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帝国 第七十四章 亦正亦邪
    在西去列车的卧铺车厢,宁中英和秦海面对面地坐在窗边,一边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一边低声地讨论着那一大堆订单中的技术问题。

        “小秦啊,我可是把全厂的声誉和前途都押在你身上了。如果你是吹牛的话,非但我宁中英晚节不保,整个青锋厂好几百口人都要被你连累了。”宁中英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吻对秦海说道。

        秦海笑道:“宁厂长这话夸张了吧,我们没有拿国产化办一分钱,就算最后拿不出合格的产品,也只是我们自己浪费了时间而已,何至于说影响到厂子的前途呢?”

        宁中英摇摇头道:“你这就不知道了,浦桑项目可不是一个普通的项目,它是中央领导直接关心的,做好了就是政治上的成绩,做差了就是政治错误。我们一下子接了30多种配件,如果最终证明我们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能力,那就是欺骗组织,这可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呢。”

        “不至于吧……”秦海哭丧着脸道,“既然是这样,宁厂长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大胆,直接把30多件产品都接下来了。如果我们只接一个装饰板的项目,就算是出了差错,起码错误也小一点吧?”

        宁中英瞪着眼睛训道:“还不是因为老子相信你。你拍着胸脯说这些问题都难不住你,老子就跟你赌一把了。赌赢了,咱们青锋厂就能一跃成为安河省顶尖的大厂子。赌输了,大不了让老子连调研室主任都当不成,他们还能扣了我的退休金不成?”

        “呃……老爷子……威武。”秦海无语了。

        与宁中英接触得越久,秦海就能感受到宁中英身上浓浓的江湖气息。宁中英绝对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老革命”,所谓坚持原则、刚正不阿之类的褒义词,用在宁中英身上都略微显得有些违和了。要让秦海去评价的话,宁中英就是一只老狐狸,亦正亦邪,大原则能够守得住,小节上却从不拘泥。

        就比如说他在当厂长期间对其他企业的领导或者政府部门的官员接来送往,照着严格的说法,那就是慷国家、企业之慨,大行不正之风。然而,在中国社会,一个企业领导人如果真的油盐不浸,丝毫不肯结交这些“关系户”,最终只能是举步维艰,什么事情也办不成,最后还会把整个企业拖入泥潭。

        再比如说,挤走韦宝林这件事,宁中英固然是占着一些道理,但如果不是借助了他自己与副市长柴培德之间的私交,要成功实现逆袭恐怕也是妄想。宁中英没有按照正常的组织程序向县里投诉韦宝林,而是走了柴培德的后门,这也算是一种不太光彩的做法了。

        这次参加浦桑汽车的配件投标,宁中英的确是冒了天大的风险。同样的事情,换成另外的一个企业领导人,比如韦宝林这种爱惜个人羽毛的年轻干部,至少是要犹豫再三的。但宁中英不同,在这种需要冒险的时候,他敢于孤注一掷,这种光棍的劲头,让秦海这个穿越者都自叹不如。

        再至于说他在一个小青工面前满口“老子如何如何”,这简直就是不值一提的小事。秦海在宁中英面前的确属于子侄辈分,宁中英自称“老子”,秦海也只能接受。

        “秦海,你现在跟我说实话,这些技术你到底能不能拿下。”宁中英的眼睛盯着秦海,逼问道。

        秦海耸耸肩膀,以示对宁中英这种审讯方式的不屑,答道:“老爷子,您就放100个心,我小秦虽然年轻,说话什么时候不靠谱过?”

        “我就奇怪了,这么多大厂子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怎么在你看来就是简单得不得了的问题呢?难道你是一个天才不成?”宁中英把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提了出来。

        秦海想了想,说道:“这个嘛,我想恐怕有几个方面吧。一来呢,那些大企业官僚作风太严重,怕技术攻关不成会给自己惹麻烦,所以稍有点难度就放弃了。宁厂长觉得对不对?”

