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帝国 第五十六章 首长
    秦海这一句外柔内刚的话,让一屋子人的脸色都变了。黄征的脸涨得通红,满是尴尬;黄章才的脸则有些发青,明显是被秦海给惹恼了;秦明华两口子脸色发白,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小海,你怎么跟黄秘书说话的!”宗惠英赶紧训斥儿子,然后又陪着笑脸对黄章才说道:“黄秘书,孩子小,不懂事,你别见怪啊。你说的这个事情吧……”

        “呃……黄秘书,你家小黄能够看上我家小珊,我们觉得很高兴,只是,小珊现在还小,这个时候谈这个事情,怕影响她学习……”秦明华说道。

        黄章才瞪了秦海一眼,倒也不和他计较。在黄章才看来,秦海一来做不了家里的主,二来现在已经是城里人,自己不一定能够唬得住,他要想说话管用,还是冲着秦明华两口子更合适。

        “老秦啊,交个朋友,怎么就会影响到学习了?再说了,小珊是个女孩子,读到高中已经不错了,你还指望她上大学?你家秦海还说了,要去京城上大学,他知道京城是在哪边不?”黄章才贬道。

        “他是乱讲话,黄秘书不要见怪。”秦明华也瞪了秦海一眼,当然眼神里并没有太多的责备之意,然后转回头对黄章才说道:“黄秘书,这个事情,我们的意思是过两年再说,说不定小黄到了机关里面,还能找到更好的呢,到时候我家小珊就不一定能够配得上小黄了。”

        黄章才牛烘烘地说道:“我是替你们着想,现在把亲定下来,小珊就算是我家里的人了。趁我现在在镇上还有点小权力,刘镇长还比较器重我,说不定到时候能够帮小珊搞一个农转非的指标。如果再过两年,万一刘镇长高升了,我跟到县里去,再想照顾镇里的事情,就不那么容易了。”

        “这样啊……”秦明华虽然一肚子不乐意,但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反驳对方了。对方是镇里的干部,儿子又是在省军区当兵、极有前途的人,能够看上自家女儿,也算是垂青了。自己推三推四,实在说不过去。

        可是,自己明明对这黄家没啥好感,加上女儿也才16岁,不到谈亲事的时候,这时候答应对方这桩婚事,岂不相当于把女儿害了?

        “你们考虑一下吧。”黄章才知道这种事情也不是能够马上确定的,他今天带儿子上门,相当于打一个招呼,下一步的事情还可以继续往下谈。他站起身,说道:“我还有事,明天要带黄征到县里去见见几个领导,就不在你们这里呆了。”

        “吃了饭走吧?”秦家夫妇象征性地挽留着。

        “不了。”黄章才头也不回地往外走,走过秦海身边的时候,他拍了拍秦海的肩膀,说道:“秦海啊,当了工人就是不一样,不过,工人和干部还是有点差别的,好好干,争取能够搞个以工代干。”

        秦海呵呵笑着,也没有多说什么,黄章才的话透着一种优越感,但毕竟是好意,他也不便顶撞对方。

        黄家父子走出秦家,却见院子外面闹闹哄哄的,像是许多人在围观什么一般。两个人往外走了两步,才看到了秦海停在门外的吉普车,秦珊、秦玲两个人像护雏的母鸡一般,一边一个,在阻拦着众人抚摸那吉普车,而众人则围在旁边,议论纷纷,言语中充满了艳羡之意。

        “哪来的吉普车?”黄章才一愣,下意识地问道。

        黄章才当然不是没见过吉普车的人,但一辆吉普车出现在村子里,毕竟是一件值得关注的事情。这年月,能够坐上吉普车的,非富即贵,他作为镇上的干部,怎么能不及时掌握这方面的信息。

        “是我哥开回来的!”秦玲得意地喊道。

        “你哥,秦海?”黄章才面有惊讶之色。

        更惊讶的是黄征,看到吉普车的那一刹那,他就有些失神。往前走了两步,仔细观察一番之后,他回过身来,看着秦海,眼神里已经有了几分敬畏之意。

        秦海冰雪聪明,从黄征的表情上便悟出了其中的奥妙,他笑着走上前,对黄征问道:“黄征,认得这车吧?”

