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统江山 第十一章【驮街】(中)
    胡小天道:“不让我插手,我就胡乱插上一脚,驮街你能去,我也能去,要不咱们看看到底谁能够先找到那个莫绍麟?”

        慕容飞烟芳心一沉,以胡小天目空一切的性情,他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虽然自己不想让他插手这件事,可他毕竟是这件案子的受害者,这小子显然没有将案情全部交代清楚,肯定还有事情隐瞒着自己。沉吟片刻终于点了点头道:“你可以跟我去,但是,你不可以插手干涉我的事情!”

        胡小天微笑道:“你放心,我在漂亮女孩子面前一向乖得很!”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西城驮街,在康都之**有三大马市,这西城驮街规模是最大的一个,但又是其中最为杂乱无序的一个,人们往往将西城马市称之为驮街,这里贩卖的牲口种类繁多,大到牛马羊驼,小到鸡鸭鹅犬全都有,虽然种类驳杂,但是其中却少有良品,前来这里交易的也大都是普通的百姓,少有大宗买卖,大都是按匹零卖,交易的价格多数都很低廉。

        慕容飞烟并没有换上公服,她的这身衣裙并不适合骑马,于是她上了胡小天的马车,胡小天也不喜骑马,原因是他的骑术不精,跨在马上总担心自己会从马背上跌落下来。

        慕容飞烟掀开车帘,看了看外面,胡小天的六名家丁在外面如影相随,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你们这些官宦子弟走到哪里都要整出这么大的排场吗?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家有钱有地位?”

        胡小天道:“笑道,你烦我更烦,你有没有尝试过,无论吃饭睡觉上茅房都有人贴身跟随的滋味?”

        慕容飞烟听他这么说不由得俏脸一红,黑长的睫毛低垂下去,不再说话。心中暗骂这厮无耻,当真是什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得出来。

        胡小天叹了口气,靠在马车上,忽然想起唐轻璇的几个哥哥都是在马市横霸一方的人物,却不知今天前往西城马市会不会和唐家人狭路相逢,低声道:“我记得唐铁汉好像是马市的?”

        虽然他问得婉转,可慕容飞烟仍然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他的担心和顾虑,微笑道:“你不用担心,这里是驮街,他们的生意不在这边。”她停顿了一下又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缺德事干多了是不是也会心虚?”

        胡小天哈哈笑道:“我会心虚?哈哈哈……”这货的笑声明显发干。倒不是因为他害怕唐家兄妹,只是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马车进入驮街,地面顿时变得泥泞不堪,这驮街的规模虽然不小,可是条件实在太差,来自四面八方的牛马贩子汇集于此,鱼龙混杂,而且这些人多数都是散客,真正实力雄厚的马贩是不屑于来到这里做生意的。

        街道虽然宽阔,但是来往车马众多,兼有商贩驱策牲畜也通行其中,显得拥挤不堪,刚刚走了几步,他们的马车就被堵在那里无法前行。

        慕容飞烟推开车门跳了下去,胡小天紧随其后。

        驾车的胡佛道:“少爷,前面被牲口堵住了,马车过不去。”

        慕容飞烟已经步行向前方走去,胡小天道:“你们在这儿等着,我跟慕容捕……”他本想说慕容捕头,可是看到周围人来人往,还是把这个头字给咽了回去,几名家丁也要跟着一起过去,胡小天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这么兴师动众,以免打草惊蛇,就让李锦昊和邵一角两人跟着,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他发现六名家丁中也就是他们两人的战斗力还算过得去,至于梁大壮之流,看起来高高胖胖,其实是个怂包,真有什么事情,还不够拖累自己的。

        梁大壮一向以少爷身边第一家丁自居,看到胡小天这次居然没有点名带上自己,不免有些失落,主动请缨道:“少爷,我也跟您过去。”

        胡小天摆了摆手道:“你是我最信任的人,留在这里坐镇我才放心!”

        梁大壮因为他的这句话而激动万分,明显自信心爆棚:“少爷放心,奴才一定不辱使命。”

        慕容飞烟今天的这身装扮的确不方便行走,走了几步就踩了一脚的泥泞,胡小天看到她提着罗裙,一双靴子上面沾满了泥泞和马粪,不由得感叹道:“我还以为慕容姑娘真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呢。”

        慕容飞烟瞪了他一眼,懒得理会他的风凉话。其实这也算得上是自知之明,她清楚自己在斗嘴方面永远不可能是这厮的对手。

        他们在驮街的北头找到了莫绍麟,莫绍麟二十四岁,西北人,是秦人和胡人的混血,身材高大,皮肤黝黑,头发有些天生的蜷曲,国字面庞,浓眉大眼,身穿褐色武士服,因为时间太久的缘故已经浆洗得发白,裤管卷起到膝盖处,露出两条肌肉虬结的小腿,脚上穿着草鞋,也是沾满了泥泞。

        胡小天和慕容飞烟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和一名客人正在那里讨价还价,在马市上讨价还价也不是口头进行的,往往是两人将手藏在袖中拉在一起,一人用手指出价,另外一人用手指还价,价钱谈妥之后便握手成交。

        看到莫绍麟那身健壮发达的肌肉,胡小天已经推测出这厮的战斗力绝对不弱,靠近慕容飞烟耳旁低声道:“要不要多叫几个帮手过来?”

