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医统江山 > 第十五章【知恩图报】(下)
医统江山 第十五章【知恩图报】(下)
    一曲唱罢,众人齐声喝彩,袁士卿拿出了一两银子,慕容飞烟摸了摸自己的钱袋,将里面的碎银全都赏给了这对父女,算起来一两只多不少。

        展鹏只是个猎户,身上本没有多少银两,百多个铜板全都打赏给了他们,这下连结账的钱都没有了。

        慕容飞烟目光盯住胡小天,在座的人中胡小天肯定是最有钱的一个,这对父女那么可怜,这厮但凡是个人好歹得有点爱心吧,假如胡小天此次要是拿出他的爱心,慷慨那么一下,或许能够让慕容飞烟对他的印象有所好转,重新估量这厮的人品。可胡小天有打赏的心,没打赏的钱,这货出门什么时候带过半个铜板,平日里有花钱的地方都是家丁抢先去付了,这年代真正有身份的人谁拿着钱袋子晃荡,带少了不禁花,带多了跟别着一哑铃似的,反正有的是家丁跟着,钱也是他们帮忙拿着。胡小天从来没有付钱的概念。

        这货动作倒是做出来了,可兜里没钱,事实上他身上压根就没兜儿,方知堂陪着笑躬着腰,来到胡小天的面前等着这厮赏赐,可胡小天掏了半天也没掏出一个铜板,这货尴尬了:“呃……那啥……我没带钱……”

        听到胡小天这么说,方知堂倒是没什么,大康民风淳朴,打赏这种事,爱给不给,给多给少全凭心意,勉强别人给钱的事情这父女俩还从没干过,给不给,方知堂都是笑容谦恭,向女儿道:“方芳,谢谢几位大爷的厚赐,咱们走了!”

        胡小天尴尬地挠了挠头,正盘算着是不是下楼找家丁去要点钱,慕容飞烟白了他一眼,那表情实在是不屑极了。

        胡小天觉得这辈子加上上辈子都没那么尴尬过:“我……是真没带钱……”

        “没关系,没关系!”袁士卿笑道。

        胡小天看着慕容飞烟道:“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搞得我跟为富不仁似的。”

        慕容飞烟淡然笑道:“我不了解胡公子的为人,也不关心!”

        连展鹏这个局外人都看出来了,看样子慕容捕头对自己的这位恩公有些成见,从胡小天可以对自己的父亲,一个素不相识的路人都能施以援手热心相助来看,胡小天肯定不是一个小气之人。

        胡小天被慕容飞烟的这种态度给刺激到了,我曰,慕容小/妞,老子这辈子不把你宽衣正法了,我就跟你姓,其实人家慕容飞烟也没得罪他,这货不知怎么就偏激了,看来这副身板儿里面本身就有邪恶基因,所以胡小天邪恶的念头也会层出不穷。

        袁士卿慌忙出来打圆场道:“没带钱就算了,也不是非得要打赏。”

        胡小天心说你老家伙说得轻巧,方家父女跟你这么熟,一看就知道你在故意帮他们,听曲是假,帮人一把应该是真的,胡小天道:“这么着吧,等我回去就让人送五两金子过来,不就是诊金吗,这事儿我给他们解决了。”以他的家境这五两金子还真算不上什么事儿,索性慷慨一次,再助人为乐一次。

        袁士卿听胡小天说得如此慷慨,赶紧替方家父女致谢,又要出去叫他们回来感谢胡小天的大恩大德。慕容飞烟却摇了摇头道:“不急,就怕有些人说过就忘了,现在答应得这么好,吃完这顿饭就忘了个干净,岂不是害得人家父女两个空欢喜一场?”

        胡小天算是看出来了,慕容飞烟使得是激将法,生怕自己不兑现承诺,他笑道:“慕容捕头说的也是,等这顿饭吃完,你跟我一起回家。”

        慕容飞烟瞪了他一眼道:“我跟你回家干什么?”

