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 第六十五章 太叔石的恋人
    从西嘉城外面看,宁城觉得这个城市甚至不如南原城。无论是格局还是别的,都显得有些低调。

    进入西嘉城后,极为宽敞的主街道,总算是让宁城感觉到了一点点比南原城好的地方。

    “太叔兄,这西嘉城的街道倒是很宽,不过看起来好像不是很繁华啊。”宁城感受到宽敞的街道两边没有多少店铺,没有店铺,来去的人当然是匆匆,不会停留下来。

    太叔石呵呵一笑,“宁兄,认识我的人都叫我石头,你也叫我石头吧。这里之所以人少,是因为苍炎四星学院规定了,这条路上不可以有商铺。因为这条路的尽头就是苍炎四星学院,有商铺会影响到苍炎四星学院的学生进出。”

    “这么霸道?”宁城下意识的回答道,因为学院要经过这条路,就将这条主街道控制住?

    太叔石赶紧一拉宁城,“宁兄,你说话要注意点,一旦被苍炎四星学院得知,我们都会被割舌的。”

    宁城点点头,心里却对苍炎四星学院鄙视不已。也笑着对太叔石说道,“你也不要叫我宁兄了,直接叫我名字吧。”

    “好。”太叔石倒也没有犹豫,拉着宁城从这条宽阔的主街道转了下去,只是走了十数米远,就再次进入了另外一个街道。这条街道热闹繁华多了,到处都是店铺和来往的人。

    太叔石带着宁城来到一个红楼门口停了下来。

    “石头,你来这里干什么?”宁城疑惑的看着眼前写着‘怡水院’三个字的红楼问道。在这红楼的两边还有一副对联,‘问君几许愁,尽情怡水留。’

    这显然是一个**,那副对联的意思是只要有忧愁,都可以进入怡水院留下来。这是一个解除忧愁,缓释情绪的地方。这种**,在苍勒城也有许多,那是一些冒险者的最爱。

    等等,太叔石来到这里,不会是要去**吧?这是那些冒险者去的地方,太叔石是一个修炼者,而且还是一个凡丹师,难得还怕找不到女人,要去怡水院?

    看见宁城疑惑的目光,太叔石知道宁城猜到了他的想法,难得的扭捏说道,“宁城,你猜的没错。我有一个喜欢的女人在这里,每次回来,我都会去找她。”

    宁城很是不解的看着太叔石问道,“既然你这么喜欢人家,那就将她赎回来,安置到一个地方不就行了?为什么要将自己喜欢的女人放在这里?”

    “赎回来?”太叔石惊讶的盯着宁城,“我是一个一级凡丹师,也只能偶尔来这里看看她,哪里会有灵石赎回怜娥?”

    这次轮到宁城愣住了,他从未听说过去一个**需要灵石的,不是金币就可以了吗?

    太叔石看宁城疑惑的样子,解释道,“怡水院是一个极为神秘的老板创办,这里的女子都是极品女修。而且还有几个是修炼媚功的,极为惹人怜爱。但是价格也极高,这些修炼媚功的女子接待客人一次要十枚灵石。”

    “你每次要花十枚灵石去看那个怜娥?”宁城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十枚灵石在低级洲可不少。

    太叔石摇头落寞的说道,“怜娥不是修炼媚功的,价格也比较便宜,每次两枚灵石。但是我炼丹水平很低,想见她也不容易。如果要赎走她,那不是有灵石就行的,需要经过怡水院的同意才行。一起进去吧,我身上还有点灵石,你的我帮你出了。”

    宁城无语的拍了拍太叔石的肩膀,“你进去吧,我去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再说。我背着这杆长枪,进去也不方便”

    他在大安森林中奔波了几个月,虽说是一个聚气九层的修士,却也感觉到疲惫。

    太叔石正想说话,就看见怡水院里面急急的跑出了一名粉红衣裙的女子。这女子长的倒也清秀养眼,她一出来就拉着太叔石急切的说道,“石头,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快去看看怜娥吧,她的眼睛都要哭瞎了。”

    听到怜娥眼睛都要哭瞎了,太叔石立即紧张的问道,“她怎么了?怎么了?”