        慕容飞烟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充满了不屑,事实上她一直都在用这种眼神看胡小天,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嘲讽:“你怕啊?”

        胡小天道:“怕字怎么写?”

        慕容飞烟已经缓步朝着莫绍麟走了过去。

        莫绍麟和那名客人最终没能谈妥,买卖不成仁义在,两人摇了摇头,互相露出了一个歉然的笑容,然后那客人离开。莫绍麟的目光落在慕容飞烟的俏脸上,像慕容飞烟这么漂亮的女人出现在肮脏的驮街,本身就显得极不和谐,更何况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位衣饰华美的贵介公子,这两人本该在烟波浩渺的翠云湖泛舟,又或是坐在红砖碧瓦的亭台楼榭中倾听歌舞,吟诗作赋,而不是出现在这种地方。

        莫绍麟的目光在他们的脸上扫了一眼,很快就落在了他们的脚上,从一个人的步幅和脚步的节奏上能够判断出这个人会不会武功,莫绍麟的脸上带着笑意,可是内心已经开始警觉。

        胡小天始终关注着莫绍麟的目光变化,他擅长通过一个人的表情变化分析对方的细微心理,看来艺多不压身这句话还是有些道理的,过去他学习的心理学还是很有些用武之地。

        从四人的步法上莫绍麟已经判断出,慕容飞烟和身后的那两名家丁打扮的人全都身怀武功,至于这个嬉皮笑脸的公子哥,看样子不懂武功,只不过这厮的身体倒是生得健壮,不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莫绍麟心中警惕,脸上却笑得阳光灿烂:“公子,夫人,来买马啊!”

        慕容飞烟被他一句夫人给叫得俏脸绯红,心说这厮什么眼神?自己明明是个云英未嫁的女儿身,而且自己发饰装扮也能够看出她没嫁人呢。

        胡小天却乐得哈哈笑,他可没想占慕容飞烟什么便宜,是莫绍麟帮忙占了便宜,胡小天点了点头,本想拐弯抹角地打听赵正豪的下落。可慕容飞烟根本没兴趣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问道:“你是莫绍麟?”苏乐一听她这么问顿时暗叫坏了。

        莫绍麟笑道:“是!夫人认得我啊?”

        慕容飞烟道:“你认不认识赵正豪?”

        莫绍麟道:“认识!我们一起贩过马。”

        “他现在在哪里?”

        莫绍麟充满狐疑地望着慕容飞烟:“你找他干什么?”

        不等慕容飞烟说话,胡小天已经先拿出一锭足有五两重的纹银在莫绍麟的面前晃了晃,然后递给了他,莫绍麟看到银锭笑得越发灿烂了,他伸出手去一把将纹银接了过去,还小心地向周围看了看,神神秘秘道:“我交代一声,这就带你们过去!”

        如果不是慕容飞烟这么沉不住气,胡小天是不会出此下策的,真不知道这慕容飞烟京兆府第一女神捕的名头是怎样得来的,办案是要讲究技巧的,必须要旁敲侧击,尽量在对方没有觉察到己方的真正目的之前调查清楚情况。本来慕容飞烟脱下制服,穿着便服前来,胡小天以为她是要当便衣警察的节奏,可没想到见到莫绍麟的第一句话就把她的真实身份给暴露了,只差没挑明点告诉对方我是捕快了!

        莫绍麟转身向后方走去,进了马圈,向马圈内的一名包着灰蓝色头巾的马夫交代了什么。

        胡小天向慕容飞烟道:“情况好像有些不对,莫绍麟鬼鬼祟祟的。”他向李锦昊和邵一角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两人绕到另外一侧,盯住莫绍麟以防这厮从那边逃走。

        慕容飞烟冷冷道:“谅他翻不出什么花样。”她的话音刚落,却见莫绍麟翻身上了一匹满身泥泞的黄骠马,朝着慕容飞烟嘿嘿一笑:“想找他,跟我来!”他双手用力一抖马缰,双腿在马腹夹了一下,那马儿一声长嘶,撒开四蹄狂奔而起,靠近栏杆的时候猛然腾跃而起,四尺高的围栏一跃而过,四蹄落地,泥浆翻飞而起,溅了意图拦截他的李锦昊和邵一角一身。两人还没有形成合围之势,莫绍麟已经纵马甩脱他们飞驰而去。

        ***********************************************关于主角性格的解释,穿越改变**的同时**也在改变你,不会针对这一点再做解释,欢迎一切中肯意见,至于某些专门靠恶意书评吸引眼球的,我只能呵呵了……

        C

医统江山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