

        在这几天时间里,萧东平也在焦急万分地等待着永丰农场那边的试验结果。掐指算算,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周,按每天100亩左右的耕作速度,700亩的测试边界应当已经达到了。

        “叮铃铃铃……”

        供销科的电话骤然响起,萧东平一个箭步扑上前,抓起了听筒,心里拼命地祈祷着:应该是老花的电话了,千万别是那些狗屁乡镇企业的业务电话啊!这几天,这些骚扰电话被萧东平骂了无数回了。

        “喂,哪位!”萧东平对电话里问道。

        “老萧吗,我是花国英啊。”电话里终于传来了萧东平朝思暮想的声音。

        萧东平这一刻都差点要哽咽了:“老花,你总算是来电话了,试验结果怎么样?过700亩了没有?”

        “过了过了。”花国英在电话里哈哈笑道。

        “阿弥陀佛!”萧东平下意识地念了句佛,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怎么样,老花,你通知林安宝没有?有没有让他准备好酒席,等我过去开宴?”萧东平心情大好,对着电话大声问道。

        花国英道:“老萧,你先别急啊,还有一个情况,你听完恐怕就没那么得意了。”

        “什么情况?”萧东平心里咯噔一下。

        花国英道:“你记不记得,咱们这个试验是用两种刀片试的,一半是你们的刀片,一半是红星厂的。”

        “记得啊,怎么……”萧东平知道问题出在哪了,狗日的林安宝给他自己上了个双保险,衡量青锋厂刀片质量的时候,不但用700亩这个标准,还要用红星厂的刀片来作为对比。听花国英的意思,应当是说青锋厂的刀片虽然用过了700亩,但终究不及红星厂的刀片,人家的刀片还没磨坏,青锋厂的已经磨损完了。

        “这我不管,我和林安宝赌的是我们厂的刀片能不能用到700亩,谁和红星厂去比了。”萧东平争辩道。

        花国英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见证人,你们的赌注是什么,我可管不着。这样吧,刀片的试验已经做完了,你抓紧时间到红泽来。不管是老林请客,还是你请客,反正这桌酒我是喝定了。”

        “当然是林安宝请客,这是说好了的事情!”萧东平强调了一声,然后扔下电话,跑到财务科去开条子借款,然后杀奔红泽。

        农资公司门市部的经理林安宝也接到了花国英的电话,他当即就打算去验看试验的结果,被花国英在电话里婉拒了。花国英表示,作为一个公证人,他必须在打赌双方同时到场的情况下,才能展示试验结果,如果让林安宝先看了,万一萧东平不认账怎么办?

        “你们两个都是做买卖的,奸诈狡猾,我这个农民可不能上了你们的当。”花国英这样对林安宝说道。

        林安宝只好呆在门市部等着萧东平了,幸好平苑离红泽也没多远,中午之前,萧东平就气喘吁吁地赶到了。

        “哎,老林,你怎么没在饭店等着,酒席预备好了没有?”萧东平一见林安宝,便用惊奇的口吻问道。

        林安宝也不客气,反唇相讥道:“不会吧,明明是你输了,应该你请客才对啊。”

        萧东平道:“老花在电话里已经说了,我的刀片用过了700亩。只要我们的刀片能够用够700亩,你就请客,这是不是你说的?”

        “这地和地也不一样,老花故意放水,挑了好地来试验,过了700亩有什么了不起。你们的刀片都磨没影了,人家的刀片还崭新的,你也好意思叫我请客?”林安宝耍赖道。

        萧东平恼了:“林安宝,你编故事也编圆一点好不好,什么叫我们的刀片磨没影了,你听谁说的。”

        “管他谁说的,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看看就看看,我就不信红星厂的刀片能比我们的强到哪去!”

        两个人一路吵着,来到了永丰农场。花国英已经带着一辆吉普车在农场门口等着他们了,一见二人到来,便招呼他们上车,然后直奔大田而去。

        “老花,我就知道你和老萧交情好,故意放水。你说说看,你是不是专门挑了700亩软地来耕,才让青锋厂的刀片勉强过了700亩?”林安宝在车上又继续对花国英发难。青锋厂的刀片能够耕过700亩,实在大出林安宝的意料,他明知花国英不是那种会作伪之人,但还是要在嘴上讨讨便宜。

        花国英的态度却是异常地好,对于林安宝的责难,他并不争辩,只是连连点着头,说道:“你们不要急,是什么地,到了地头一看不就知道了吗?”

