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门 第八十章 血池上的灰衣人
    宁城三人进入大殿后,立即就看见了原来已经在大殿中的五人。不但看见了,还看的非常清楚。

    从大殿的外面看这大殿,一片黯淡,没想到进入这大殿里面,立即就可以看见周围的情景。

    “黄兄,你没事啊,那最好了。”娄弘方看见黄苑博也跟了进来,高兴的招呼了一句。

    宁城看的清楚,在大殿的最里面有一个供桌,供桌上供放着三件法器。中间的是一个黑色圆环,左边的是一柄看起来很普通的飞剑,在右边是一柄刀状法器。在这供桌的左右两边,还各有一个小门。

    “这里的法器你们为什么不拿?”时沛珊疑惑的看着先进来的五人问道。

    宁城回头看了看,进入这大殿后,再看大殿的外面也一样看不见。

    “不能拿,刚才我拿了一下,差点重伤。这供桌前面有一个阵法,一旦接近,马上就会被阵法攻击。对了,黄兄你来的正好,你是一个阵法师,你来看看这个阵法应该如何破开?”娄弘方说完看着黄苑博。

    黄苑博摇了摇头,“我的阵法水平有限,看不出来。”

    宁城也看不出来这是一个什么阵法,但是他却看出来了这不是一个供桌,而是一个祭坛。

    裴光赫看着宁城笑了笑说道,“宁兄,这供桌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小门,要不我们八人分成两部分进入小门看看?至于这供桌上的法器,现在也不会有人进来拿。”

    宁城立即应道,“当然可以,我进左边的门,谁和我一起进就跟过来吧。”

    说完宁城已经走向了左边的小门,很快就消失在了门内。

    “我和宁兄一起。”黄苑博立即跟着宁城走了进去。

    时沛珊和娄弘方见状,也跟了过去。大家根本就不用明说,八人已经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两组。

    “琇琇,这法器是假的。”裴光赫见四人进入小门,立即出声说道。

    琇琇点了点头,显然早已知道这法器是假的。

    “这怎么可能是假的?还有灵气波动,假的为什么还要用阵法控制起来?”梅絮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裴光赫冷笑一声,“不但是我和琇琇王上看出来了这法器是假的,我想那宁小城应该也看出来了这法器是假的。”

    梅絮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说道,“原来是这样,王上,那四个人先进去,会不会将好东西拿走了……”

    “这是我们蓝毅真国的遗迹,我如果不让他们进来,他们绝对进不来。梅絮你放心好了,我们也走吧。”琇琇平静的说道。

    裴光赫怜悯的看了一眼梅絮,这个里面需要血祭,才能开启。宁城四人一起过去,肯定有人要血祭,而他们这边四人,当然也要有一个人血祭。根本就不用想,被血祭的人应该是梅絮。

    于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依然紧紧的跟随着琇琇,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周围的情景。

    ……

    宁城四人进入小门后,有六条幽暗的通道。也没有人知道,应该进入那一条通道。

    黄苑博指着左边第二条通道说道,“我通一些阵法,看这周围的布置,我们应该从第二条通道进去。”

    说完黄苑博当先走了进去,宁城三人都没有什么异议,也跟了进去。

    “宁兄,我总感觉那琇琇不安好心,她不但解了我们三人中的毒,还让我们一起来寻找这个遗迹,她有这么好?”此刻只剩下四人在这幽暗的通道中行走,时沛珊终于将自己一直想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黄苑博也嗯了一声,走上前来说道,“我早就有这个怀疑,只是一直找不到……”

    黄苑博的话只是说了一半,手中忽然发出一道白光,这一道白光直接斩向了宁城的腰间,迅疾犹如闪电一般。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宁城也是一拳轰出。

    强烈的拳斧杀意直奔黄苑博的双腿,这一道白光和一道拳斧的杀气立即充彻了这个通道之中,将通道震动的轰轰鸣响。

    “嘭”一声闷响,黄苑博的这一道白光直接轰在了宁城的腰间。

    紧接着又是两道喷血之声,宁城的拳斧已经劈在了黄苑博的膝盖之上,黄苑博的两条腿立即从他的身上落了下来。而白光落在宁城的身上,毫无作用。

    娄弘方和时沛珊一脸震惊的盯着宁城和黄苑博两人,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知道我要偷袭你?”黄苑博脸都有些变形的厉声叫道。

    “你偷偷离队,在回去的路上布置阵法时候,我就知道你要暗算谁,只是没想到你会暗算我。这好人果然做不得,救了你一条狗命,还要反过来杀我。”宁城冷声说道。

    黄苑博脸色卡白的说道,“我好恨,我应该偷袭你的腿。”

