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纹道 第七十六章 血茧
    原本以石傀的实力,即便叶维撕裂了中品神卷,催动了神卷内蕴含的玄阶神通,恐怕也奈何不了石傀,但是现在叶维却看到了希望!

    “玄冰剑,给我斩!”

    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叶维自然不会错过,他大喝了一声,驱动那柄泛着森冷寒气的古剑,狠狠斩向了石傀的脖颈。

    叶维身为铁牌的主人,都不清楚铁牌为何能够压制石傀,站在远处的众人自然更加不清楚了,他们以为身份神秘的叶维又拿出了什么宝物。

    叶维驱动玄冰剑斩向石傀脖颈的时候,称之为万众瞩目也不为过,在场数百武者的目光,以及叶维的目光都死死地盯着那柄剑。

    这一剑的成败,将决定众人的命运!

    咻!

    众目睽睽之下,那柄泛着寒光的古剑虚影,划过了那尊巨大石傀的脖颈。

    噗通!

    巨大石傀的头颅从脖颈上滚落而下。

    “玄冰剑,给我斩、斩、斩!”叶维顾不上别的,在玄冰剑虚影尚未消散之前,一刻不停地催动玄冰剑狠狠斩向那尊石傀。

    石傀原本坚不可摧的身体,在铁牌的压制之下,变得与普通石块没什么区别!

    普通的石块,怎么可能承受得住玄阶神通的威能?

    道道剑影不断地斩下。

    呼吸之间,叶维催动玄冰剑斩出了数十下,当玄冰剑虚影消散的时候,巨大石傀已经彻底土崩瓦解,化作了无数碎石。

    嗖!嗖!嗖!

    巨大石傀崩碎开来的刹那,五颗血洛晶再一次射向了叶维。

    这五颗血洛晶的品质比之前的那二百三十八颗血洛晶的品质要好得太多了,其内蕴含的元气和血煞意念也要强得多!

    “不好!”叶维脸色大变,下意识要躲开,但那血洛晶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眨眼间便已射在了叶维身上。

    嘭嘭嘭!

    五颗血洛晶一碰触到叶维的肌肤,便猛然炸开,化作浓郁的血雾,就在血雾快要将叶维包裹住的时候,那枚铁牌“咻”的一声,飞掠到了叶维头顶三寸处,这个时候,浓郁血雾也形成了一个高达丈许的人形血茧。

    从叶维催动玄冰剑斩杀巨大石傀,到叶维被浓郁血雾包裹成人形血茧,时间实在太短暂了,快得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

    “快救他!”

    几个武者回过神之后,连忙跑到了叶维身前,一脸紧张地望着那丈许高的人形血茧。

    叶维救了他们的命,而且为了对付石傀,叶维足足动用了三张中品神卷,这个恩情重如山岳!

    他们虽然都是冲着血雾谷里的珍宝来的,但叶维救了他们,还是令很多人心存感恩!因此,即便通往血雾谷更深处的通道出现了,这群人还是守在巨大的人形血茧前,一些人脸上写满了担忧。

    “有没有办法?”

    洪勋望着血茧,眉头紧锁,目光扫过众人,沉声问道,他很清楚血洛晶中蕴含的血煞意念有多恐怖。

    别说那五颗品质极高的血洛晶了,就算是一颗普通的血洛晶内蕴含的血煞意念都足以让武者境强者失去理智,更何况叶维的修为仅仅是学徒境啊!

    学徒境的意志力比武者境要弱得多,因为武者境强者至少都是击败过一次心魔侵袭的存在,经过心魔侵袭的磨练,意志力会增强许多。

    像学徒境,从学徒境一星到学徒境十星,都是小境界的提升,小境界的提升只要识海和身体的强度提升到一定的水平,都可以轻松跨越。

    但从学徒境到武者境,却是大境界的跨越,而只要是大境界的跨越都会有心魔侵袭,学徒境到武者境、武者境到凝元境、凝元境到归元境,都要迈过心魔侵袭这道坎才能成功晋升。

    正是因为有心魔的存在,像许多十星学徒境,十星武者境强者都永远留在了相应的境界。

    “他还只是学徒境,意志力比武者境强者弱很多,那血洛晶蕴含的血煞之气极为强横,他怕是……”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只能这么看着?”赵候急得脑门上都溢出了细密的汗珠,他看到叶维与林紫妍的时候,便猜测这两个人大有来头,只是没想到叶维的来头竟然这么大,背后的势力竟然舍得给他三张中品神卷护身。

    “我们根本不可能救得了他!”

