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材料帝国 > 第六十八章 咱们是国营企业
材料帝国 第六十八章 咱们是国营企业
    “呵呵,老宁,你可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

        赵自然悻悻然地笑着,对宁中英的称呼也变成了更为亲昵的“老宁”,这是打算以感情牌来赖账了。

        “看你这个样子。”宁中英用鄙夷的口气骂道,“我又不是让你去犯错误,你刚才说你们海东省经委的副主任是你的酒友,找他开个口,给我们订个一两百万的货算个啥?谁不知道你们海东是全国改革的排头兵,富裕得很呢。”

        “一两百万!”赵自然喊道,“老宁,我这一百多斤交给你了,你拿到市场上去卖,看能不能卖出一两百万来。”

        宁中英道:“三五十万也行啊,我们不嫌少。”

        “不可能!”赵自然咬紧牙关,不为所动。

        “那你说吧,多少?”宁中英直接把球踢给了赵自然。

        赵自然转头看了看马长峰,见马长峰脸上露出几分尴尬神色,显然是觉得自己学术不精,还得去求一个小年轻,以至让领导坐了蜡,所以很无脸见人。赵自然又看了看秦海,秦海还以他一个憨厚的微笑,但那笑容中分明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意思。

        赵自然叹了口气,说道:“唉,你们真是趁火打劫啊,这样吧,我这张老脸也不要了,上经委求求曹主任去。不过,咱们可说好了,最多10万,言无二价。”

        “10万就10万,我先谢过赵厂长了。”宁中英呵呵笑着,答应了赵自然的还价。

        青锋农机厂规模不算大,10万块钱的业务,也够青锋厂吃上一段时间了。宁中英这趟出来,卖了那么多面子,才弄到一单几千块钱的业务,现在凭着秦海三寸之舌,就让赵自然答应替自己去协调一个10万的订单,宁中英已经觉得十分满意了。

        “你算个什么狗屁的急公近义宋公明,我看你是半夜鸡叫的周扒皮!”赵自然笑着对宁中英骂道,骂完,又端起酒杯,说道:“答应你这么大一笔业务,你怎么也跟陪我喝一杯吧?”

        “好说,再喝十杯都行。”宁中英乐滋滋地答应道。

        赵自然说得那么可怜,其实协调一个10万元的农机采购订单,对于他来说并不算太困难的事情。浦桑国产化多少是带着一点政治色彩的大任务,江洲机械厂请邻省的企业帮忙解决技术问题,海东省下一个订单作为回报,有何不可呢?只要招标这事能够办成,他赵自然在省里的发言权立马就能飚升一个台阶,这点小事也就不在话下了。

        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众人话说得投机,酒也自然喝得多了,最后一个个歪歪斜斜地从饭馆里出来,大声谈笑着,走向邻近的招待所。

        第二天一早,大家的酒都醒了,赵自然带来的小秘书乖巧地为大家买来了早点,让大家在招待所里用过饭,然后一行人意气风发地搭上公共汽车,奔向设在浦江市汽车工业局的浦桑国产化办公室的招标现场。

        国产办的副主任杨新宇这一个星期都被严重的失眠症所困扰,他这个毛病是自从两年前浦桑项目启动时落下的。

        在那一段时间里,杨新宇白天陪着德国工程师们考察生产现场,晚上与他们开会讨论合作细节。德国人回去睡觉之后,杨新宇还要组织中方的人员分析德方提出的各种问题,逐个分析哪些是对自己有用的,哪些是需要驳回的。中方团队的人员熬不住回去休息之后,杨新宇一个人还要继续思考一两个小时,让白天的所有细节都在自己脑子里反复过上几遍,方才放心。

        这样没日没夜的连轴工作了半年左右,浦桑项目的一期工程终于启动了,杨新宇稍稍松了口气,但这神经衰弱的毛病却从此与他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寻常工作压力不太大的时候,杨新宇还能勉强睡个囫囵觉。一遇到工作紧张的时候,他就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人也眼看着消瘦下去。

        这一次,围绕着浦桑汽车配件的全国招标问题,杨新宇再次陷入了紧张的工作之中。连续一周的招标会,他几乎每天都要与数以百计的企业进行唇枪舌剑的交锋,各种南腔北调的声音吵得他头疼欲裂,往往是一天的招标工作结束几个小时后,他脑子里的嗡嗡声依然无法停歇。

