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材料帝国 > 第七十章 不把副司级当干部
材料帝国 第七十章 不把副司级当干部
    “有区别吗?”杨新宇反问道,对于这个年轻的女助手也是好生无奈。这个女孩子家庭背景不错,干活挺能吃苦,脑子也灵活,就是有时候喜欢犯点小别扭。这么一点小事上,她也要跟秦海计较,难道就不能灵活变通一下?

        “对呀,这两个号码应该是没区别的呀。”路晓琳突然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她向秦海伸出手,说道:“年轻人,你说你有陈教授的号码,拿给我看看吧。”

        秦海知道路晓琳的意思,也懒得与她计较,便掏出记录电话号码的本子,翻到有陈贺千的那一页,交给路晓琳,说道:“就是这个号码,如果错了我可不负责任,这是陈老师自己写的,我们可以找公安核对笔迹的。”

        “吹吧你!”路晓琳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顶了一句,接过电话本看了一眼,脸上的神色顿时有些尴尬了。她没有拿自己记录的陈贺千的电话去进行核对,但从电话号码的局号,她能够看出这个号码应当是靠谱的。

        “28局5431……”她把号码念了出来。

        “嗯,应当就是这个电话。”杨新宇记忆力惊人,他曾经给陈贺千办公室打过几次电话,就已经把对方的号码记得差不多了。路晓琳这样一念,他马上回忆起来,的确是这个号码。

        杨新宇的办公室里就有一部长途直拨电话,他把众人带回自己的办公室,然后指了指电话,对秦海说道:“年轻人,你来拨吧。”

        “我不会用长途……”秦海说了一句让路晓琳几乎要吐血的话,你连长途电话都不会用,你记一个京城的电话号码装样啊?

        秦海自己也很是无奈,这个年代的长途电话怎么拨,他是真的不知道。前世的他没用过这么落后的电话,这一世的他则没用过这么先进的电话,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的知识中,都没有关于拨长途电话的信息。

        对于秦海的话,宁中英、赵自然等人倒是觉得很正常,一个18岁的年轻人,又是农村出来的,不会拨长途有什么奇怪的?这种跨省的长途一分钟两块钱,说上10分钟的话就下去了半个月工资,寻常百姓一辈子没打过长途电话的都比比皆是呢。

        路晓琳拿起话机,熟练地拨了一串号码,待对方接通后,她用清脆而标准的京腔对着话筒问道:

        “喂,请问陈贺千教授在吗?哦,您就是啊。陈教授,非常冒昧打扰您,是这样的,我们这里是浦江市汽车工业局浦桑汽车国产化工作办公室,我姓路。我们有一个技术方面的问题想向您请教,我们这里有一位名叫秦海的同志,他说他认识您……什么,您要跟他说话,好的好的……”

        不知道对方在电话里说了什么,路晓琳把电话听筒递给秦海的时候,目光有些迷离,脸上那轻蔑和怀疑的神色已经荡然无存了。

        秦海向路晓琳点头称谢,然后接过电话,对着听筒说道:“陈老师,您好啊,我是小秦。”

        “哈哈,小秦,真的是你啊,刚才你们那个小姑娘一说,我还以为我听错了呢。”陈贺千在电话里哈哈笑道。

        电话的隔音效果几乎就是个渣,秦海旁边的人都听到了电话里陈贺千的笑声,不禁骇然。陈贺千的名气他们都是知道的,这样一个学术大牛仅仅是听到了秦海的名字就如此热情,这个秦海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小秦,你搞什么名堂,我叫你来钢铁总院你不来,怎么跑到什么浦江去了?”陈贺千还在八卦地打听着,秦海拒绝跟他回京城的事情,让他耿耿于怀至今。

        秦海笑道:“陈老师,您误会了,我还在青锋农机厂,我们是和海东的一家企业一起到浦江来参加浦桑国产化的招标工作来了。好了,陈老师,咱们不说闲话了,今天给您打电话,主要是想请您考虑一下,能不能帮助我们解决几个粉末冶金方面的技术问题。”

        “是什么样的问题。”陈贺千认真地问道。

        秦海把情况用最简单的语言介绍了一遍,同时把自己解决问题的思路也隐晦地告诉了对方。他与陈贺千之间是有默契的,有些话他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别人都以为他是在向陈贺千讨教,而陈贺千却知道,这个妖孽一般的年轻人其实已经有全套的解决方案了。