    陆诏瞥了一眼被血茧笼罩的叶维,又看了看那条通往血雾谷更深处的通道,眼眸深处一抹贪婪之色一闪而过,不过他也有些担心,这里的石傀就已经这么强大了,血雾谷深处肯定会有一些更不可知的危险,光是一个人的话,他是不敢去的。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要一直等下去吗?”陆诏脸上带着担忧,看似很紧张叶维的安危,目光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虚伪地问道。

    “一直等下去?”众人中有不少人都低下了头,眼神闪烁,踏入血雾谷经历了这么多危险,好几次都险些丢了性命,难道因为一个学徒境小家伙,就要一直等下去?白白放弃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可是通道深处,很可能还有一些不可预料的危险。

    “我洪勋欠他一条命,不管怎么样,我要知道他的生死再走!”洪勋沉下脸道,瞥了陆诏一眼。

    “我也是!”

    “还有我!”

    还是有很多人,心中感激叶维,担心叶维的安危。

    “算我一个!”赵侯虽然为人精明,但大是大非还是看得很清楚的,自己的命都是叶维救的,自己若是为了利益就这样丢下叶维,那与畜牲有什么区别?不管怎么样,至少要知道叶维是生是死!

    这群武者当中,有很多人还是非常讲义气的,不讲义气的人,很容易被同伴抛弃。

    但是数百武者中也有不少人怀着与陆诏一样的心思,他们想去血雾谷深处,但是没人带领的话,又不敢独自前往。

    众人盘坐着恢复体力,时间缓缓地流逝,转眼间两三个时辰过去了,陆诏等人有些烦躁起来了,心中贪婪的念头再也压制不住。

    “好不容易走到了这里,难道因为一个人,我们就要这么一直耗下去吗?”陆诏猛然站了起来,高声道。

    “那少年救了我一命,这个人情我陆诏会一辈子铭记在心,但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我陆诏在这里发誓,无论我在血雾谷中得到多少珍宝,都会留一半给那位少年!”陆诏义正言辞地说道,心中暗道,如果那少年还能活着的话。

    “能够走到这里,可谓历经九死一生,我的家族正面临着危机,我一定要带些珍宝回去,以缓解家族的燃眉之急!”陆诏找了一个借口,便朝通道深处走去。

    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就为了看一个少年是生是死,有那个必要吗?

    陆诏颇为不屑地撇了撇嘴,在他看来,一个学徒境的小家伙,被五颗高品质血洛晶的血煞意念侵袭,存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根本没有等下去的必要。

    又有一些武者陆续站了起来:“我的母亲病重在床,而我这做儿子的拿不出钱给他老人家看病,愧对列祖列宗啊,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一些珍宝,换些纹银给母亲医病!”

    “我年迈的父亲也病了!”

    “我的未婚妻还在等着我!”

    “我的孩子……”

    随着陆诏开口,那些早已按捺不住内心贪婪念头的人一个个都站了起来,各种各样的借口都信口开河地说了出来!

    “要滚就滚,没人拦着你们,找什么借口!”洪勋猛然睁开了眼睛,极为不屑地瞥了一眼以陆诏为首的众人,冷声喝道。

    潜修中的武者一个个也都睁开了双眼,冷冷望着陆诏等人,脸上带着丝毫不加掩饰的鄙视。

    “呵呵,陆诏,我发现自己今天才算真正认识你!”薛瑶冷笑着站了起来,瞥了一眼陆诏,鄙弃地道,“与你这种人并称为寒阳城年轻一辈四大天才,真是丢人!”

    “哼!不管你们怎么看我,我陆诏行事绝对无愧于心!”陆诏有些气急败坏,大步流星地朝着那通往血雾谷更深处的通道走去。

    在陆诏的带领下,数百个武者走了近一半,往血雾谷深处直奔而去。

    “不知道那个少年现在怎么样了……”

    洪勋、薛瑶以及留下来的几百个武者仰头看了看那个巨大的血茧,继续等待着,之前叶维从血茧中走了出来,希望这次也能够吉人天相。如果看到叶维安全,他们也就能放心地离开了。

    (六九中文网

神纹道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