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医统江山 > 第三十二章【所谓浪漫】(上)
医统江山 第三十二章【所谓浪漫】(上)
    安德全忽然又叫住胡小天道:“你等等!”

        胡小天停下脚步,却见安德全从怀中取出一个黑盒子,他对这黑盒子可谓是记忆深刻,刚刚那小姑娘就是用这东西射了他一针,这货颇有点惊弓之鸟的意思,吓得向后接连退了两步:“你想干什么?”

        安德全道:“你不用怕,这个留给你防身。”

        胡小天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如释重负地笑了笑道:“也不早说,吓我一跳!”

        安德全将那暴雨梨花针递给他,压低声音道:“看到上面的机关了,摁下之后,就会射出毒针,一次射出一百根,可以连发三次。”

        胡小天道:“如何单发?”看到上面只有一个机关,他有些奇怪,刚才那小丫头射他的时候只是射出一根针。

        安德全阴测测笑道:“你的这个远不及她的精致。”

        胡小天倒也没说什么,不要白不要,别看没办法单发,能连发三次也算得上威力无穷,收好了暴雨梨花针。安德全和他说话的时候,那小姑娘自始至终都站在一旁,胡小天道:“你们爷俩聊聊,我去看看准备得怎么样了!”

        外面雨小了许多,已经变成了毛毛细雨,几名家丁已经准备停当,慕容飞烟正在扎紧蓑衣,看到胡小天走过来,禁不住问道:“怎么突然改主意了?”

        胡小天道:“我这人心善,特喜欢助人为乐!”

        慕容飞烟一脸不能置信的看着他。

        胡小天知道要说自己干好事她指定不相信,于是将手中的那块玉佩晃了晃道:“给我的辛苦费!”

        慕容飞烟这下明白了,极其鄙视地横了胡小天一眼:“早知你没那么好心。”

        胡小天心中这个郁闷,哥这一肚子的委屈应该向谁诉说?想起七日断魂针的威力,不禁有些胆寒,无论如何都要先过了这关再说。

        趁着大雨停歇,一群人离开了兰若寺继续前行,因为是山路,所有人都是步行上山,远山连绵不断,如同一条苍龙飞向天边,群山重叠,层峰累累,又如海涛奔腾,巨浪排空。

        天空中的云层仍然压得很低,似乎伸手就能够触摸得到,每个人都低着头赶路,没有人说话,空寂山谷中不时传来野兽的咆哮,气氛显得非常压抑。

        邵一角和李锦昊在队伍的最前方开路,慕容飞烟和那小姑娘跟在他们身后,再后面是胡小天,负责断后的是梁大壮和胡佛。素来健谈的梁大壮嘴巴终于闲了下来,刚才胡小天在兰若寺对他的一通痛揍让这货多少长了点记性,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如果不是安德全拒绝了胡小天的好意,那么此刻梁大壮应该还留在兰若寺陪着老太监送死呢。

        胡小天望着前方,他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慕容飞烟窈窕的身姿上,而是始终盯着那小姑娘稍嫌稚嫩的背影,这倒不是胡小天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而是恨得牙根痒痒,时不时地摸摸别在腰间的暴雨梨花针,再看看自己手臂上已经有铜钱大小的红斑,这会儿又痒又痛,看来这七日断魂针肯定是真的,胡小天暗下狠心,如果自己要是活不成,才不讲什么妇人之仁,一定要拉这小丫头给自己垫背,你有暴雨梨花针,老子现在也有了,我要是活不成,一定要把你射成马蜂窝。

        前方的道路突然变得狭窄,已经无法容纳两人并肩而行,他们不得不依次通过,下方就是万丈深渊,低头望去,云遮雾罩深不见底。最前方的邵一角心惊胆战的走着,后方牵着坐骑,马儿都被蒙上了双眼,如果让这些牲畜看到一旁的情景,十有**会发狂。

        慕容飞烟走在队伍的中间却越走越慢,眼看那小姑娘已经走到了前方,慕容飞烟被拉开了好大一段距离,胡小天跟了上去,看到她一张俏脸变得苍白如纸,毫无血色,额头之上满是冷汗,紧咬下唇,美眸中充满了惶恐,胡小天朝一旁望去,马上明白了,敢情慕容飞烟有畏高症,走到这里看到一旁的万丈深渊,吓得手脚酥软,刚才强行坚持了一会儿,现在连路都挪不动了。

        胡小天凑近她身边,低声道:“你畏高?”

        慕容飞烟可怜兮兮地点了点头。

        胡小天笑道:“不会啊,过去看你爬高上低的挺麻利的,墙头屋顶如履平地,怎么突然就畏高了呢?”

        慕容飞烟颤声道:“那才多高啊,跟……这儿能比吗?”因为害怕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胡小天心中这个乐啊,还以为这妮子天不怕地不怕呢,敢情她也有弱点。多数人的快乐都是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胡小天看到慕容飞烟这个样子,心中一乐,居然暂时把自己中了七日断魂针的事儿给忘了。

        慕容飞烟看到这货居然还幸灾乐祸,气得啐道:“你敢笑我,信不信我一脚把你给踹下去……”

        胡小天道:“你路都不敢走了,居然还说这种话,丫头,其实啊,正常人都或多或少有点畏高,心理作用而已,只要克服心理障碍,以后就没问题了,你别往下看,看左边。”

        慕容飞烟扭过脸去望着一旁的山崖,感觉一只大手轻轻扶住了自己腰部的右侧。不用问除了胡小天没别人,这厮居然在这种时候还不忘占她便宜。

        胡小天道:“慢慢走,我在后面扶着你,不用怕!”

        说来奇怪,虽然慕容飞烟认为胡小天有揩油的嫌疑,可是她心底对胡小天的这种行为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反感和抗拒,反而感觉到心底踏实了许多。

        山风吹来,云雾聚拢在他们的周围,将这条曲折陡峭的山路遮掩得断断续续,即便是距离很近,前方同伴的轮廓也变得朦胧。

        稀疏的雨点落在慕容飞烟的额上肩上,不停带给她丝丝点点的沁凉感觉,这种感觉她原本不安的内心迅速沉静了下去。

        身后的胡小天忽然抒发了一句感慨:“好想变成雨啊!”

        慕容飞烟没有回头,吸了一口清新而湿润的空气,有些好奇的问道:“为什么要变成雨?”

        胡小天道:“变成雨就能够落到你的肩膀上了吧?”

        慕容飞烟笑道:“那我岂不是要湿身了!”

        胡小天道:“此情此境,你不觉得即便是**也非常的浪漫吗?”这货话里的**和慕容飞烟的湿身根本不是一个意思。

        慕容飞烟这会儿也悟了过来,俏脸羞得通红,心中暗骂这厮无耻,又在趁机占自己便宜,如果在平地上,一定要揍他一个满地找牙,可这会儿是在悬崖峭壁旁,慕容飞烟不敢妄动,咬了咬樱唇,最好的办法就是装傻,装成什么都不明白:“什么叫浪漫?”

        胡小天道:“这句来自于我的家乡话,也叫罗曼蒂克,浪漫是在下雨的时候,有人递给你一把伞浪漫的雨;浪漫是在寒冷的时候,有人拥你在怀里,浪漫是在你幸福的时候,你爱的人在你身边……”

        慕容飞烟听着胡小天的这番话,不由得有些陶醉了,她缓缓闭上了眼睛,此时此刻她忽然感觉到了胡小天所说的浪漫的意义。

        前方却忽然传来一声冷哼:“花言巧语,这么拙劣的手法去欺骗慕容姐姐,你到底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C

医统江山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