    问完也不等这粉红衣裙的女子回答,就急匆匆的冲了进去。匆忙间似乎想起了宁城,赶紧对那粉红衣裙的女子说道,“这是我朋友宁城少爷,你帮忙照顾一下,一会我来结账。”

    看着太叔石已经进了怡水院,宁城只好止住了想要离开的想法。

    “城少,你是第一次来怡水院吧?你跟我来,相信你肯定会满意的。”清秀女子娇滴的对宁城说道,同时伸手就要来拉宁城的衣袖。

    宁城皱了一下眉头,他不是不喜欢女人,他感觉这个粉红衣裙的女子用这种娇滴滴的语气和他说话,反而让他心里有些别扭。眼前这个女子长相也清秀可人,就算是用刚才那种急切的声音,也比这娇滴滴的语气让人有好感。

    “你带我找一个干净点的房间,给我来一壶茶就可以了,我要休息一会。”宁城决定在这里等一会。

    他理解太叔石的迫切心情,当初他看见田慕琬无情离开的时候,心情一样的焦躁不已。喜欢的人突然出事情,那种心情肯定是焦急万分。

    “我叫柳含玉,城少叫我含玉就行了。”粉红衣裙的女子带着些许的娇羞之意,将宁城引入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让宁城意外的是,这房间里面还有一个聚灵阵,里面的灵气比外面浓郁了不少,看来这两枚灵石花的倒也不冤。

    房间中灯光较为朦胧,一张大床格外显眼。在床边,有一个白玉茶桌。

    宁城刚刚将这房间打量了一遍,柳含玉就上前贴紧了宁城,低声呻吟着叫了一句,“城少,这里是我的房间。本来我今天休息的,可是我一见到城少,心里就有些怦怦乱跳……”

    哪怕宁城明知道柳含玉是逢场作戏,他被这种柔软的身体挤紧,也感觉到有些口干舌燥。这比当初的苏珠还要诱人啊,加上这房间里面朦胧的色调,柳含玉竟然激起了宁城心里的欲望。”

    柳含玉心里一样有些激动,她在怡水院呆了一年多了,什么人没有见过?可是和宁城这样干净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遇到。玄黄本源洗髓过的身体,干净清新无比。也正是这样,柳含玉一眼就看出来了宁城还是处男之身。这样的男人,就算是让她倒贴几个,她也愿意陪上。

    柳含玉极为精通挑逗之道,她感受到了宁城的欲望,心里竟然也是有了一种欲望。她的手似乎无意识的从宁城的胸口划了过去,同时半边胸部已经贴上了宁城的胸口。

    一种极度的柔软袭来,宁城一抬手,就要抓住袭来的柔软,只是他的手抬到一半,就再次放了下来。背后残枪在房间留下来的枪影让他的欲望瞬息消退,他不是来**作乐的。就算是他要找女人,也不能将自己的第一次丢在这个地方。

    他将柳含玉推开,走到了玉桌旁边坐了下来,“你先坐下,我问你一件事。”

    柳含玉见宁城将她推开,心里也升起一些失望,难怪这个男人能到今天还未经人事。这种理智实在是惊人,她刚才可是施展了媚术。她修炼媚术时间也不断了,第一次施展,却没有收到任何效果,这让她极为沮丧。她这次施展媚术,完全没有什么别的目的,仅仅只想将自己送给眼前这个男人而已。

    柳含玉也是极为善于控制自己情绪之人,很快就收拾了自己的情怀,从茶几下面端起一个茶壶,帮宁城倒了一杯茶,然后也坐了下来,柔声说道,“城少有什么话,请尽管吩咐。”

    相比起之前那娇滴滴的话,宁城觉得此时柳含玉说话自然多了。他端起茶喝了一口,入口生津,这肯定是一种灵茶。

    “谢谢了。”宁城知道柳含玉对他极为善意,感谢了一句后才问道,“那怜娥是石头的恋人吧?她发生什么事情了,让石头如此惊慌?”

    c

造化之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