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材料帝国 > 第八十八章 一切听秦工吩咐
材料帝国 第八十八章 一切听秦工吩咐
    李林广那天与秦海畅谈了一番炼钢的事情,回到家里想了半天,觉得技痒难耐,忍不住就想赶紧到平苑去看看秦海的钢铁厂是怎么回事,尤其是秦海想炼的合金钢是怎么回事。

        他把秦海邀请学生去实习的事情向系主任说了一遍,系主任正愁联系不到学生的实习单位,听说居然有企业主动上门邀请,当即拍板,同意李林广带82级冶金专业的学生去平苑实习。

        此时还是暑假期间,学生大多回家去了,还没有返校。李林广等不及学生们到齐,便带着两名留在学校没走的学生提前来到了平苑。

        平苑只有这么一家钢铁厂,李林广没费什么劲就找到了门上。见到在厂里负责工作的宁默时,他也没说自己是工学院的教授,只说是秦海请来的炼钢技师。他身上穿着十年前在红泽钢铁厂帮忙搞技术的时候弄到的一件工作服,再加上行为举止都颇像一个老工人,倒是把宁默等人给蒙过去了。

        秦海在姜山老家的这两天,李林广带着两个学生泡在炼钢车间里与乔长生他们一起炼钢,几乎是手把手地教这些平苑钢铁厂的老工人们各种炼钢的技能。李林广理论水平高超,实践经验也十分丰富,再加上能够与工人们打成一片,很快就赢得了众人的尊重。乔长生他们只知道李林广是一个炼钢高手,却不知他的真实身份居然是一位教授。

        “李教授,你怎么不早说呢,你看看,我们这些天一直都叫你李师傅的,多不尊重啊。”听过秦海的介绍,乔长生走上前去,满脸歉疚地对李林广说道。

        李林广用手拍着乔长生的背,佯装生气地说道:“老乔,什么教授不教授的,都是虚名。你如果看得起我李林广,你就接着喊我李师傅,或者喊我老李也成。如果你敢跟这坏小子一样管我叫啥教授,咱们就划地绝交。”

        “呃……这……”乔长生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这几天里,数他和李林广的关系处得最好,两个人下班之后都是要一块到路边小摊子去喝上一两盅的。李林广以划地绝交相威胁,真把他给憋住了。

        秦海知道李林广的脾气,他哈哈笑道:“既然李先生这样说了,咱们就一切照旧,大家还是称李先生为李师傅吧,或者叫老李、李老头,都成。不过,李先生,我们几个小年轻喊您一句李老师,您该不会拒绝吧?”

        “你难道不该叫我老师吗?”李林广瞪着眼睛道,“论岁数,我当你爹都够了。”

        “呃……李老师,可不敢瞎说,我亲爹就在这呢。”秦海呵呵笑着,把秦明华介绍给了李林广。

        李林广随口开句玩笑说要当秦海的爹,结果人家的爹就在身边,这让李林广颇为尴尬。他赶紧与秦明华握手,嘴里说道:“哎呀,老秦,失礼失礼,我真不知道你是小秦的父亲。对了,我听小秦说,他是让你来当钢铁厂的厂长的吧,以后我们就得听你的指挥了。”

        “李老师,谢谢你过来帮小海的忙啊。”秦明华客气地说道。

        “我也是来学习的。”李林广答道。

        众人互相寒暄过后,秦海说道:“既然李老师已经到了,那咱们也不耽搁了。这样吧,苗磊,你带我妹妹到宿舍去安顿一下,然后你再过来。李老师、乔师傅、宁默、海涛,咱们几个开个会碰碰情况吧,商量一下正式开始生产的事情。”

        “好咧。”被秦海招呼到的众人一齐答道。

        钢铁厂的行政区那边有几排平房,在过去是钢铁厂的单身职工宿舍,随着钢铁厂的倒闭,这些宿舍也被废弃了。宁默他们接手钢铁厂的时候,这几排宿舍破旧不堪,门窗都已经被人拆走了,屋顶也有些漏水,屋里则是一片狼藉,长满了野草。

        宁默他们雇了几名农民把这几排屋子好好地拾掇了一番,又找来瓦匠和木匠修缮了屋顶和门窗,使之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秦海的意图,是拿这几排屋子作为职工们临时休息的地方,另外像李林广以及他的学生过来实习的时候,也有住宿的场所。在其中,他还特地留出了两间,正是为秦明华和秦珊准备的。

        苗磊帮着秦珊从吉普车里把行李拿出来,早有热心的工人上前,非要帮秦珊扛着行李,然后几个人便有说有笑地向宿舍区走去了。秦珊已经是个16岁的大姑娘了,在家里也是惯长于干家务的,所以安顿一个新家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困难。

