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材料帝国 > 第七十二章 这不是投机倒把吗?
材料帝国 第七十二章 这不是投机倒把吗?
    “能!”

        杨新宇从外面走了进来,用坚定的语气对宁中英说道。

        “自私!”路晓琳低声地嘟囔了一句,表示着对秦海和宁中英的不满。在她看来,不过是一句话就能够说清楚的事情,非要捂得严严实实的,不让别人知道,以此作为资本来争任务,这种行为实在是太自私了。

        路晓琳与杨新宇一样,原来也都是国家机械部的工作人员,习惯于居高临下、指点江山。在计划经济年代里,企业之间没有什么技术秘密可言,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有什么技术,也必须无私地奉献出来,让别人共同享有。

        加入到浦桑国产化办公室之后,路晓琳遭遇了无数次类似于现在这样的场景,企业捂着自己的技术不肯公开,或者非要得到点什么好处才肯开口。她渐渐已经习惯了这种市场化条件下的规则,但对于宁中英他们的表现,她还是忍不住要狠狠地吐一吐槽。

        杨新宇却显得比路晓琳更为大度,他对宁中英说道:“宁厂长,我们的国产化工作,对于所有的企业都是敞开大门的。不过,我们首先需要确认你们具有这方面的能力才行,这个冲压饰件,你们能拿下吗?”

        宁中英想了想,说道:“杨主任,您稍等,我和小秦讨论一下,然后再答复你。”

        “完全可以。”杨新宇道,“你们要不要到我办公室去讨论,关上门不会有人打扰你们的。”

        “不用了吧,我们到外面随便说几句就好。”宁中英答道。

        宁中英要与秦海讨论的事情,自然是站在青锋厂立场上该如何做的问题,这种事肯定是要避开杨新宇等人的。二人从招标处走出来,来到外面的一处树荫下,看看左右无人,宁中英小声地对秦海问道:“小秦,你真的有把握解决他们那个电镀问题?”

        秦海道:“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只是厂家没有想到而已。”

        “我能听懂吗?”宁中英问道。

        秦海自然没必要瞒着宁中英,他说道:“先前那个厂家在冲压之后、电镀之前,少了一道工序,就是回火。其结果是冲压件保留了少量的残余应力,所以才会出现一段时间之后电镀层微开裂的情况。”

        应力这个东西,其实就是人们平常按弹簧的时候所感觉到的弹簧的回弹力。金属部件在冲压过程中,会产生出很强的应力,其中绝大部分会在压力取消之后马上得到释放,但有一小部分会保留在部件中间,称为残余应力。

        残余应力会在金属部件的使用过程中缓慢地释放出来,其过程可能长达数年。残余应力的释放,会使金属部件的形状发生细微的变化,这种变化一般不会影响到部件的使用,但对于部件表面细密的电镀层,则会造成严重的影响。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这就像在木制家具的表面刷一层油漆,过一段时间木材因为干燥而变形,其表面的漆皮就会出现龟裂。

        解决问题的办法是非常简单的,那就是在冲压工序完成之后,增加一道回火工序,强行地把工件中的残余应力释放出来,相当于刷油漆之前把木料用火烘干。回火并不是什么高精尖的技术,大多数企业都知道如何做,此前那家厂商缺乏的,只是这样一种意识而已。

        其实这也难怪,回火消除应力的操作,一般是针对比较厚的零件,冲压薄板的残余应力很小,根本不值得关注。中国企业以往对于电镀件光亮度的持久性没有什么要求,自然也就没人去研究这样一个看起来很偏门的问题了。

        狼堡公司方面是知道这个技术细节的,但他们也是通过长期的摸索才获得了这方面的经验,自然不愿意轻易地教给中国企业。而中国企业如果仅凭自己的摸索和实验,恐怕需要花上几年时间才能悟到这一点。

        秦海作为一名穿越者,对于这样一个早已失密的技术自然是很清楚的,事实上,如果他愿意把这个知识与此前的厂家进行分享,只要说出“应力”二字,对方就会豁然开朗。区区两个字,就价值百万美元,技术的价值,有时候就是这样匪夷所思。

        宁中英不是一个技术专家,秦海对他说有关残余应力与电镀层之间的关系,他根本就理解不了。不过,听秦海说得这样笃定,结合此前秦海的种种神奇,宁中英相信了秦海的话,他说道:“如果是这样,那咱们就把这个装饰件拿下。”

        “可是,宁厂长,咱们只有冲压设备,电镀设备可不过关。要做这个装饰件的电镀,需要有专门的设备才行。”秦海提醒道。

        宁中英嘿嘿一笑,说道:“电镀的事情,咱们可以包出去做。北溪电镀厂的设备就好得很,咱们把板子冲压出来,像你说的那样做个回火处理,然后送到北溪电镀厂去电镀,不就行了?”