    他不但恨偷袭错了地方,而且还恨不应该这么大意,如果不是被这个宁小城偷袭到了自己的腿,他还可以和对方战一场。谁知道这个家伙还有一件法器内甲?如果没有法器内甲,他早已将宁小城拦腰斩断了。

    宁城平静的说道,“你没什么可恨的,因为我只会让你偷袭我的腰。”

    那言外之意,如果不给你偷袭,你连腰都斩不到。

    黄苑博忽然盯着娄弘方和时沛珊再次厉声道,“娄弘方、时沛珊你们两个人一起对他动手,只要我们三个联手,他绝对讨不了好。你以为他救了我们吗?他身上肯定有沙漠地心泉茶,可是他却偏偏不拿出来。”

    时沛珊皱了一下眉头,“黄苑博,你也不是第一天出来,无论宁兄身上有没有沙漠地心泉茶,我们都是他救的。而且现在我们身上的沙毒兽毒气已经解了,你为什么还要偷袭宁兄?”

    “解了?哈哈……”黄苑博凄惨的哈哈大笑,“如果解了,老子早就走了,还等到现在?那毒气只是被裴光赫临时压制住了而已,你们运气看看是不是丹田无法流畅?”

    黄苑博虽然修为最低,可他是四星学院出来的人,见多识广。时沛珊和娄弘方闻言立即就试了一下,随即两人都明白了黄苑博的话没错,他们的毒只是暂时被压制了而已,并没有解去。

    看见两人的脸色大变,黄苑博更是凄声叫道,“宁小城根本就不惧沙毒兽的毒气,没有沙漠地心泉茶你会相信?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他身上没有沙漠地心泉茶,他喝过沙漠地心泉茶,血也可以解毒……”

    黄苑博的声音越来越小。

    娄弘方和时沛珊忽然沉默下来,两人都看着宁城不再说话。娄弘方在想着要不要动手,时沛珊却想着宁城为什么不解释一句。

    宁城心里叹了口气,如果他真的有地心泉茶,他还真的不会吝啬,可是他没有这个东西。让他用血来救这样两个人,他还没有这么高尚。

    没有人注意到,黄苑博的身体渐渐的干瘪了下去,他身上的血迹也慢慢的渗透进了地下,消失不见。

    “轰轰……”一阵阵的轰鸣声忽然在通道的一侧响起,通道前方忽然大亮了起来。

    宁城已经没有兴趣和这两人继续组队,身形带起一道影子已经消失在了通道前方大亮的地方。

    “你为什么不动手?宁小城我看修为最多是聚气一层。”娄弘方盯着时沛珊沉声问道。

    时沛珊冷眼扫了娄弘方一眼,“我刚才确实是犹豫了一下,不过我认为宁小城身上肯定没有地心泉茶,如果有他已经拿出来了。”

    “可是……”

    娄弘方才说了两个字就被时沛珊打断,“中毒的解药我自己会去找,让我喝救命恩人的血活下来,我时沛珊还做不到。”

    说完,她根本就不理娄弘方,也没有理睬地上已经成了一具枯骨的黄苑博,也闪身离去。

    娄弘方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喃喃的说了一句,“确实是很难做到啊。”

    ……

    宁城从这通道亮光的地方冲出来,立即就看到了一条血线,这条血线沿着其中一个方向流过去,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消耗。

    宁城看了一下周围,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阵法。看着有许多条路可以离开,但这个阵法的生门竟然是沿着这条血线方向行走,此时他可没有半分犹豫,直接沿着血线迅速而下。

    两柱香后,宁城停了下来,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池,这血池的四面八方都有各种血线进入。在血池的正上方坐着一个灰衣男子,看不出来他的年龄,但是从对方身上的波动看,他的修为绝对不低。

    就在宁城打量这灰衣男子的同时,这灰衣男子忽然伸出手指射出一条血线,这射出的血线落在了远处的巨石上滑落下来。

    宁城看那巨石,已经被染成了暗红色。原来那流出去的血迹,是此人修炼后射出的。他是聪明反被聪明误,选择了生门,却来到了血池边。

    “唉,我已经尽量减少困难,就差点将这个血池搬出去了,能来这里的人还是越来越少,真是要命。”这灰衣男子忽然叹了口气。

    “我想这个蓝毅真国遗迹地图在外面应该有不少了吧?”宁城不紧不慢的问了一句。

    c

造化之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