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医统江山 > 第二十三章【十五里亭】(上)
医统江山 第二十三章【十五里亭】(上)
    跟史学东道别的这会儿功夫慕容飞烟已经走出了好远,她向来嫉恶如仇,对史学东这种卑鄙无耻的官宦子弟恨不能杀之而后快,看到胡小天和这种人打得一片火热,还称兄道弟,简直是狼狈为奸,蛇鼠一窝。她立刻纵马离去,眼不见为净。从今天见面伊始,慕容飞烟就以冷冰冰的态度示人,到现在都没有跟胡小天说过一句话,胡小天暗自揣摩,估摸着慕容飞烟是真生自己气了,毕竟她过去好歹是个八品官阶,现在却要跟着自己这个正九品下级别的芝麻官儿去三千多里以外的青云县任职,听候自己这个九品县丞的差遣,换成谁也会感到失落难过。可转念一想,她真要是不想去,大可以拒绝啊,反正她也是被停职期间,大不了不干啊,既然同意去,就证明她心底还是接受了这个安排的。胡小天这次没有追上去,只是在后面远远跟着。火一样的云霞托着金色的朝阳,正在从遥远的山脊上冉冉升起,向浅绿色的天空中散射出弯道光芒,绿色的田野上仍然飘荡着袅袅的雾气晨烟,在金色的阳光下迅速消融,渗透到泥土中,草叶上,晶莹的露珠在滚动。清晨的风吹动着道路两旁的白杨树,发出沙沙的声响,嫩绿的叶片反射着阳光,闪烁出一片绚烂的金色。京城外的官道之上,十里一长亭,五里一短亭,走过长亭,回首望去,京师的城郭在视野中已经变成了一条狭长的灰线。路上行人渐渐稀少,举目望向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座六角飞檐,青瓦红柱的亭子。亭前的大树旁停靠着一辆马车,小亭内一道白衣倩影正在那里驻足观望。慕容飞烟勒住马缰,她早已看清那亭中的少女正是名满大康的舞姬霍小如。霍小如也看到了慕容飞烟,她向慕容飞烟微笑颔首示意。慕容飞烟的唇角也露出一丝笑意,她和霍小如虽然只见过一次面,可是对这位才女的印象很好。慕容飞烟转过身去,因为胡小天落在她的后面,所以比她稍晚才看到霍小如。慕容飞烟道:“红颜知己来了,还不赶紧过去?”这还是慕容飞烟第一次主动和胡小天说话,难得她对霍小如的出现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抗拒。胡小天笑了笑道:“等我啊,我去去就来!”他纵马来到凉亭前,几名家丁原本还想跟过去,却被慕容飞烟伸手拦住:“没你们事儿,一边呆着凉快去!”梁大壮晃着大脑袋道:“慕容捕头说得对,别过去,少爷泡妞呢。”慕容飞烟听到泡妞这个词儿觉得非常新鲜,但是又有些刺耳,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看了梁大壮一眼。这几位家丁全都亲眼见识过慕容飞烟的强悍武力,也都明白就算他们一拥而上也不可能是慕容飞烟的对手,这是一个实力为王的时代,谁的拳头硬谁说了算,于是这帮家丁老老实实闭上嘴巴不再说话。如果说史学东出现在十里长亭相送,对胡小天来说是个意外,那么霍小如的出现却是一个惊喜。这次的相逢绝非巧合,距离京城已有十五里,霍小如选在路人稀少的十五里亭,胡小天明白自己对她来说即便算不上朋友,但绝不普通。胡小天看了看马车,正奇怪驾车人身在何处的时候,婉儿从车帘中露出了小脑袋,笑嘻嘻朝他挥了挥手,露出两颗可爱的兔牙,然后迅速又缩了回去,她显然知道自己并不适合打扰他们的谈话。胡小天走入小亭,霍小如双手负在身后,笑容恬淡如菊,静静望着胡小天,虽然离别在即,虽然胡小天非常努力地寻找,却仍然没有从她明澈的美眸中找到一丝伤感和留恋。霍小如有着超人一等的淡定心态,她的表情风波不惊,不知她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还是胡小天没到触动她心弦的地步。胡小天学着霍小如的样子,也将双手负在身后,两人面对面站着,胡小天道:“是专门过来送我,还是突然改变了主意,准备和我一起去西川游山玩水?”霍小如摇了摇头道:“两者皆不是!”“哦,看来真是我自作多情了!”霍小如道:“我只是想求证一下,你所说的用足尖承受自身的重量是不是这样?”她足尖轻点,娇躯优雅挺立起来。胡小天没想到自己信口开河的一句话居然引起了霍小如这么大的重视,他所说的足尖舞蹈根本就是芭蕾舞,即使霍小如舞技冠绝大康,她也从未想到过要用足尖支持身体的重量来起舞。在他心中宁愿霍小如是专程过来送自己,而不是前来请教这件事。霍小如对于舞蹈超人一等的悟性,让她从胡小天的这番话中领悟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虽然她还没有得到芭蕾舞真正的神髓,但是她的动作已经似模似样。只是霍小如脚上的那双绣花鞋显然不是跳芭蕾的合适舞鞋,胡小天笑道:“有那么点意思了,不过鞋子不对。”他从身上摸出了一根木炭棒,他的毛笔书法不怎么样,几经寻找才找到了这个合适的工具作笔,他向霍小如道:“有纸没有?”霍小如看到他手中那奇怪的木炭棒不免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这应该是胡小天随身携带的笔。胡小天道:“卫生纸也行!”在他看来女人通常都携带点这玩意儿。霍小如当然不知道什么叫卫生纸,轻声道:“婉儿,取宣纸出来!”胡小天当即就将宣纸在亭内石桌上铺开,他先画了一双芭蕾舞鞋,要说胡小天在绘画上还是颇有一些水准的,前世如果不是选择了医学,说不定他会成为一个画家,芭蕾舞鞋最大的奥秘在于能够让舞蹈演员用脚尖跳舞的鞋盒,鞋盒藏在鞋尖内,所谓鞋盒实际上是一种硬套,套住脚趾和一部分脚面,胡小天手中的木炭在宣纸上飞快而迅速地勾画着。霍小如只知道他文采出众,才思敏捷,却没想到他居然还工于书画,只是这种绘画的方法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连画笔都是如此奇怪,她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用木炭棒绘画,可是胡小天下笔如有神,寥寥数笔却画得栩栩如生。胡小天道:“鞋盒往往用六层普通的麻袋布或者其他粗布粘合而成,要保持鞋尖不太硬,又不能太软,也不易折断。至于鞋子的材料往往用缎面缝制,桃皮色和粉红色最为常见。想要跳好足尖舞,必须要有一双合适的舞鞋,不然非但无法活动自如,还容易损伤到你的脚尖。”霍小如眨了眨眼睛,美眸中流露出激动的光芒,以她的沉稳很少表现出这样的情绪波动:“胡公子见闻真是广博。”

        胡小天帮人帮到底,干脆随手又画了几个芭蕾动作的速写,霍小如一旁看着,整个人算是彻底被胡小天震撼到了。却不知胡小天之所以卖弄,要得就是这个效果,老子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以霍小如的绝代风华,她的身边绝不缺少仰慕者和追求者。要是不能抓紧时间,加深这小/妞对自己的印象,只怕等日后相见,这颗好白菜已经被猪给拱了。别的不说就凭我的这手速写功夫,就算不能让你对我爱的死去活来,也得让你对我念念不忘。

        **********************************************继续求梦想杯票票!

        C

医统江山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