        “这样也行?”秦海瞪着眼睛,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

        “怎么就不行了?”宁中英反问道。

        秦海偏着脑袋想了想,说道:“这不相当于咱们又在当二包了吗?杨主任他们能同意吗?”

        宁中英道:“这关他们什么事?我们把板子送出去做电镀,然后再运回来,从我们厂交到浦江汽车厂,只要产品合格,他们管咱们是怎么生产的呢?”

        秦海道:“如果能这样做,那咱们可不仅限于做一块装饰板,我刚才看过了,他们这里最起码有20种部件是咱们能够接的,其实这些部件的机加工工艺都不复杂,难的都是材料方面的问题。如果咱们负责做材料方面的处理,把机加工环节都包出去,那可太肥了。”

        “完全可以啊!”宁中英说道,“我现在全权委托你,看哪些零件是我们能够接的,你全部接下来。找外包厂子的事情,包在我身上,只要是北溪的企业,还没有谁会不卖我老宁的面子的。”

        “哈哈,宁厂长威武霸气,小可佩服!”秦海装模作样地向宁中英深揖一礼。

        宁中英抬手便在秦海脑袋上拍了一下:“搞什么鬼名堂,还不赶紧去列清单!”

        二人在外面嘀咕了一番之后,又重新回到了招标大厅。秦海没有理会满脸期望之色的杨新宇和路晓琳,只顾着翻看此前路晓琳给他看的招标产品目录,然后拼命地在纸上记着什么。

        “什么意思?”杨新宇远远看着秦海的举动,不解地对路晓琳问道。

        “谁知道,是不是被他们厂长训了,不敢乱说话了。”路晓琳幸灾乐祸地猜测道。

        杨新宇摇摇头:“不像,他好像在抄什么东西。”

        正说话间,秦海已经写得差不多了,他抬起头与宁中英交流了几句,宁中英脸上有些惊愕之色,但旋即又很坚定地点了点头。随后,秦海便径直向杨新宇和路晓琳走来。

        “怎么样,小秦同志,你们考虑好没有?”杨新宇问道。

        秦海点点头,道:“我们考虑好了。”

        “你们打算承接这个装饰件的生产任务?”杨新宇又问道。

        秦海把手里记的一个单子递过去,说道:“杨主任,这是我和宁厂长商量之后,认为我们厂可以承接的配件清单,请过目。”

        “清单?”杨新宇心中一惊,他接过单子一看,只觉得眼花缭乱,那单子上罗列的产品,竟有三四十种之多。

        “你们打算在这里挑一种来生产?”杨新宇脑子有点懵,糊里糊涂地问道。这些天来投标的企业不少,一般都是针对一项或者两项产品,像秦海这样一下子列出三四十项产品的,他还是第一次遇上。

        秦海道:“不是的,我们打算承接这单子上所有的部件。”

        “这是不可能的!”路晓琳抢先说道,“你们不可能有这么强的生产能力,我们也不可能把这么多产品都交给一家企业去生产。”

        杨新宇伸手拦住路晓琳,然后看着随后走过来的宁中英,问道:“宁厂长,小秦说的,是你们厂的意思吗?”

        “是的。”宁中英点头道。

        “可是,这么大的生产任务,你们一家农机厂能够接得下来吗?”杨新宇又问道。

        宁中英也不打算隐瞒,他说道:“杨主任,我们并没有考虑以我们一家厂子来承接这些业务,我们北溪市有一定的工业基础,我们是打算以整个北溪市的所有企业来承接这些业务。”

        秦海补充道:“杨主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刚才研究过了,这单子上的三十多种零配件,机加工方面都没有什么难处,真正的拦路虎只是材料的选择和后期热处理。我们打算请北溪市的其他工业企业承接机加工方面的工作,我们青锋农机厂负责材料方面的工作。最后对国产化办负责的,是我们青锋厂。”

        “你们这样做,不是投机倒把吗!”路晓琳下意识地冒出了一个时下挺流行的名词。

        ——————————————

        知道大家等着更新不易,闲着没事的时候,可以去看看其他的好书。

        推荐朋友营候鼓——我为什么想写成营鼓侯——的幽默向历史力作[bookid=3179207,bookname=《窃唐》]

        李渊听到他的名字,第一反应是门窗关好没;

        李世民听到他的名字,心口隐隐发痛;

        窦建德听到他的名字,牙根直痒痒;

        李密听到他的名字,望洋兴叹自愧不如;

        王世充听不到他的名字了,因为他已经死翘翘了……

        好书共同分享

        C

材料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