        “这这这……这车是……你开回来的?”黄征说话都有些磕巴了,他原本就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遇到事情更是慌张。眼前的这件事,让他一下子就懵了。

        秦海开回来的这辆吉普车,虽然已经换上了地方牌照,但在车子的几个不起眼之处,还保留着部队上的暗记。黄征作为省军区警卫连的士兵,平时对于这些暗记就是非常注意的,因为只有熟知这些暗记,才能避免别有用心之人伪造军车、通行证之类的东西混进军营。

        从这些暗记上,黄征认出这辆车属于省军区司令部,这不是寻常人就可以开出来的车。如果排除秦海偷车的嫌疑,那么只有一种解释,就是秦海与司令部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

        秦海不知道暗记的事情,但他能够猜出,黄征一定是认出了这车的归属,而且很明显对于自己产生了畏惧感。认识到这一点,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狐假虎威的机会。

        “这车是岳司令亲自调给我的,是你们那个葛排长给我挑的车,我的车证是作战处的朱处长给我弄的。老朱,朱崇武,你认识吧?”秦海像报菜名一般把自己认识的几个人都说了出来。

        “呃……认识。”黄征彻底蔫了。

        “那么,小黄,你还有什么疑问吗?”秦海牛烘烘地问道。

        “没有没有,首长,你有什么指示?”黄征被秦海唬住了,他不知道秦海到底是什么来头,但能够用这样的口吻说出岳司令、朱处长的名字,又能把司令部的车开出来,这样的人肯定是有一定级别的。在警卫连当兵,他别的没有学会,管人叫“首长”是习惯成自然的。秦海一句“小黄”出口,黄征立马就矮了三分。

        “首长?”黄章才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大,他看看站得笔杆条直、满脸恭敬之色的儿子,又看看谈笑风生的秦海,脑子里变成了一团浆糊。

        “不要这样叫……注意保密。”秦海压低声音对黄征吩咐道,“我的身份,你知道就行了。”

        “是!”黄征乖乖地答应着,心里还在嘀咕着:你的身份,我也不知道呀……

        “呵呵,黄秘书,小黄在部队表现还是不错的,下次我遇到部队首长的时候,一定向他们举荐举荐。”秦海摆平了黄征,随即换了一副上位者的嘴脸,向黄章才打着哈哈。

        黄章才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也不敢造次,只能尴尬地应付着,拉着儿子匆匆忙忙地走了。走出去老远,他才小声地向黄征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叫秦海首长?”

        “他可能真的是我们的首长。”黄征讷讷地说道。

        “什么!他不是一个工人吗?”黄章才惊道。

        黄征把吉普车的事情说了一遍,又把岳国阳、朱崇武、葛东岩等人的情况也简单说了说。要论起来,他对这几个人的了解,甚至还不如秦海,只是知道后两位都是岳国阳面前的红人,是在省军区有些地位的。秦海既然能够说出这几个人的名字,想必是与他们有些关系了。

        “嗞……”黄章才捂着腮帮子,感觉到牙痛了。回想起刚才秦海的狂妄,再结合儿子的叙述,他觉得其中似乎真的有什么不对。

        “他怎么会混到部队去了呢?”黄章才自言自语地嘀咕道。琢磨了好一会,他还是理不清头绪,只能对黄征叮嘱道:“黄征啊,秦家的事情,咱们先不要去碰了。改天爸提点东西到秦家去走动一下,搞好点关系。秦海不是说了吗,他会在首长面前举荐你,说不定是真的呢。”

        “嗯,我知道了。”黄征赶紧点头。

        不提黄家父子如何心怀忐忑,黄征那一句“首长”,也让秦明华感到了吃惊。看着黄家父子走远,秦明华赶紧把秦海拉到一边,问道:“小海,刚才你跟黄征说什么了?他为什么叫你首长啊?”

        秦海笑笑,道:“我在技校学了点技术,正好部队上遇到个技术上的问题,我就去帮了他们一点忙。部队首长很客气,他们省军区的岳司令亲自请我吃了饭,还借了这辆车给我用。你说,黄征见了我,是不是该叫首长?”

        “岳司令……”听到这些,秦明华一时间也懵了,看着儿子的眼神里分明多了一些什么复杂的东西。

        秦海不打算与父亲多探讨这个问题,因为再探讨下去,难免会有一些无法自圆其说的事情。他扭头对两个妹妹喊道:“小珊,小玲,想不想坐车子,哥带你们兜风去。”

        “想!”小妹妹秦玲首先喊了起来。

        “哥,你这车怎么这么脏啊,都是煤灰……是不是爸爸坐你的车回来,弄脏的。”秦珊岁数大一点,考虑问题更为周到,“要不,我帮你擦擦这车吧?”

        “不用擦,咱们开到河边上洗洗去。”秦海说道。

        “好,我去拿脸盆和抹布!”秦玲说着,一溜烟就跑了。

        C

材料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