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帝国 第六十七章 值得去冒险
    “小秦,你怎么对马科长说话的!”

        宁中英赶紧出面打圆场了,秦海这家伙在别的时候还挺圆滑的,遇到技术问题的时候就原形毕露了,用这样的口吻对一个比他年长30岁的外厂技术科长说话,这显然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没事没事,宁厂长。”马长峰摆摆手,想对秦海说点什么,一时又觉得语塞。面对着秦海的目光,他不知乍的,竟然感到了一些压力,似乎自己放弃这个齿轮的生产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

        “小秦,我们马科长可是正牌的大学生,本事在系统内都是有名的。”贾雁高在一旁不满地反驳着,“马科长也是经过了反复论证,认为我们厂的技术水平无法达到国产办的要求,这才决定放弃的。”

        “是这样的……”马长峰经过短暂的尴尬之后,开始恢复理智了,他字斟句酌地说道:“小秦,我想你应当知道,粉末冶金不光是有设备就行了,关键在于铁粉的配方,还有成形之后的热处理。我们倒也不是没有这方面的技术,但我计算过了,根据我们的现有技术制造出来的伞齿轮,达不到对方的要求。”

        “没有技术可以开发呀。”秦海说道,“铁粉配方其实并不复杂,国外生产零件有用扩散合金化粉末的,有用雾化铁粉的,也有用非常廉价的普通还原铁粉的,就这个零件的使用工况而言,对铁粉的要求并不高,难点主要是在添加剂方面。”

        “对呀对呀,我也觉得难点是在添加剂上。”马长峰兴奋起来,“你说说看,是什么样的添加剂。”

        秦海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用于烧结钢构件的添加剂,不外乎用于帮助碳化的,比如UF4超细石墨;用于改善切削性能的,比如MnS,还有WS2;还有用于润滑的,比如KL。这些添加剂目前国内还不能完全提供,可能需要进口,外汇的问题能不能解决?”

        “这倒不成问题,浦桑国产化本身就能够节省外汇,所以国产办答应,可以帮助提供一些外汇,用于进口国内稀缺的原料。”赵自然也加入了谈话,他从马长峰的神情中意识到事情可能会有转机,不禁有些心动。

        浦桑国产化,这可是牵动中央的大项目,谁不想在这个项目中小小地露一脸?尤其是在大多数企业都知难而退之后,能够迎难而上的企业毫无疑问将会是受到格外关注的。就算不考虑政治上的好处,能够成为浦桑项目硕果仅存的几家国产化配套厂之一,对于江洲机械厂也能产生极大的广告作用,这样的好事,赵自然怎么能够不上心呢?

        “这些添加剂的情况,你都很了解吗?”马长峰也被秦海的话吸引住了,秦海说的这些概念,他是这两天才从国产办提供的技术资料中看到的,自己也知之不详。听秦海不假思索、如数家珍地说出来,他坚信秦海肚子里是有一些货色的。

        秦海不敢太过于张扬,他摆了摆手,说道:“马科长都不甚了解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很了解呢?不过是过去看书的时候注意过,具体到应用的时候,还得试过才知道。”

        “哦……”马长峰有些失望,不过还是说道:“能够有所了解也不容易了,至少可以让我们少走一些弯路。”

        秦海道:“马科长别急,我说我不了解,不意味着没有人了解。马科长可听说过陈贺千教授?”

        “陈贺千!”马长峰一愣,“我当然听说过,国内搞金属材料,他可是这个。”

        说着,他翘起一个大拇指,意指陈贺千是最牛的专家。

        秦海道:“马科长知道就好,你觉得如果请陈教授出马,能解决这些添加剂的问题吗?”

        “那还用说!”马长峰道,“可是,陈教授承担着多少国家最重点的项目,怎么可能给我们这样一个小厂子提供技术指导呢?”

        秦海笑道:“巧了,前一段时间陈教授到安河省去帮忙解决一些技术问题,我恰好给他帮了点忙,细说起来,他还算欠了我一点人情。所以,如果我出面去请他帮忙,他肯定会同意的。”

        “此话当真?”赵自然盯着秦海问道。

        “我这有陈教授的电话号码,赵厂长要不要拨一个问问?”秦海从包里掏出一个小本子,翻到其中一页,上面果然有陈贺千的名字,还有钢铁总院的通讯地址、办公电话等等。

        “太好了!”赵自然一拍大腿,像这样的东西,当然不可能是秦海事先准备好来哄骗他们的。骗子在那个年代还属于稀有动物,一经出现就被热心群众集体捕杀的。赵自然扭头去看马长峰,对他问道:“老马,如果能够请到陈教授来指导咱们生产,呃……再加上这位小秦同志帮忙,你觉得咱们能有几成把握达到国产办的要求?”

