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医统江山 > 第三十章【自找麻烦】(下)
医统江山 第三十章【自找麻烦】(下)
    老者无力笑了一声道:“老夫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上天垂怜了,少一条腿又有什么关系?”他充满感激地望着胡小天道:“你改变了我的命运,让我重新感觉到心跳和脉动,我真的仍然活着。”

        胡小天指了指他的断腿道:“我得为你换药了,顺便检查一下伤口。”他又向那小女孩看了一眼道:“各位最好还是回避一下吧。”

        慕容飞烟带着那小女孩离去。

        胡小天用白纱蒙住嘴巴,取了消毒后的换药包,然后为老者解开残肢外面包裹的纱布,老者意志力极强,尽管疼痛彻骨,却坚持一声不吭。

        伤口的情况很好,渗血也不算太多,胡小天为伤口消毒之后重新进行包扎,扎好之后,拉下口鼻前的白纱道:“情况还算不错。”

        老者道:“老夫安德全!敢问恩公高姓大名?”

        胡小天道:“我姓胡!”他并没有将自己的名字告诉安德全,也特地交代过其他人,务必要保守秘密,不可轻易在这两人面前泄露身份。端起换好的药碗准备离去,却听那老者道:“恩公请留步!”

        胡小天道:“安先生还有什么事情吩咐?”

        安德全道:“恩公应该知晓了我的身份。”他现在赤条条躺在被单下面,自然知道自己身体的隐秘全都被对方看到,自己的太监身份肯定是无法隐瞒了。

        胡小天微笑道:“在我眼中只有病人,其他的事情我从不关注。”他是在婉转地告诉安德全,你放心,你的事情我没兴趣,我也绝不会声张,其实这荒山野岭的,就算他想声张也没地儿说去。

        安德全道:“恩公,我和孙女儿从蓬阴山路过,不巧遇到了山贼,我拼尽全力保护我孙女儿,可是毕竟寡不敌众,最终变成了这个样子……”

        胡小天对他的经历并不感兴趣,也不相信他所说的这个理由。如果不是这一老一小凑巧来到了兰若寺,他才懒得管这种闲事,向安德全笑了笑道:“安先生,您重伤未愈,不能说太多话,还是安下心来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等您身体恢复了之后再说。”他本想离去,冷不防安德全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胡小天感觉到如同一道铁箍缠在手上,似乎骨头都要被捏碎了,他痛得闷哼一声,心中诧异到了极点,安德全身受重伤,气息奄奄却仍然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倘若在他身体无恙的时候,此人的武功又当如何惊人?

        安德全握住胡小天的手稍稍松开了一些,他的目光从狐疑瞬间恢复到平和,这细微的变化并没有瞒过胡小天的眼睛,虽然稍纵即逝,但是胡小天仍然从中捕捉到了一丝森然的杀机。

        胡小天内心中不由得一凛,这老太监和那小姑娘来得突然,虽然不明他们的身份,可从那小姑娘的气质谈吐上已经能够看出她的出身必不寻常,老太监身上的多处伤痕也不是因为意外碰撞而引起,其中不少是刀伤和箭伤,可以推算出,两人在来到兰若寺之前一定经过了一番亡命搏杀。这老太监在重伤之后都有这样强大的腕力,可见他的武功极其强大,能将他伤成这幅模样,对手又当如何厉害?这老太监刚刚流露出的杀机又证明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感恩之心,如果他怀疑自己抱有恶意,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干掉自己。

        胡小天越想越是心惊,表面上却不露出半点波动,微笑着向安德全靠近了一些,低声道:“老爷子,你千万别乱动,万一触动了伤口那可就麻烦了,真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岂不是害得您孙女担心?您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让她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子该怎么办?”胡小天这番话软中带硬,根本是在提醒安德全不要忘了,他那个未成年的孙女儿还在他们手里,只要安德全胆敢轻举妄动,他孙女就会有麻烦。

        安德全轻轻点了点头,手又放松了一些,可仍然没有将胡小天放开,低声道:“谁敢伤害我孙女,我就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凛冽的杀机再度弥散而出,胡小天距离他近在咫尺,充分感受到这股霸道的杀气,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心说你孙女?你丫骗谁呢?明明是个老太监,哪来的后代?你生得出来吗?脸上笑眯眯道:“老爷子,您怎么激动起来了,你现在身受重伤,一定要保持情绪稳定,不然对您老的身体不利。”

        安德全此时脸上笑容完全消失,冷冷望着胡小天,犀利的目光宛如两把尖刀般一直刺向胡小天的双目深处,低声道:“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什么人派你来的?你究竟抱有什么目的?”

        胡小天道:“老爷子,看来你不但疑心极重,而且还是一位恩将仇报的主儿,我还真的申明一下,第一,我不认识你们,我也没打算招惹你们,是那小姑娘跑到这边来求救,我们才把你弄到了这里。第二,如果我不出手锯断你的右腿,就算你生命力超强,现在也只怕把血流尽而死了。第三,如果不是为了给你们帮忙,我们一早就离开了兰若寺,我才懒得管你们的闲事。”

        安德全望着胡小天的目光中仍然充满狐疑:“你是什么人?”

        胡小天心说老子是你的救命恩人,见过忘恩负义的,还没见过忘恩负义到这种地步的,你丫伤还没好呢,这就想对我不利?更何况那小姑娘现在还在他们的手里,这老太监估计失血太多,脑部缺氧导致智商降低了,连投鼠忌器的道理都不懂,忘了你孙女还在我们的手中。你敢对老子不利,就不怕我拿那小姑娘开刀?胡小天道:“我是什么人跟你没有关系,总而言之,我跟你们毫无瓜葛,既不会对你不利,也不会再帮你。”胡小天用力一甩,这次仍然没有将安德全的手腕甩脱。

        安德全道:“别看我受了伤,我若是想杀你,仍然不费吹灰之力。”这样说等于是撕破脸皮了。

        胡小天呵呵冷笑道:“杀我?恩将仇报啊,就算你能杀掉我,你难道不要你孙女的性命了?”翻脸就翻脸,胡小天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吓唬住的。

        安德全居然放开了胡小天的手腕:“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胡小天以为自己听错:“什么?”想不到这老太监转变如此之快。

        安德全道:“帮我将我孙女护送到燮州,送到丰泽街玉锦巷周家。”

        胡小天道:“凭什么?”如果说之前他倒也默许了慕容飞烟的提议,可现在他对安德全忘恩负义的行为充满了反感,已经打消了帮助他们的念头。这个世界和过去并没有太大的分别,好人未必有好报。

        安德全从腰间取出一块羊脂玉的蟠龙玉佩,递给胡小天,胡小天伸手接过,他虽然不是玉石鉴赏的资深专家,可一打眼就看出这块玉佩绝非寻常,无论玉质还是雕工都可以称得上极品。

        安德全道:“这块玉佩价值连城,权当是付给你的佣金。”

        胡小天摇了摇头,将玉佩递换给他:“单论玉佩的价值,的确算得上酬金丰厚,只是你委托我做得这件事恐怕要冒很大的风险吧,你到底惹了什么对头,会弄成现在这副样子?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我不想招惹那么大的麻烦。”

        C

医统江山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