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帝国 第六十三章 到敌人后方去
    娄福翔尽了最后的一点地主之谊,让厂里的小车把宁中英和秦海送到了最近的公交车站。这种市郊的公交车上乘客不多,宁中英和秦海找到两个挨着的座位,坐了下来。

        “他妈的,这个姓娄的一贯就是个两面派!”公交车开动之后,宁中英愤愤地对秦海说道,“我早就知道,来找他帮忙肯定是没有结果的。”

        秦海不以为然地说道:“各人自扫门前雪,他这样做,也是正常的。”

        宁中英道:“他说他们签了日本的刀片,可是日本的刀片明显比咱们的刀片贵得多,他完全可以向那些国营农场介绍一下咱们的刀片,也就是多句话的事情,没准人家也愿意买便宜的国产刀片呢。”

        “好了,宁厂长,别恼火了。虽然只是多句话的事情,人家与咱们非亲非故,凭什么要帮咱们说这句话呢?”秦海劝解道。

        宁中英道:“都是同行,我们和他们又没有竞争关系,他帮我们一下有什么不行的?当年他去安河省出差,说想买点安河的土特产,到处都找不到,还是我给他买到的。那个时候他说得多好听,说有什么事情到浦江办,尽管找他。”

        秦海笑呵呵地说道:“宁厂长,你也别指责娄厂长了,其实,他已经帮了咱们很大的忙了。”

        “什么意思?”宁中英有些不解。

        秦海也不解释,他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女售票员身边,对她问道:“小姐,我想打听一下,我们要去长德路,该怎么换车?”

        这一声小姐,让刚刚还在嫌弃他们俩是乡下人的售票员喜笑颜开。小姐在那时候还是一个比较稀罕的称呼,很少有人会这样称呼一个普通的售票员。一直遗憾自己是小姐身子丫环命的售票员听到这个称呼,顿时就将秦海引为知己,用她职业生涯中从未有过的热情与耐心,向秦海介绍着前往长德路的换乘线路:

        “……你下车以后面前就有105路车,不过你不要坐105路车,你往前走不到100米,坐107路,这样可以少花5分钱的……”

        “多谢多谢!哎呀,这年头,像你这样又漂亮又热心的售票员真的很少见了,如果我是记者的话,我一定会为你写一篇稿子,标题就叫最美售票小姐。”秦海用他那久经网络考验的油嘴滑舌恭维着,略有几分姿色的售票员早已笑得像狗尾巴花一样灿烂了。

        “你又搞什么名堂去了?”秦海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宁中英略有几分不满地问道。据他这些天的观察,他发现秦海这个小伙子别的都挺不错,就是在与女性打交道的时候,显得太过于随便了。

        秦海道:“我打听了一下长德路怎么走。”

        “长德路是什么地方?”宁中英奇怪地问道,他们的行程安排中,并没有这个地址,他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地址。

        秦海道:“长德路有个长德宾馆,福冈会社就在那家宾馆。”

        “福冈会社?”宁中英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秦海道:“刚才娄厂长给我们看的那份资料上,就有福冈会社在中国的联系地址,我趁他没注意,就偷偷记下了。”

        “你想去找福冈会社?”宁中英又问道。

        “是啊?”秦海点头道。

        “你找他们干什么?”宁中英好生诧异。

        秦海道:“这叫到敌人后方去。丰禾厂不是只买日本人的刀片吗?我想去问问日本人,他们想不想买咱们的刀片。日本可没什么地方保护,谁的东西物美价廉,他们就买谁的东西。”

        “你打算把刀片卖给日本人?”宁中英简直不敢相信了,这得是多么疯狂的一个念头啊。

        在那个年代里,能够从中国卖到日本去的商品只有两类,一类是矿产品和农产品,另一类就是中国特色的民间工艺品。从来都是中国从日本购买工业品,而秦海却想把工业品反卖到日本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幸好,带秦海出来的人是宁中英,而不是项纪勇。如果是项纪勇的话,秦海说出这番话的同时,就会被劈头盖脸地训斥一番了。宁中英自己就是一个胆大包天的人,虽然他还不知道秦海到底打算如何把刀片卖给日本人,但既然秦海有这样的勇气,他也愿意陪着秦海疯一把。做生意就是这样,没有点胆量,怎么可能在市场上脱颖而出呢?