        “拿金子啊!你信不过我总能信过你自己吧。”

        慕容飞烟道:“去就去,谁怕谁?”

        此时小二过来上菜,袁士卿叫了一坛美酒,展鹏起身接过酒坛主动给几人倒酒,论年纪,慕容飞烟和胡小天都比他要小,可人家一个是官府中人一个是官二代,胡小天更是他的恩人,所以展鹏这酒倒得心甘情愿。

        袁士卿虽然做东,可酒量不行,原本李逸风是酒中高手,可惜刚才被胡小天恶心的呕吐不止,只能临阵缺席。胡小天虽然上辈子经常喝酒泡吧,酒量也不错,可他对现在这副身板儿的酒精耐受能力没多大把握,事实上他到现在连都一口酒都没喝过。

        胡小天试探着喝了一口,这时候的酒度数都不高,不过味道甘醇,毕竟是粮食酿造,不同于过去的酒精勾兑,胡小天本着蹚水慢慢来的原则,先喝了一碗,感觉毫无反应,头脑清醒,吐字清晰,看来自己酒量并没有在跨越时空的过程中完全荒废。

        不过喝酒的时候胡小天表现得还是非常腼腆和客气的,毕竟心里没底,他口口声声的不胜酒力,只差没说自己酒精过敏了,话到唇边又怕这群古代人接受无能,

        展鹏是个海量,这个时代在酒桌上表达敬意的方式就是敬酒,双手端起胡小天的酒碗去敬他,胡小天接过酒碗在手,有点为难道:“展兄,你这都敬我第三碗了。”

        展鹏道:“胡公子的大恩大德,三碗酒是不够的,三十碗都不嫌多。”

        胡小天心说,三十碗,你这是要把恩人往死了喝的节奏,这不叫报恩,这根本就是报仇啊!你可真够实诚的,可转念一想,未必,今儿是袁士卿请客啊,你丫敞开了肚子喝,以为花得不是你的钱?这货总是把坏心眼儿放在前面。

        慕容飞烟看到胡小天推来让去,每次喝酒都费一番周折,一旁忍不住道:“能喝就喝,不能喝就不喝,堂堂七尺男儿,一点都不爽利。”

        胡小天道:“你爽利,你连喝三大碗给我看看!”

        展鹏和袁士卿两人对望一眼不由得莞尔,这两人敢情是冤家啊,从他们见面就开始呛。

        慕容飞烟道:“三碗算什么,咱们整坛喝!小二,来两坛酒!”

        胡小天一听就愣了,谁说女子不如男,慕容飞烟不但武功高强,这酒量也是相当吓人啊。

        慕容飞烟冷眼看着胡小天的表情:“害怕啊!”

        胡小天道:“怕了我就是你生的!”

        慕容飞烟是云英未嫁之身,听他这样说,一张俏脸顿时红了,啐道:“无耻!”其实原本想骂他**的,可一想胡小天讲过的那个故事,**这两个字是不好说出口了。

        胡小天看了看送上来的两坛酒,这坛子里面至少有三斤酒,再加上坛子本身的重量,应该在五斤左右,放在桌上沉甸甸的,看着就吓人,摇了摇头道:“算了,我还是不喝了,真要是喝下去,命要没了,我怕还不行吗?”

        慕容飞烟真是拿这厮无可奈何了,刚说怕就是自己生的,现在又说害怕,岂不是等于承认说自己生了他,自己还是个未出阁的大闺女啊,怎么可能生孩子?这小子实在是太可恶了,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自己怎么都占不了便宜,怎么都得吃亏。道不同不相为谋,自己也真是,怎么想起来跟这个纨绔子弟坐在一起吃饭?

        此时外面忽然传来喧闹之声,胡小天趁机起身道:“我去看看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跟女人斗自己占不了什么便宜。

        展鹏道:“胡公子您坐,我去看看!”他本身就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出来进去也方便,不等胡小天起身已经开门出去了。

        ***************************************************求几张梦想杯的票票,就在内容简介下面,不求名次,只求入围。

        C

医统江山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