        萧东平没有再说什么,他心里也是窝着火。自己的刀片终究是技不如人,虽然700亩的标准达到了,可是林安宝随便玩个花招,就让自己难堪了,这实在是太闹心了。如果……如果……唉,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呢。

        吉普车来到地头,一架旋耕机已经从地里拉出来,放在路边上,等着他们三个人鉴定。花国英带着林安宝、萧东平从车上下来,走到旋耕机旁边,对操作员问道:“什么情况,你向这两位领导介绍一下吧。”

        “是!”操作员答应一声,走上前去,说道:“二位领导请看,这是上次花场长让我们做试验的旋耕机,上面一共使用了两种品牌的刀片。试验一共耕了734亩地,其中一组刀片出现了较为严重的磨损,已经不能继续使用,所以我们就停止实验了。”

        “听到没有,听到没有,是734亩!”萧东平像只好斗的公鸡一样,对林安宝喊道。

        林安宝的脸色有点难看,他走上前去,看了看旋耕机上的刀片,对操作员问道:“你们试验的地块,和其他的地块有什么区别吗?”

        操作员道:“没有区别。”

        “听到没有,听到没有,根本不是什么软地,就是普通的地块!”萧东平又逮着了理,准备乘胜追击。

        林安宝道:“老萧,你高兴什么,你来看看,你们的刀片磨得都没刃了,人家的刀片还好好的呢,你们跟人家比就是差得远。我估摸着,这应当是机耕手的技术比较高超,刀片磨损低。如果全部用红星厂的刀片,没准1000亩都耕下来了。”

        “你就吹吧!”萧东平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去,也俯身看了看两种刀片。的确,其中一种刀片的刃已经磨秃了,到了需要更换的水平。而另一种刀片倒也没有像林安宝说的那样,是什么好好的,离磨秃也就是差着一点点,最多再有几十亩的寿命而已。

        “老林,你有点常识没有,就这样的刀片,最多再耕50亩,肯定就全磨没了,寿命根本了800亩,还什么1000亩,你可真能吹啊。”萧东平不屑地说道。

        “就算800亩,也比你们这700亩强。”林安宝道。

        “我们是734亩好不好?”

        “那是老花放水了。”

        “老花,你来说说,是放水了吗?”萧东平转头对花国英问道。

        花国英走上前来,呵呵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可真有意思,情况都没弄清楚,就先吵开了。我电话里故意没有说明白,就是想看你们俩的笑话呢。”

        “笑话?什么笑话?”林安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萧东平愣了一秒钟,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蹲下身,也不嫌脏,伸出手拼命去擦着旋耕刀片上的泥迹,擦了一个又一个,等他擦到第五片的时候,不由得哈哈狂笑起来了:“哈哈哈哈,老子太特莫高兴了,林安宝,你小子也有今天啊!”

        “什么意思?”林安宝被萧东平给笑毛了,他跟着萧东平蹲下身,探头一看,不由得傻眼了。只见在那些尚未磨秃的刀片上,赫然打着青锋厂的标记,而被磨秃的,才是红星厂的刀片。

        “你们这两个傻瓜!”花国英为自己的恶作剧而得意忘形,他笑道:“最傻的是老萧,你们的刀片质量这么好,你连这点自信都没有。我早就发现了,磨秃的是红星的刀片,青锋厂的刀片至少还能用几十亩呢。”

        “什么几十亩,最起码还能用200亩好不好!”萧东平立马把自己刚才说过的话给全忘了,一张嘴就加上了一百多亩的虚头。

        “你刚才自己说的50亩,现在改口来得及吗?”林安宝反驳道。

        “就算是50亩,我们也有800亩了,比狗屁红星厂的700亩强多了……”

        “人家是734亩!”

        “那是老花放水了!”

        操作员在一旁看着两个中年人一转眼就互换了讲稿,像两个没有节操的孩子一般,不禁笑得肚子都疼了。

        C

材料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