        “你又在搞什么鬼,你这些思路不是已经很清晰了吗,还要我干什么?”陈贺千压低声音说道,他从电话里也能听到秦海身边有一些动静,知道有些话不宜说得众人皆知。

        “呵呵,陈老师,这么说您是答应帮助我们了?”秦海直接把陈贺千的话过滤掉了,假意地问道。

        “答应了,答应了。”陈贺千可不傻,秦海跟他打什么哑谜,他多少能够猜得出来。他想,秦海肯定是遇到了需要他来撑门面的场合,这种举手之劳,他是不会拒绝的。

        “麻烦您把这个意思向国产化办的杨主任说一下。”秦海说道,说罢,他把听筒递给了杨新宇。

        杨新宇象征性地客气了一下,意思是说完全相信秦海,自己不用再去核实。秦海自然知道这只是杨新宇的做作,所以做了一个坚持的手势。杨新宇这才半推半就地接过电话,说道:“是陈教授吗,我是国产化办的副主任杨新宇,对对,就是原来机械部的小杨,不过现在已经是老杨了……”

        两个人寒暄了两句,就赶紧回到了正题,办公室的直拨电话也同样是要花钱的,大家都知道长途电话费贵得吓人。

        “杨主任,秦海是我的学生,嗯嗯,当然不是在总院带的学生,而是在做项目的时候指导过的学生。不过,秦海的技术水平是完全可以信赖的,工作态度也非常认真可靠。他认为有把握解决的问题,基本上八九不离十,应当是有合理的解决方案。他刚才说的伞齿轮粉末冶金的问题,我认为他的思路是正确的,如果中间出现什么障碍,我会全力协助解决。”陈贺千在电话里向杨新宇打了包票。

        以陈贺千和秦海之间唯一一次打交道的经历来说,陈贺千即使说秦海是他的老师,也并不为过。不过,他明白,如果自己这样说,非但不能让杨新宇相信,而且会害了秦海。他说秦海是自己的学生,在世人眼中,已经是给了秦海非常高的评价了。陈贺千的学生,在冶金领域里可以算是免检的人才了吧。

        “陈教授,非常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对了,我们还有其他一些任务,也涉及到很多金属材料方面的障碍,到时候我们能不能请您一并帮助解决了呢?”杨新宇得寸进尺,对陈贺千问道。

        “为生产部门提供支持,这是我们科研部门的职责。不过,我们现在承担的科研任务也非常多,其中有一些还是涉及到重大国防专项的。杨主任过去是在机械部的,对于这个情况应当也比较了解吧?这样吧,如果你们那边有什么难题,可以拿过来,我们争取抽出时间和精力替你们研究一下,杨主任以为如何?”陈贺千用委婉的口气说道。

        你妹啊!杨新宇心中暗骂。一个小年轻求你办事,你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把胸脯拍得山响,说自己会“全力协助”。到我张嘴的时候,你就说什么重大专项,还什么“争取”抽出时间,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吗?我好歹也是一个副司级干部好不好,在你眼里竟然不如一个小青工?

        当然,杨新宇的不满也就是随性而发,他也知道,像陈贺千这样的专家,的确是很忙的,几个汽车配件上的技术问题,实在不能入人家的法眼。陈贺千这一前一后的表现,不是他瞧不起杨新宇,而是他过于重视秦海了。也就是说,秦海是一个能够让陈贺千在百忙之中宁可拒绝一个副司级干部的面子都要照顾的年轻人。

        “明白明白,陈教授您的时间是属于国家的,我们的确不能随便占用。这样吧,我们遇到特别棘手而且关系重大的事情的时候,再向您请教,届时麻烦您鼎力相助……好好,我不打搅您了,再见再见,感谢感谢。”

        杨新宇放下电话,看着秦海的目光可谓是百感交集,这小伙子不会是陈贺千相中的毛脚女婿吧,除此之外,他再也想不出有其他的理由能够让陈贺千对秦海青睐如斯了。

        “杨主任,您看这件事如何?”秦海笑呵呵地对杨新宇问道。

        “既然陈教授答应帮忙,我看这个产品的国产化已经是板上钉钉,毫无问题了。赵厂长,要不,咱们现在就把合作协议签了?”杨新宇看着赵自然说道。

        “当然,当然,有陈教授的大力支持,再加上我们厂干部职工的齐心努力……对了,还有青锋厂的无私协助,我们江洲厂一定能够按时、保质、保量地完成伞齿轮的加工任务。”赵自然像打了鸡血针一样,精神抖擞地向杨新宇保证道。

        C

材料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