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帝国 第六十九章 什么技术路线
    “杨主任,我们今天又来了。”

        一见着杨新宇走来,赵自然便赶紧起身,迎上前去,与杨新宇握手,似乎全然忘记了自己头一天离开这里的时候,还是曾经出言不逊的。

        “是赵厂长吧,欢迎欢迎啊。”杨新宇面带微笑地与赵自然握过手,客气地招呼道。杨新宇的记忆力非常好,能够记住许多只见过一面的人,并且准确地叫出他们的姓氏和职务。

        “杨主任,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安河省青锋农机厂的宁中英宁厂长,他也是来投标的。”赵自然又喧宾夺主地把宁中英引见到了杨新宇的面前。

        杨新宇同样与宁中英握了手,表示了欢迎,然后奇怪地问道:“怎么,你们两家是一块来的?”

        “是的是的,我们是兄弟企业,昨天碰巧遇见了,所以今天就一块来了。”赵自然掩饰着说道。

        “嗯,那咱们就开门见山地谈工作吧。”杨新宇说道,“赵厂长,我记得昨天我们曾经探讨过关于伞齿轮制造的事情,你们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们有意参与这项工作。”得到赵自然授权的马长峰上前说道。

        杨新宇看看马长峰,又问道:“我记得您是马科长吧?马科长,昨天你表示你们厂的生产技术无法达到我们提出的技术要求,那么现在你们是怎么考虑的?”

        马长峰面有惭色,推托道:“这个主要是我昨天没有说清楚,我的意思是说,有关的技术要求需要回去再考虑一下。经过我们昨天晚上的讨论,我们初步认为,我们厂有能力、有信心突破现有的技术障碍,提供出达到狼堡公司要求的伞齿轮。”

        “伞齿轮粉末冶金工艺中存在的技术障碍,你们是如何考虑的?”杨新宇并没有被马长峰的豪言壮语所迷惑,他直入主题,希望马长峰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杨新宇本身是一个技术全才,有关汽车生产的所有技术问题他都有所了解,这也是国产办安排他来主持招标会的原因。

        “我们厂前几年引进了一整套的粉末冶金设备,所以在装备方面已经不存在障碍。有关伞齿轮的强度问题,我们准备从两个方面入手。其一,利用多种添加剂与普通还原铁粉混合,在保证成本不幅度提高的前提下,使伞齿轮质量达到指定的工艺要求。其二,探索新的热处理工艺,主要解决光亮淬火、渗碳、碳氮共渗等方面的技术难题。”马长峰侃侃而谈,把头天晚上从秦海那里听来的一些概念全都转售给了杨新宇。

        听马长峰说得对路,杨新宇脸上露出了喜色。对方能够想到这些,而且承诺要解决这些问题,这就表现出了参与国产化工作的能力与决心,这是值得鼓励的。

        不过,虽然杨新宇急于要寻找到国产化配件的供应商,但并不意味着他会病重乱投医,把不符合条件的企业也纳入合作范围。因为如果这样做,非但不能解决国产化的问题,还会因为误导合作企业而带来后续的麻烦。

        在问过马长峰一些问题之后,杨新宇沉吟了片刻,然后说道:“恕我直言,马科长,你说的其中几个关键问题,比如改善切削性能的添加剂选择问题,我现在还没有听到你们成熟的思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打算用一条什么样技术路线来解决这个技术问题?”

        所谓技术路线,往复杂里说,可以是一整套的实验方案。往简单里说,也许就是几个字,比如说引进技术,或者查阅文献,或者其他什么。总之,你需要让别人知道你是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而这个解决问题的思路基本可行、大有希望。

        听到杨新宇的话,马长峰把目光转向了秦海,这个问题只有秦海能够回答,马长峰是无法越俎代庖的。

        杨新宇顺着马长峰的目光也看到了秦海,见秦海一脸稚气的样子,心里存了几分轻视。正待回头继续与马长峰说话,却见秦海向他微微一笑,笑容中透着满满的自信。杨新宇心中一凛:这个小年轻不简单啊。

        “这位是……”杨新宇用征询的语气对马长峰问道。

        “哦哦,他是宁厂长的人,我们和宁厂长这边……呃……”马长峰憋住了,要让老实人说瞎话实在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了。

        秦海上前笑道:“杨主任,我叫秦海,是安河省青锋农机厂的,宁厂长是我的领导。我们青锋厂和赵厂长的江洲机械厂之间,有长期的技术协作关系,经常进行合作攻关,这一次关于伞齿轮粉末冶金的问题,我们和马科长这边也进行了一些技术探讨。”

