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医统江山 > 第二十九章【截肢手术】(下)
医统江山 第二十九章【截肢手术】(下)
    慕容飞烟将字据交给胡小天看的时候,胡小天悄悄将她拉到一边,低声道:“这事儿有些不对!”

        慕容飞烟秀眉微颦道:“怎么不对?”

        胡小天附在她耳边,用只有她才能听到的声音道:“那老者可能是个太监!”

        慕容飞烟啊!的轻呼了一声,旋即一张俏脸涨的绯红,不无嗔怪地看了胡小天一眼道:“你怎么知道?”问完这句话她就有些后悔了,怎么问出了这么白痴的问题。

        胡小天居然还真得给她解释:“他那根东西被切掉了,不信你自己去看。”

        慕容飞烟的俏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儿,耷拉着脑袋,一双美眸盯着自己的脚尖儿,这事怪不得胡小天,明明是自己问他的。可这混蛋也实在是无耻,为什么要说得这么明白,以为本姑娘不知道太监是什么吗?这厮一定是在故意让我难堪,混蛋,大混蛋,让我去看,我是个黄花大闺女嗳!

        胡小天此时还真没有让她难堪的意思,低声道:“这种人往往生活在皇宫大内,很少出来,那小姑娘给人的感觉也很不正常,你见过谁家十一二岁的小孩子表现的如此气势逼人?”

        经胡小天的提慕容飞烟顿时醒悟过来,越想这件事越是蹊跷,她低声道:“你是说,她可能是某位金枝玉叶?”大康皇上单单是儿子就有二十七醒,人,女儿比儿子还要多,大都养在深宫人未识,如果说这小姑娘是皇室的某位公主也很有可能,不然她的身边何以会有一位老太监陪伴?

        胡小天道:“什么人我不知道,可我敢肯定这小姑娘绝不是那老太监的孙女。这张字据你一定要收好了,真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咱们也算是有个凭据。对了他们祖孙两手空空,不可能不带行李,你回头旁敲侧击地问一下,看看她是不是还遗漏了什么东西?”

        对突发事件的处理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心智和手腕,慕容飞烟现在对胡小天已经不能不佩服了,这家伙实在是太精明,很多事都想到了前头。论武功,自己一根手指头就能秒杀这厮,可是谈到心计,慕容飞烟在他面前总感觉到自己的头脑不够用,别看一路之上她动不动就发号施令,表面看起来非常的威风,似乎占有绝对统帅地位,可真正遇到了大事,还是对胡小天言听计从。

        慕容飞烟道:“你真有把握治好那太……”她停顿了一下又道:“老人家!”

        胡小天道:“我可没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可他这不还没死嘛?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胡小天从四名家丁中挑选了两名助手,胡佛和邵一角,梁大壮是首先被他否决的一个,从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这货绝对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角色,论溜须拍马,家丁之中排名第一,可谈到实干,这货得靠边儿站。

        虽然有了部分手术器械,可仍然不够完备,截肢手术风险很高,加上眼前根本不具备麻醉的条件,这让胡小天捉襟见肘。

        胡小天利用带来的烈酒为老者进行消毒,那老者自始至终始终处于昏迷之中,这倒是为手术提供了一定的便利,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可以在他昏迷的情况下将他的右腿截肢手术做完,至于术后能否苏醒过来,胡小天也没有任何的把握,尽人事听天命吧!

        无法保证无菌,没有麻醉,没有输血条件,甚至没有像样的照明,这样的手术风险很大,成功率极低。胡小天从医的经历中从没有做过这么没把握的事情,他认为今天这老者十有八九会死在手术过程中。可如果不为他施救,这老者必死无疑。

        为了百分之一的机会,胡小天最终决定放手一搏,尽可能将每一个步骤做好,希望这老者的命足够硬,能够挺过这场劫难。虽然他和这位老者没有半点渊源,可医者仁心,真正面对病人的时候,深藏在内心中的医德就会左右他的意识。

        老者的右腿从膝盖开始都已经血肉模糊,膝盖骨、小腿骨完全碎裂,没有保留的价值,必须尽快进行截肢手术。胡小天用弓弦作为止血带扎住老者的大腿根部,充分利用弓弦牛筋的特有弹性。将切口的部位选择在股骨大转子顶端以下二十五厘米处,这也是骨科截肢的常用位置,用手术刀切开皮肤,分离下层筋膜,将皮瓣上翻。

        按照常规手术法截断肢体,和骨骼,结扎切断大隐静脉、从缝匠肌下分离股动脉、股静脉和隐神经,分别做出切断处理。解决完血管和神经的问题后,在阶段平面下三厘米的地方将肌肉环切,一直抵达股骨,切断骨膜,然后利用钢锯锯断股骨,彻底将伤肢分离。

        胡佛和邵一角两人负责煮沸消毒和传递器械,看到胡小天活生生锯断那老者大腿的场面,两人都是汗毛直竖,冷汗不停冒出,只差没呕吐出来了,这少爷的心理素质实在是非同一般啊,望着这血淋淋的场面,他居然无动于衷,一步一步,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下一步操作,即便是两人不懂医术,也能够看出胡小天对人体的结构极为熟悉,每一步都做得恰到好处。

        锯断股骨之后,胡小天开始处理后侧的血管和神经,在断面的股骨和内收大肌、股二头肌之间分理处股深动静脉,进行双重结扎。再从半腱肌,半膜肌于股二头肌之间分离出坐骨神经,结扎营养血管,然后将神经离断,任其自然缩回。

        松开弓弦做成的止血带,对所有出血点进行结扎止血,放入皮片作为引流,最后将股直肌瓣下翻,缝合在股骨后方的肌间隔上,利用间断缝合的方法将筋膜和皮肤缝合起来。

        顺利截除老者的右腿之后,胡小天开始处理他身上其他的伤口,老者身上的伤口虽然很多,不过都不算严重,只要进行清创缝合即可。

        整个手术用去了一个多时辰,胡小天缝完最后一针,将手术器械一股脑扔到旁边的铜盆里面,利用煮沸后重新烘干的纱布为老者包扎好伤口。摸了摸老者的颈部,虽然脉搏微弱,可仍然平缓。

        整个过程中老者始终在昏迷之中,这也算得上不幸中的大幸,在丧失知觉的情况下进行这种手术,至少免除了他的不少痛苦,也许他再也没有醒来的机会,胡小天将外袍脱去扔在地上,虽然天气不热,他也捂出了一身的大汗。

        来到门外,看到慕容飞烟陪着那小姑娘就站在外面,小姑娘手中多了一个蓝印花布的包裹,应该是刚刚在他做手术的时候出门找回来的。

        那小姑娘关切道:“怎样了?”

        胡小天道:“还算顺利,不过能不能醒来就不知道了。”他说的是实情,今天的这个截肢手术他只是按照步骤来完成,做手术之前就没把握这老者一定能够醒过来。

        小姑娘转身向房内走去。

        慕容飞烟并没有跟着她进去,望着一脸疲惫的胡小天,轻声道:“你忙了一晚上,赶紧去休息吧,这里有我照顾就行。”

        在胡小天的记忆中,她还是头一次主动表现出对自己的关心,不由得笑了起来:“我没听错吧,你居然关心我?”

        慕容飞烟道:“你也可以理解为怜悯!”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我才不要怜悯!我要关爱,你不是个小气的人啊,给我一点关爱又有何妨?”这货说完,大步走向隔壁的院落,慕容飞烟望着他挺拔的背影,因他刚才的那番话俏脸羞得通红,可过了一会儿她的唇角居然露出了一丝会心的笑意。

        C

医统江山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