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材料帝国 > 第八十九章 第一次高管扩大会议
材料帝国 第八十九章 第一次高管扩大会议
    接下来,秦海又把头转向宁默,向他问起有关炼钢原料的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宁默挠着头皮,皱着眉毛说道:“秦海,这事可真有点难办啊。我和海涛、苗磊这几天跑遍了平苑的各家厂子,高价买他们的废钢,总共也就收到了十几吨,而且钢种还不完全。有些废钢我们也搞清楚是什么钢种,现在只能先堆到一边,等着你来区分呢。”

        所谓合金钢,就是在钢里掺入了铬、锰、钨、镍等多种其他元素的钢材,这些元素的加入,能够改变钢材的各种属性,使之达到指定的性能要求。秦海要生产的军铲,具有剪切铁丝网、劈砍岩石等功能,所以钢材必须要达到极高的硬度和一定的韧性,这就必须采用特种合金钢。

        钢铁厂里冶炼合金钢,使用的是各种元素的化合物作为原料,这些化合物都是由其他的工厂生产出来,再提供给钢铁厂的。秦海没有购买这些金属化合物的渠道,因此只能像从前那样,利用废旧合金钢里的元素,通过精细的配伍来冶炼成新的合金钢。

        在此前,秦海让宁默他们在青锋厂搜集废钢,也就是堪堪炼出了一炉钢水,铸出了几件产品而已。现在他接到的订单是整整2万把军铲,要凑齐这么多的废钢,而且还要保证钢材中的元素涵盖他所需要的各种元素,这个难度的确不同一般。

        “我可以替你联系一下省里的几家钢铁厂,他们收来的废钢里往往混有一些合金废钢,这些合金废钢在钢铁厂都是单独存放的,而且是人见人嫌。如果你们愿意花钱买走,没准人家还要感谢你们呢。”李林广在一旁插话道。

        “对呀!”秦海一拍大腿,“我怎么没想到呢。”

        与秦海的需求不同,正规的钢铁厂在利用废钢进行重新冶炼的时候,往往不愿意接受合金废钢,因为合金废钢与普通废钢混在一起的时候,会导致冶炼困难,产生冶炼废品。像秦海这样一点一点精细地计算各种合金废钢的成分,对于正规钢铁厂来说有些得不偿失,所以合金废钢在这些钢铁厂的价值反而不如非合金钢。

        各地的物资回收部门所回收的废钢,都是卖给钢铁厂用于回炉重新冶炼的。但其中的合金废钢往往会被钢铁厂挑拣出来,单独进行处理。许多钢铁厂并没有冶炼合金废钢的技术,所以正如李林广所说,这些合金废钢在钢铁厂是人见人嫌之物。

        汝之毒草,吾之仙草,这个世界看起来就是这么奇怪。

        想明白了这点,秦海坦然了,他对李林广问道:“李老师,这些钢铁厂要怎么联系,你和他们都很熟吗?”

        李林广道:“这个简单,每个钢铁厂都有我们系的毕业生,我给他们写封信,你找个人去和他们联系就可以了。买合金废钢这种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他们肯定会乐意的。”

        “李老师,您把信写好就交给我吧,这些钢厂我负责联系。”宁默大包大揽地说道。

        “胖子,那就辛苦你了。”秦海对宁默说道。

        宁默笑道:“不辛苦,跑跑腿的事情。我技术上不行,跑腿是没问题的。”

        “那好,这事就交给宁默去办。”秦海没有再客气什么,直接就拍板了。

        再往下,众人便讨论一下组织生产的问题,商定由李林广负责全部的技术事务,乔长生负责车间现场管理和老工人们的组织,秦明华负责各种行政事务,包括后勤、人事等等。鉴于日后涉及的资金规模较大,秦海专门安排喻海涛担任财务总监,负责管理所有的财务事务。

        “就是财务科长的意思吧?”喻海涛对于自己脑袋上的这个“总监”头衔有些不了解,他凭着自己的想象诠释道。

        “你也可以认为是财务科长吧。不过,财务科长是中层干部,而财务总监是高管,相当于分管财务的副厂长和财务科长合二为一的意思。”秦海用大家能够听懂的语言解释道。

        “啊哈,我现在是分管财务的副厂长了。”喻海涛得意地笑道,“那岂不是说我比我爸的官还大了?”