        宁中英点点头:“可能有点这样的成分吧。”

        “二来,我在材料学方面的确下过一些工夫,而且还得到陈贺千教授以及其他一些教授的指点,也算是名师高徒吧。”秦海接着把陈贺千拎了出来,作为自己的挡箭牌。

        宁中英此前并不知道陈贺千的地位,但见马长峰和杨新宇对此人都如此膜拜,也就能感受到他的牛气了。听秦海说曾经得到陈贺千的指点,从而有一些过人之处,宁中英又点了点头。

        “第三嘛……可能是我比较有运气吧,过去读书的时候恰好看过一些这些方面的资料,有一些思路,正好拿这些配件练练手。”秦海又给自己编了一个理由,虽然这个理由其实根本就站不住脚。他一个小年轻随便看到的资料,多少大厂子的工程师、技术员都不曾看到,这样的故事有谁会相信呢?

        宁中英没有再追究下去,秦海在此前表现出来的技术已经能够让人信服了,宁中英自己也不是什么技术专家,深究下去也问不出什么名堂来。他换了个话题,问道:“小秦,现在咱们拿到了这么多的订单,下一步的事情,你是怎么考虑的?”

        秦海道:“赵厂长答应在海东省给咱们找10万元的订货,回去之后,您要马上派萧科长带几个人过去,接一些咱们比较熟悉的传统业务过来,至少先把厂子养活了再说。”

        “这是自然的,我已经有这个打算了。”宁中英点点头说道。

        秦海又道:“出口日本的旋耕刀片,涉及到几个技术环节,包括改造炼钢电炉、试验钢铁配方、改进后期热处理工艺,这几个问题我会与冷科长一起来解决,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最多一个月时间,我们就可以拿出样品,去和中村俊正式签约。不过,经费的问题要先落实,否则我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你上次告诉我说,需要两万块钱的投入,是这样吗?”宁中英问道。

        “正是。”秦海道。

        “这个钱,一回去我就给你批!”宁中英毫不犹豫地说道。

        “老厂长圣明。”秦海再次拍了宁中英一记马屁,然后说道:“最麻烦的,是汽车配件的事情。”

        “你说吧,麻烦在哪?”宁中英说道。

        秦海道:“这30多种配件,涉及到的材料核心工艺上百项。我只是知道解决问题的思路,但要具体确定材料配方、热处理工艺参数,必须要进行大量的实验。这其中不仅仅要涉及到实验材料的花费,还有一些专用实验设备的采购。甚至于……”

        说到这,秦海也犹豫了,他不知道接着说下去是否合适。

        “说吧,吞吞吐吐干什么?”宁中英催促道。

        秦海道:“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能够建立一个专门的实验中心来做这些实验,这需要有足够大的场地。”

        一个小小的农机厂,建一个实验中心,的确是有点骇人听闻了,所以秦海对此有些犹豫,生怕宁中英不赞成。

        宁中英并没有对秦海的话表示什么,只是平静地问道:“你说的这些,总共需要花多少钱?”

        秦海道:“我没有细算,应当在100万以上,甚至于可能会达到几百万。”

        秦海以为100万这样的数字会让宁中英感到吃惊,但他错了,宁中英听到这番话,仍然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像是预料之中一样。沉默了一会,宁中英问道:“小秦,如果这些实验都成功了,咱们把这30多件产品都接下来了,能够挣到多少利润?”

        “扣除给协作企业的分成,咱们应当能落下1000万到2000万。”秦海答道。

        “每年?”宁中英确认道。

        “每年!”秦海答道。

        青锋厂这次拿走的30多种配件,单价之和有4000多块钱。按照浦江汽车厂的目标,浦桑汽车在未来几年的年产量要达到10万辆以上,这就意味着青锋厂提供的汽车配件一年产值可以达到4个亿。

        扣除成本以及分配给协作企业的利润,青锋厂自身落下1000万以上的纯利是不在话下的。

        “娘的,值得干啊!”宁中英眼睛里像要冒火一样。其实,秦海算过的账,宁中英自己也曾算过,他算出来的利润甚至要高于秦海的估计,因为他对于青锋厂生产成本的了解要比秦海更加透彻。也正因为看到了这样丰厚的利润,他才不惜豁出去陪着秦海疯一把了。

        “可是,这一两百万的前期投入,咱们能拿得出来吗?”秦海提醒道。

        “我去找老柴,让他帮我们从银行贷款。实在不行,我把青锋厂抵押给银行,无论如何也要把款贷出来。”宁中英豪迈地说道。

        带着对青锋厂美好前途的憧憬,这一老一少只恨火车开得太慢,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平苑,马上开始安排各项工作。

        在平苑火车站,同样有两个人在焦急地看着站台上挂着的大钟,等待着这班从浦江开来的直快列车。

        C

材料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