        “我觉得……嗯……起码有八成吧。”马长峰强按着抨抨的心跳,对赵自然说道。

        “好!”赵自然眼睛里冒出一股蓝光,像是奥特曼要变身的征兆一般,“如果有八成把握,我看我们值得去冒一冒这个险。老马,你和小秦同志认真探讨一下,明天咱们再去国产办,好好地教训教训那些崇洋媚外的家伙!”

        “赵厂长,小秦刚才说得对,人家提出严格要求是对的,不能算是崇洋媚外。”马长峰赶紧纠正着赵自然的用词。如果这桌上只有他们本厂的人,马长峰倒不在乎赵自然怎么说,但宁中英和秦海在旁边,马长峰就有一种家丑不可外扬的感觉,这其实是因为他对秦海已经产生出了一种莫名的崇拜感。

        “哈哈,对对,我用词不当。”赵自然从善如流地打着哈哈,然后对宁中英问道:“对了,宁厂长,你们在浦江,住什么地方啊?”

        “我们还没来得及找住处呢。”宁中英说道,“正准备吃过饭就去找。”

        “不用找了,就住到我们那边去。”赵自然霸道地说道,“我们再开一个房间就是了,费用全算在我们账上。”

        “这怎么好意思呢?”宁中英假意地推托着。

        “就这么说定了。”赵自然道,说罢,他想了想,又问道:“对了,小秦同志这样热心帮我们解决问题,我们也不能让小秦白受累。这样吧,宁厂长,你有什么需要我们厂帮忙的事情,尽管说,只要在我能力之内能够办到的,我一定尽力。至于对小秦该如何奖励,我就不插手了。”

        这就是赵自然会做人的地方了,他需要秦海给他们厂帮忙,但当着宁中英的面,他是不能对秦海许以什么报酬的,否则既是不给宁中英面子,又有可能让秦海在自己的领导心中落下一个吃里扒外的印象,不利于秦海的长远发展。

        他承诺给青锋厂提供帮助,然后再让宁中英回去奖励秦海,这就等于承认了宁中英对秦海的所有权,秦海能够从中得到的好处自然也是不会少的。

        当然,如果有可能的话,赵自然甚至想暗中把秦海撬走,引进到自己厂子里去。不过,在那个年代,这样做是不太可能的,一个职工的调动涉及到的环节之多,足以把一个人耗死。

        “都是机械系统的,互相帮下忙有什么了不起的,赵厂长说这样的话就是见外了。”宁中英打着哈哈说道。

        赵自然道:“宁厂长高风亮节,大公无私,我老赵佩服。可是小秦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我们如果不表示一下,可就是欺负年轻人了。我也没法提拔小秦,也没法给小秦发奖金,所以只好拜托宁厂长代劳。宁厂长有什么要求,尽管对我们提出来就是。”

        “对啊,宁厂长,你们有什么需要我们办的,尽管说就是了,我们赵厂长也是一个爽快人呢。”贾雁高在一旁敲着边鼓。

        “既然赵厂长这样坚决,那我就提一个无理的要求,赵厂长如果觉得不合适,只当我没提过,好不好?”宁中英笑道。

        赵自然道:“没什么不合适的,只要宁厂长提出来的,绝对是合适的。”

        宁中英点点头,道:“嗯,那好吧,赵厂长能不能帮忙在海东省帮我们协调一下,给我们青锋厂搞到一些农机订货?”

        “这……”赵自然哑了,他原本想着宁中英大概会请他帮忙弄一些海东的特产,或者照顾一下在海东的什么熟人之类,没想到宁中英一张嘴就是狮子大开口,要求帮忙推销农机产品。

        海东省自己也是有农机制造企业的,在当前的环境下,省里对于农资市场也采取了地方保护政策,轻易不让其他省市的企业进入。不过,什么事情都有余地,如果有人能够在省里说得上话,对外省企业开一个小小的口子,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刚才赵自然与宁中英聊天的时候,光顾着吹牛,忘了打草稿,已经漏出江洲厂与省里关系颇为密切的口风。到了这个时候,他再想说自己无力影响省里的决策,那就是装傻充愣了。在宁中英这样的老狐狸面前,装傻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吗?

        C

材料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