        喻海涛的父亲是青锋厂的财务科副科长,喻海涛算是有些家学渊源,对于财务上的事情多少明白一些。秦海现在的班底也实在是太弱,找不到更专业的人员,也只能让喻海涛先顶一阵子了。当然,喻海涛要做的,也只是管住财务的总账,具体到日常资金出纳的事情,还必须请有经验的会计来负责。

        分派完这些工作,秦海意气风发地说道:

        “咱们这个企业现在就算是正式成立了。咱们的账户暂时还要用白河镇农机修配厂的名字,但对外可以称平苑钢铁厂,这样听起来更符合咱们的业务。

        在厂子里,我爸担任厂长,就算是企业的董事长吧;宁默分管采购和销售,叫业务总监;海涛是财务总监;磊子嘛……你擅长操持各种事情,就当个行政总监,负责所有的内部事务,你看好不好?”

        最后一句话,秦海是向刚刚安顿完秦珊赶过来参会的苗磊说的。

        “行,我们都听你的。”苗磊不在意地答道。

        “对了,秦海,我们都是什么总监了,那你是什么官呢?”宁默问道。

        秦海想了想,笑道:“我倒糊涂了,我能在这里给大家封官进爵,那肯定就是CEO啊,否则谁有这么大的权力。”

        “你说啥,西什么欧?”几个小伙伴都奇怪地瞪着秦海。

        “CEO!”秦海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是国外的叫法,翻译过来,就叫首席执行官。”

        宁默一拍大腿:“首席执行官……这个名字好,听起来就霸气!那以后咱们就叫秦海西意欧了。”

        “以后你们得叫我苗总监!要不我不给你们开饭!”刚刚当上行政总监的苗磊牛烘烘地警告着众人。

        喻海涛笑道:“负责给大家开饭的总监,你怎么不叫总管呢?叫你苗总管,岂不是更响亮?”

        “总管这个词可不能乱叫,在清朝的时候,这是用来称呼太监的……”李林广不失时机地给苗磊补上了一刀。

        新平苑钢铁厂的第一次高管扩大会议就这样在嘻嘻哈哈的打闹中结束了。各位总监起身前往车间,去安排各项生产事宜。秦明华拒绝了秦海让他先去休息一会的建议,执意要随大家一起去车间,以便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工厂里的各种知识,尽快适应这个厂长的角色。

        秦海没有跟大家一起走,他相信凭着李林广的知识和秦明华的责任心,完全能够处理好车间里的各种事物。他回到刚才停车的地方,启动吉普车,前往位于行政区的那几排宿舍。

        “哥,你回来了。”

        正在水龙头边满头大汗地干着活的秦珊听到车声,抬起头笑着向秦海打了个招呼。

        秦海把车停下,走到水龙头边,看着一大堆东西,诧异地问道:“小珊,这些东西,都是你一个人搬出来的?”

        “是啊。”秦珊用手臂蹭了一下额上的汗子,自豪地说道。

        也难怪秦海会吃惊,他看到水龙头边上堆着桌子、椅子、床架、床板,差不多把两间宿舍里所有的家具都搬出来了。秦珊正在用水冲涮着这些家具,然后用抹布一点一点地擦净上面的污垢。

        “哥,屋里这些家具都是从哪找来的,脏死了。床板下面还有蛇蜕的皮呢。”秦珊略带抱怨地对秦海问道。

        “呃……这可能是钢铁厂过去的旧家具吧,也不知道宁默他们是从哪个库房里找出来的。”秦海有些汗颜了,早知如此,他就应当叮嘱宁默他们去买些新家具来了,其实这些家具真值不了多少钱,何至于找些20年前的旧货来给父亲和妹妹用呢。

        “我已经都洗干净了。”秦珊用手指了指这些家具,说道,“这些家具质量还挺好的,洗了以后就像新的一样。这么大的太阳,我估计晒一个下午就晒干了,不妨碍晚上睡觉用。”

        秦海带着歉意道:“这事是我忽略了,我应当叫人先把家具清洗干净就好了,弄得你一个人在这里累成这样。”

        “我不累。”秦珊说道,“对了,哥,家里还缺一些东西,我刚才列了一个单子,有些东西可能要去买,有些就要找人借一下。你也真是的,这里什么都没有,你也不早说,早说的话,我们就从家里带过来了。”

        “缺什么东西?”秦海问道。

        秦珊一边擦洗的桌椅,一边如数家珍地说道:“我和爸爸住在这里,要有做饭的东西,包括炉子、炒菜锅、煮饭锅、铲子、火钳……还有,要洗衣服,要有木盆、肥皂、搓衣板、晾衣绳、衣架。对了,还有一样特别特别重要的东西,我想你们厂子里肯定有,因为你们是农机厂嘛。”

        “什么东西?”秦海奇怪地问道。

        “锄头。”秦珊得意地说道。

        ——————————————

        在出差,在出差,在炎热的南方出差,大家投点什么票安慰一下辛苦的橙子吧

        C

材料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