        秦海一番话说得四平八稳,像是两个厂之间真的一直都在进行技术协作一样。马长峰在心中暗暗感慨,人比人得扔啊,这明明是头天大家商量好的说辞,临到自己头上,就偏偏说不出来。你看人家秦海,年纪轻轻,说瞎话眼都不眨,那神气,要多纯洁有多纯洁了。如果自己不是知道真相,这会肯定也早就相信了。

        杨新宇是不知内情的,听秦海说得这样笃定,倒是挺感兴趣,他连连点头道:“好啊,我们就是应当提倡这种协作精神,你们两家企业,隔着省,还隔着系统,竟然能够保持这样良好的协作关系,非常不容易。年轻人,你们企业对于马科长他们这边的技术障碍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

        秦海道:“杨主任,马科长他们遇到的技术问题,其实在国外是已经解决了的问题。只是如果我们要引进这方面的技术,需要付出大量的资金,对于咱们的国情来说,并不适合。不过,既然国外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就说明这个问题是有解的,只要我们努力,就能够突破,是不是这样?”

        杨新宇微微地点了一下头,表示部分认可秦海的说法。秦海说这个问题有解,这个判断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本身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再费太多精力就没有必要了。但秦海说只要努力就能够突破,这就是一般的套话了,杨新宇要听到的回答,显然不是这个。

        秦海看出杨新宇的心思,他接着说道:“当然,这样的技术难题,仅凭我们企业里的技术人员,一时恐怕是很难解决的。我们的思路是,借助于外脑,尤其是国家顶级研究机构中的外脑,来帮助我们解决这些问题。这叫产学研联动,杨主任以为如何?”

        “这个想法有点意思。”杨新宇笑了,“不过,年轻人,你说的国家顶级研究机构,是指什么单位呢?”

        “比如说,科学院,华青大学,燕京大学,钢铁总院,这些应当算吧?”秦海说道。

        杨新宇道:“这些机构,我们也都尝试着联系过,他们也承担了我们一部分的国产化技术攻关任务。但是,他们自身的科研任务也非常重,像钢铁总院一位在搞材料性能方面很有名的陈贺千教授,前一段时间我们和他联系的时候,总院说他执行重要的机密任务去了,具体什么时候能够结束,还不清楚呢。”

        “陈老师应当是已经回到京城了吧。”秦海说道。

        “你怎么知道?”杨新宇一愣,他说起陈贺千也不过是随便举个例子,秦海居然直接就能够说出陈贺千已经回了京城,这个年轻人不会是在蒙人吧?

        秦海也在暗暗感慨事情的巧合,他昨天拿陈贺千来糊弄马长峰,今天杨新宇居然还主动提到了陈贺千,倒省得他拐弯没角地去解释了。他说道:“杨主任,这其中的情况因为涉及到机密,我也不便透露。不过,我这里有陈老师办公室的电话号码,您这边如果可以打长途的话,不妨跟他再联系一下。”

        “我们也有他的号码。”路晓琳在一旁不合时宜地显摆了一句。她也不想想,他们这里国家部委直属的办公室,而秦海不过是一个县级农机厂的青工,两边拥有同一个专家的电话号码,难度能是一样吗?

        杨新宇想了想,说道:“小秦,你的意思是说,你能够说动陈教授帮助江洲厂解决粉末冶金的技术问题?”

        “应当可以吧。”秦海说道。他其实有充分的把握做到这一点,因为他与陈贺千是有过约定的。更何况,最终真正出手解决粉末冶金技术问题的,是他秦海,陈贺千要做的,只是提供一个掩人耳目的身份而已。

        “小路,你给陈教授打个电话。”杨新宇当场就下令了,他想好了,如果秦海真的能够说动陈贺千,哪怕只是让陈贺千象征性地表一个态,他就把伞齿轮的任务交给江洲厂。否则,对方就是吹牛吹炸了,不用他说话,对方就会掩面而走吧。

        “主任,我用咱们的号码,还是他的号码呀……”路晓琳微微撅着嘴问道,心里显然是对秦海有着十分的不屑。

        ————————————————————

        周末了,加更一章。顺便推几本书

        一本书是新影子同学的最新力作[bookid=3166657,bookname=《夺命医仙》]

        一口生机泉,一身医术,会缔造何等的神话?

        作者是一位曾经日更两万字、持续一年的**家伙,橙子自叹不如。

        第二本是官文大牛南闲老大的转型玄幻之作[bookid=3196933,bookname=《狐剑》]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最近官文作者纷纷转型玄幻,不过狼行千里吃肉,狗走千里吃屎……咳咳,说远了,相信这些转型之作都会充满浓浓的官文味道,堪为都市读者的粮草。

        C

材料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