        秦海与秦明华、李林广、乔长生等人离开正在午休的工人们,来到一个僻静而且荫凉的所在,分头找地方坐下。秦海先对李林广说道:“李老师,我没想到你会来得这么快,实在是非常感谢啊。”

        “小秦说哪里话呢,你不是还送给我两壶酒了吗,我连工钱都收了,岂能不赶紧来干活?”李林广嘿嘿笑着调侃道。

        “哈哈,原来如此。”秦海也笑了起来,他转头对秦明华说道:“爸,李老师是酒中仙,你记着保证李老师的酒,一定让他喝满意了为止。”

        李林广赶紧摆手:“这可不行,喝酒的事情,我和乔师傅下班以后搭个伴去喝点就行了,哪能有劳秦厂长的大驾。再说了,我跟大家说过,从事炉前操作绝对不能喝酒,这是劳动纪律,不能违犯的。”

        秦海点点头:“嗯,这个得记下来,以后白班的工人中午不能喝酒,晚班的工人晚餐不能喝酒,违反纪律就严厉处分。”

        秦明华闻言,连忙在身上摸了一下,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个小笔记本来,又摸出了一支钢笔,开始记录秦海说的话。他知道自己没有工业生产的经验,要当好这个厂长,必须从头开始学起,每一点管理知识对于他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李老师,就你到平钢来这两天,你觉得我们的生产条件怎么样?能胜任冶炼合金钢的要求吗?”秦海把话头引入了正题,开始向李林广求教。

        李林广收起了调笑的表情,认真地答道:“我仔细观察过了。咱们平钢的设备,虽然有些陈旧,都是60年代的水平,但保养状况不错,如果要因陋就简的话,应当能够胜任冶炼合金钢的要求。”

        “那我就放心了。”秦海点头说道,李林广的这个判断与他自己的判断差不多,但他更愿意相信李林广的眼光,毕竟人家才是冶金方面的大牛。

        李林广又道:“工人方面……乔师傅也在这,我就冒昧地说一句了……”

        “你说,你说,我们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李师傅尽管直说就是了。”乔长生知道李林广想说什么,连忙表态表示不介意。

        李林广道:“平钢的师傅们工作热情很高,纪律性也非常好,这是优势。但大家对于精炼的概念基本为零,技术水平只能达到初级工的标准。乔师傅是技术最为过硬的,大概能够相当于中级工吧。”

        “惭愧啊,我老乔炼了十几年的钢,这几天才知道自己过去都是瞎胡闹。这些天李师傅给我们讲了好多知识,都是我们过去没有听说过的。回头想想,当年如果知道这些知识,平钢或许还不至于垮了呢。”乔长生感慨万千地说道。

        李林广又道:“不过,小秦你也不用担心,我已经给大家制订了一个学习方案,结合大家的知识水平、文化程度,以及未来的工作要求,有针对性地对各位师傅进行培训,相信能够在短期内让大家都达到中级以上的水平。在此期间,我会把我们系的那些学生带过来,让他们在炉前与师傅们一起工作,给大家提供一些现场的指导。”

        “这样做,能够保证合金钢冶炼的质量吗?”秦海问道。

        李林广道:“如果要严格来说,恐怕有些问题。不过,我考虑过了,你冶炼这批合金钢主要是用于生产军铲,我们只要保证钢材的硬度、机加工性能、抗锈蚀能力等几个指标,就能够达到了要求了。这样一来,咱们对于生产过程控制的要求就可以有所降低,使其与我们的实际能力相匹配。”

        秦海的嘴角露出了笑意,李林广的确是一个擅长变通的人,不像有些学究那样迂腐不堪。他知道如何能够在这种条件的钢铁厂中冶炼出所需要的钢材,这份能耐就不是寻常人所具备的。

        “听李老师这样一说,我就踏实了。李老师,今天晚上咱们就碰一下钢材配方的问题,从明天开始,咱们就进行试验,先炼两炉钢出来试试效果,您看如何?”秦海问道。

        李林广笑道:“你是秦工,我是李师傅,该如何生产,自然是听秦工吩咐了。这两天我已经和师傅们把各种环节都试了一遍,你什么时候能拿出配方,我们就什么时候可以开炉炼钢。”

        ——————————————————

        有件悲摧的事情,领导突然通知橙子今天下午出差去江西,估计要周末才回来。出差期间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充足的时间码字,所以未来几天的更新要压缩一下,每天早上一更,晚上暂时无法更新了。

        上架在即,出现这样的情况实在是悲摧,大家见谅。

        (补充一句,上面这些话是昨天写的……好像也不对……好吧,是周一中午写的,也就是说,大家看到这段话的时候,橙子正在江西苦逼地干活呢。从周二开始每天一更,回来后争取加更补上)

        C

材料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