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医统江山 > 第三十章【自找麻烦】(上)
医统江山 第三十章【自找麻烦】(上)
    胡小天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的正午,睁开双眼,正看到梁大壮瞪大了一双眼睛望着自己,胡小天被这厮吓了一跳:“我靠,人吓人吓死人,你跑我房间里干什么?”

        梁大壮道:“少爷,我在这里保护你啊!”

        胡小天呵呵笑了一声,冷笑,指望着这厮保护自己,恐怕九条命都丢掉了。

        梁大壮知道胡小天冷笑的含义,这一路之上,他的确没有起到保护这位少爷的作用,遇到危险第一个逃掉的往往就是他自己,这货有些惭愧地低下头去。

        胡小天舒了个懒腰,听到外面的风雨声正疾,起身来到门前拉开了大门,却见天空虽然已经放亮,可仍然是阴沉沉的,大雨没完没了地下着。

        梁大壮来到他的身边,恭敬道:“少爷,今儿的雨好像比昨个下得更大,刚刚慕容捕头说,咱们暂时在庙里停留一天,好好休息一下,等明天再做打算!”

        胡小天点了点头,这样的天气状况的确无法继续赶路,只能暂时留在兰若寺,等天气好转之后再说。他披上蓑衣,戴上斗笠,向偏殿走了过去。

        偏殿之中炉火熊熊,胡小天到的时候,李锦昊将刚刚劈好的劈柴往火堆里送。

        那小姑娘坐在火堆旁一动不动,双眸望着跳动的火苗,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胡小天知道她年纪虽小,可性情古怪,并不好相处,也懒得去理会她。

        老者仍然躺在供桌之上,一动不动,胡小天为他检查之后方才发现这老者仍然没死,要说这老太监的生命力还真够顽强。胡小天掀开覆盖在他身上的被单看了看,截肢处没有血水渗出。不免又看了看老者的双腿之间,忽然想到,这老太监已经不算是第一次做截肢手术了,不过第一次切得是小腿,现在切得是大腿。想到这里胡小天居然有些想笑,马上提醒自己要注意医德,不能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那小姑娘托着腮望着火苗,忽然开口道:“他一直都没有醒来过。”明眸中带着忧伤和失落,她的表情说明她已经渐渐失去了信心和希望。

        胡小天道:“耐心等等吧!”即便是为老者做完了截肢手术,胡小天对他苏醒也没抱有太大的希望,之所以坚持手术,无非是尽人事听天命,就算老者能够苏醒过来,还要面对手术后可能出现的感染和种种意料之外的状况。

        那小姑娘道:“谢谢!”

        从昨晚到现在,这还是她第一次向胡小天表达谢意,说完又重新归于沉默。

        胡小天让李锦昊在这里陪着,自己离开了偏殿,出门闻到一股诱人的饭菜香味,于是循着这味道找到了兰若寺的厨房。

        厨房内慕容飞烟正在忙碌着,胡佛在一旁拉着风箱,慕容飞烟拿着铁铲在大锅中炒菜,轻烟袅袅中,一张俏脸灿若明霞,有如天上的仙女下凡人间,又是惹人心动的美厨娘。

        胡小天依靠在门前笑道:“原来慕容捕头不但舞刀弄剑是一把好手,炒菜也是相当的厉害。”

        慕容飞烟这才意识到他的出现,转头朝他笑了笑道:“反正也无法赶路,只能安心在这里休息一天,刚刚邵一角在附近打了两只野鸡,我采了些山蘑菇炖在一起,给大伙儿打打牙祭。”

        胡小天从昨晚起就没有吃饭,此时闻到这诱人的香味儿,口水都流了出来:“佛祖面前你们也敢妄动荤腥,罪过,罪过!”

        慕容飞烟一边将烧好的菜盛入盆里,一边道:“即然这样,你可以选择不吃。”

        “那怎么可以,我不但要吃还得多吃,我佛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怎么忍心让佛祖怪罪你们,要怪罪都怪罪到我一个人身上吧。”

        胡小天感觉这辈子都没吃得那么滋润过,慕容飞烟的厨艺不错固然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他真饿了,直接蹲在厨房外,将一盘菜,两大碗米饭吃了个干干净净。

        慕容飞烟给那小姑娘送菜回来的时候,看到胡小天已经将饭菜吃了个干干净净。忍不住打趣道:“这兰若寺果然有鬼啊,饿死鬼!”

        胡小天呵呵笑了一声:“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没这顿垫底,我可真要成为饿死鬼了。”

        慕容飞烟来到他面前帮忙将碗筷收了。

        胡小天道:“你不吃啊?”

        慕容飞烟道:“我从不吃荤腥!”

        胡小天虽然跟她同行了这么久,可坐在一起吃饭的机会很少,也没关注过这方面的事情,仔细想了想,印象中慕容飞烟的确没有动过荤腥。不吃荤腥,却主动下厨给自己做了一顿野味大餐,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开始对自己产生了特别的意思?胡小天心念及此,不由得有些飘飘然。

        慕容飞烟回到厨房内,不多时端了一碗白粥出来递给他,胡小天接过道:“谢谢!”越发感觉慕容飞烟的女性温柔与日俱增。

        “不用客气!”慕容飞烟在胡小天的对面站了,靠在漆色剥落的廊柱上,望着他道:“那小姑娘应该不是普通人。”

        胡小天心说这还用你说,根本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他的目光望着从滴水檐上不停滴落的水滴道:“应该是大有来头,咱们还是别多管闲事,等雨一停,咱们马上就走。”他心底有种预感,总觉得这一老一小的出现实在是太过诡秘,很可能会带给他们很大的麻烦。

        慕容飞烟道:“你当真忍心丢下他们,那小姑娘不过十一二岁,她爷爷又生死未卜,如果咱们不管他们,将他们留在这荒山野岭里,他们要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岂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胡小天道:“你想怎样?那老头儿十有**是个太监,小女孩年龄虽然很小,可是心机颇深,到现在连自己的出身来历,姓甚名谁都不肯吐露一个字,我敢断定她绝非寻常人家的孩子。他们不知招惹了多么厉害的对头,咱们如果多管闲事,指不定会卷入到什么麻烦之中。”

        慕容飞烟在这一点上和胡小天抱有相同的观点,只是她无法赞同就这样离去,轻声叹了口气道:“无论怎样,咱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一老一小自生自灭,不如这样,等雨停后,咱们带他们过了蓬阴山,然后给他们雇辆马车,以后的事情就随便他们自己了。”

        胡小天心中暗忖,慕容飞烟无论外在如何强悍,可终究是个女人,心肠还是柔弱善良,叹了口气道:“你真的很多事!”

        当天傍晚,老者从昏迷中醒来,胡小天听到消息后慌忙赶到偏殿,却见那老者仍然躺在供桌上,那小女孩一手帮助他欠起身子,一手端着水碗喂他喝水。

        那老者喝了小半碗就已经没了力气,重新躺回工作上。胡小天走了过去,向那老者露出了一丝笑容。

        老者还以艰难的一笑,嘶哑着喉咙道:“你救了我……”他的声音又尖又细,听起来有些刺耳,是阉人典型的特征。胡小天还是头一次和这种人打交道,在他的印象中,太监的心理往往和正常人不同,生理上的畸形往往造成他们心态上的畸形,跟这种人相处还是要小心为妙。

        胡小天道:“你右腿受伤太重,保不住了!”他首先将老者现在的情况告诉了他,因为这次的截肢手术是在老者失去知觉的状况下完成,并没有得到他本身的同意,胡小天担心这老者未必能够承受得住这个打击。*************************************************************再求三江票!

        C

医统江山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