        两个人换了几趟车,来到了长德路。长德路不算很长,他们走了几步,就找到了长德宾馆。这是一家涉外宾馆,客房是几幢四层的小楼,坐落于一个环境优雅的小院落之中。福冈株式会社刚刚进入中国不久,还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目前正租住在长德宾馆的长包房里,这个情况是秦海在娄福翔提供的资料上看到的。

        “干什么的!”

        两个人刚到小院门口,就有戴着红袖箍的门卫气势汹汹地迎上前来,双手摊开,做出一副乡下人赶鸡的样子。由于是夏天,宁中英和秦海两个人的穿着都有些随便,宁中英穿的是一件皱巴巴的的确凉衬衣,秦海索性则只有一件圆领T恤,看起来实在不像是能够出入涉外宾馆的样子。

        “我们找西楼325房间的福冈会社。”秦海直接报出了福冈会社的房间号。

        门卫上下打量了秦海一番,质问道:“你们找福冈会社干什么?”

        “我跟你说,你懂吗?”秦海笑吟吟地刺了对方一句,他知道,对方只是一个门卫,还没有胆量替住在里面的客人赶走访客。他越是这样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对方就越不敢过于造次。

        果然,门卫被秦海的底气给唬住了,他讷讷地说道:“你不说理由,我是不能随便放你进去的,谁知道你们是来干什么的,这院子里住的全是外宾,你们惊扰了外宾怎么办?”

        秦海用手指了指门卫室的电话,说道:“你给他们拨个电话吧,拨通之后我来说。”

        “你来说?人家日本客人都是说日本话的,你会吗?”门卫问道。

        秦海道:“这你不用管,你只管拨电话就是,耽误了客人的事情,你负得起责任吗?”

        门卫摸不清秦海的底细,又看到站在秦海后面的宁中英看起来有几分干部气质,于是嘟嘟囔囔地走回值班室,拨通了福冈会社的号码。

        听到电话里的应答声,门卫果真把电话交给了秦海的手里,秦海接过电话,用流利的日语对着话筒里说道:“你好,是福冈会社吗?我是一家中国农机制造商的销售代表,想和你们谈一谈旋耕刀片的事情,你们方便吗?”

        “哦?你在什么地方?”电话那头的日本人有些惊讶,他在中国办事处工作已经有一年时间了,还没有遇到过日语说得如秦海一般流利的中国人。仅凭这一口日语,他就已经对秦海产生了兴趣。

        “我在宾馆的门口。”秦海答道。

        “我马上出来。”对方说道。

        不长时间,一个穿着西服、中等身材的日本人就从院子里走出来了。走到宾馆门口,他左右张望了一下,发现门口除了门卫之外,就只有秦海和宁中英二人。他犹豫了一下,便径直向秦海走来。

        “不好意思,请问刚才是您给我打电话吗?”日本人用生硬的汉语问道。

        “是的,我叫秦海,是安河省青锋农机厂的销售代表,这位是我的老板宁先生。”秦海用日语向对方介绍道。

        “你们好,我叫中村俊,是福冈株式会社的中国区销售主管。宁先生,秦先生,请到里面谈话。”日本人一边向宁中英和秦海鞠着躬,一边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看秦海用如此流利的日语与中村俊交流,宁中英的心里感到了无比的震惊。在此前,秦海还谦虚说自己不懂日语,而宁中英也相信他的确不懂日语。可是一转眼之间,秦海就已经能够用日语呱啦呱啦地把一个正宗日本人给说得拼命鞠躬了,这是不懂日语的人能办到的吗?

        这小子身上到底藏了多少秘密啊!宁中英一边感慨着,一边强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在秦海的后面,随中村俊走进了长德宾馆。

        在他们的身后,门卫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好半晌才骂了一句:娘的,会说日语的人,居然也穿得这么狼狈!

        ————————————————————

        继续求梦想杯的票,对于高V来说,这个票是每天有一张的,初V是每周一张,大家时不时去搜搜看。

        解释一下,这个梦想杯进入决赛是有奖金的,而且据说十分丰厚,抵得上橙子好几个月的稿费钱。而投票对于读者又是不花钱的,惠而不费的事情,所以就要请大家多帮忙了。

        现在橙子在总榜上是第七名,还要继续努力。

        C

材料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