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医统江山 > 第二十九章【截肢手术】(上)
医统江山 第二十九章【截肢手术】(上)
    外面的那小女孩听到了里面的对话声,越发用力地拍击山门,她大声哀求道:“大师,求求你们,我爷爷受伤了,求求你们救救他!”

        慕容飞烟听到这里,再不管胡小天说什么,马上拉开了庙门。

        那女孩看到庙门打开,整个人却再也支撑不下去,软绵绵倒在了地上,慕容飞烟慌忙冲上去抱起了那女孩,那女孩脸色苍白,身躯不断颤抖着颤声道:“我爷爷……我爷爷……”手指指了指山下。

        胡小天借着闪电的光芒向山下望去,却见阶梯的尽头果然有一团黑影。他担心其中有诈,毕竟刚才险些被那帮和尚给谋害,现在事事都陪着小心。

        慕容飞烟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将那女孩放下,低声道:“我陪你过去!”

        胡小天点了点头,有慕容飞烟在一旁陪同,至少安全有了一定的保障,两人沿着台阶走了下去,来到那黑影前方,却见一个白发苍苍黑衣老者趴在地面上,满身鲜血,看来受伤很重,胡小天摸了摸他的颈部,又探了探他的鼻息,首先确定这老者仍然活着。

        在慕容飞烟的帮助下,胡小天将那老者背了起来,还好那老者生得瘦弱,不过百多斤的份量,背起他费不了太大的力气。

        慕容飞烟从旁协助,来到庙门前,又扶起那小女孩,那小女孩颇为坚强,从头到尾都没有见到她流出一滴眼泪,只是这女孩体力消耗过度,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胡小天和慕容飞烟带着这一老一小回到庙中,慕容飞烟将庙门重新关好,此时邵一角和李锦昊两人听到动静也赶了过来,李锦昊从胡小天身上接下那老者,先将这一老一小带到了偏殿。

        梁大壮和胡佛两人刚刚才睡着,又被惊醒,看到几个人带着一个浑身是血的老者过来,也慌忙凑了过来。

        胡小天道:“先将他放在供桌上,小心一点。”

        几人联手将老者放在了供桌上。

        胡小天接过梁大壮递来的干毛巾,擦了擦脸,长舒了一口气重新回到那老者身边。那白衣小女孩紧紧握住老者干枯的右手,表情显得惶恐而忧伤,只是她的眼中并没有泪水。

        胡小天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那小女孩的肩头,却想不到那小女孩霍然转过身来,一双清澈明亮的眸子怒不可遏地盯住胡小天,她的表情将胡小天吓了一大跳,这女孩的年龄虽然不大,可是她的身上却充满了一股说不出的威势,表情凛然而不可侵犯。

        胡小天有些尴尬地缩回手去:“小妹妹,我只是想帮你爷爷检查一下伤势。”

        明澈的美眸中流露出和她本身年纪极不相符的复杂目光,她咬了咬失去血色的嘴唇,低声道:“你是郎中?”

        胡小天这辈子最不想从事的就是这个职业,可是他穿越时空来到这里,居然没有忘记过去所学的医术,倘若他对医术一窍不通倒还罢了,可他明明懂得医术,明明拥有救人的能力,又岂能坐视不理?胡小天抿了抿嘴唇,终于点了点头道:“略懂一点,虽然算不上高明,可我想你已经没有了更好的选择。”女孩于是不再说话,慕容飞烟来到她的身边,柔声劝道:“妹子,不如我带你去换一身衣服,这里就先交给他照顾。”女孩倔强地摇了摇头:“我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胡小天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早就让慕容飞烟不要多事,现在好了,直接从外面捡了两个麻烦回来。他让胡佛去烧了一壶热水,又让梁大壮将李逸风送给他的手术工具箱取出来。那老者身上被鲜血浸透,显然伤的不轻,鲜血将衣服和他的肌肤多处黏在一起,胡小天取出剪刀,小心剪开老者的衣服。这老者非常瘦弱,甚至可用皮包骨头来形容,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肌肤苍白,老者的腹部有两处刀伤,从位置来看并不致命,下半身更是鲜血淋漓,胡小天剪开老者裤管的时候,慕容飞烟不忍卒看,转过身去。那女孩用力咬了咬嘴唇,默默转过身走出门外。慕容飞烟慌忙跟她走了出去,她本以为那女孩会伤心落泪,可跟过去才发现那女孩表情虽然难过,可目光却在夜色中变得越发坚定起来。胡小天将老者的裤管剪开,发现他的右腿从膝盖开始几乎被碾压成为肉泥,因为长期泡水的缘故,伤口的皮肉都变得发白。胡小天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判断,这老者的右腿只怕是保不住了。左腿上虽然也有不少刀伤,可应该没有伤及骨骼,看似染满鲜血,却只是皮外伤。胡小天最后将那老者的**剪开,眼前情景让他不由得一怔,那老者胯下竟然空空如也,那话儿被人其根切断,应该有年头了。一旁梁大壮咦了一声,低声道:“他没鸡鸡……”胡小天狠狠瞪了他一眼,梁大壮慌忙掩住嘴巴。胡小天仔细为老者检查完伤势,然后来到门外,慕容飞烟陪着那女孩在外面站了许久,可两人之间连一句话都没说。慕容飞烟道:“情况怎样?”胡小天道:“情况非常严重,右腿保不住了,必须马上进行截肢,不然会发生感染。”那女孩转过身来,静静望着胡小天道:“能保得住性命吗?”胡小天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先行问道:“他的腿受伤有几天了?”那女孩咬了咬嘴唇,分明在考虑要不要如实回答胡小天的这个问题,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两天!”胡小天暗叹,如果这小女孩所说的全都是实情,那么这老者的生命力也够顽强,在受伤如此眼中,出现重度贫血的状况下仍然能够支撑到现在已经是相当的不容易。他照实道:“伤者的情况非常严重,就算我能够帮他做截肢手术,也很难保证他能够活下来。”那女孩道:“如果不救他,他是不是死定了?”对胡小天口中的手术二字有些不解。胡小天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如果他不出手救治,这老者必死无疑。倘若是别的女孩只怕此时已经吓得哭出声来,即便是不哭,也一定吓得六神无主,眼前的女孩非但没哭,而且表现出异乎寻常的镇定,这种镇定完全超出了她本身的年龄,点了点头道:“救他!”“可……”胡小天心中还是存有疑虑的,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救回这位老者,即便是这个时代不需要行医执照,也不需要术前签字,可一旦伤者死了,他的亲人会不会将这笔帐算在自己的头上?而且这一老一小来历不明,究竟是好是坏都不清楚。女孩道:“你放心,出了任何事我都不会怪你。”胡小天道:“口说无凭,你还需要立个字据!”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事还是留一手的好。女孩道:“好!”胡小天去做术前准备的时候,慕容飞烟找来了纸笔,那女孩当即就在一旁写下了字据,这女孩虽然年纪不大,可是一手字写得鸾漂凤泊,龙飞凤舞,实在是漂亮至极,慕容飞烟看在眼里,心中暗暗称奇,推测出这女孩绝不是普通人家出身。*************************************反反复复发不上去,想了很多办法,这后台今天不知为毛抽了?如能正常发布,求三江票鼓励!

        C

医统江山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