        如果仅仅是谈判,杨新宇还是能够扛得下来的。让他觉得心力交瘁的是,整整一个星期下来,前来参加招标的数百家企业竟然没有一家愿意接受招标任务。客气的一点的,是要了产品标书,扬言回去再讨论讨论。态度恶劣的,直接就撂挑子,坚决不干了。

        2.7%,这是挂在杨新宇办公室墙上的一个数字,代表的是浦桑汽车目前的国产化配件比例。杨新宇的目标,是在三年之内让这个数字变成70%,而一周的招标会下来,这个数字纹丝不动,像是被焊在墙上了一般。

        “小路,今天预计有多少家企业过来投标?”杨新宇一边揉着脑门,一边懒洋洋地对助手路晓琳问道。

        “杨主任,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接到前来投标的企业的电话。”路晓琳答道。

        “怎么,都被我们给吓回去了?”杨新宇用自嘲的口吻问道。

        “杨主任……其实,我觉得吧,我们是不是应该稍微降低点要求啊?”路晓琳怯生生地建议道。

        杨新宇道:“为什么?”

        “为什么?”路晓琳有些愕然,这不是一个明摆着的问题吗,中国企业的技术水平达不到,中国用户的需求也没这么高,国产办把标准定得这样苛刻,可谓是两头不落好。70%国产化的目标,是已经报送给了中央的,如果到时候完不成,受批评的就是杨新宇,弄不好,他的颇有一些光明的前程也要就此中断了。

        “杨主任,照这样下去,咱们的国产化工作,可能一点都推行不下去啊。”路晓琳委婉地提醒道。

        杨新宇把手从额头上拿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们已经和国外拉开了这么大的差距,如果到现在我们还存着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将就心态,那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赶上发达国家的水平?

        咱们这样一个十亿人的大国,不能没有自己的汽车业,如果从一开始我们就不能严格要求,那么我们的汽车业即便发展起来了,也是毫无竞争力的。”

        “可是……”路晓琳支吾着,想找个理由来劝劝自己的领导,一时又想不出合适的。

        杨新宇继续说道:“关于质量标准的问题,我和狼堡公司的德方技术人员探讨过,他们给我的回答是,狼堡集团的理念是为消费者提供安全、可靠、完全符合标准的汽车,这是双方的合作协议中明文规定的,他们也必须做到这一点,否则,就是失去了狼堡公司的信誉。”

        “德国人……怎么这么较真啊?”路晓琳嘀咕道。

        杨新宇道:“较真就对了,较真才能出精品。人家只是一家私人企业,是为资本家挣钱的,人家尚且能够做到信守承诺。咱们是国营企业,是全民所有的,难道还要降低标准,却坑害消费者吗?”

        “这不叫坑害……”路晓琳知道自己是说不过杨新宇的,她见过杨新宇在招标会上舌战群儒的场景,那份风采甚比当年群英会上的诸葛亮了。

        “可是,杨主任,现在国内的企业都有畏难情绪,不愿意参与投标。有些企业还骂咱们是卖国。这样下去,咱们的任务怎么完成呢?”路晓琳担忧地问道。

        杨新宇道:“不急,等招标会结束,我到几家军工企业去跑一跑,化化缘,让他们伸手帮一把。另外,这次招标会不是还没有开完吗,我就不相信全国这么多地方企业,就没有一家有志气的。”

        他话音未落,门外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就走了进来,对他报告道:“杨主任,来了两家企业,说有意向参与投标。”

        “哦,是什么企业?”杨新宇问道。

        “一家是昨天来过的,是海东省的江洲机械厂。还有一家,听说是安河省的一家小企业,叫青锋农机厂。”工作人员的素质不错,居然能够把两家企业的名字记得一清二楚。

        “农机厂……”杨新宇沉吟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嗯,倒是我忽略了,其实农机系统应当也有一些能够为汽车提供配套的企业的。小路,你记一下,回头我们向农机系统再发一次通知。”

        “是!”路晓琳答道。

        “好吧,现在咱们先去见见那两家企业的人,请他们到大厅会谈吧。”杨新宇用力地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清醒一些,然后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向了招标大厅。

        C

材料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