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统江山 第三十三章【吊桥】(上)
    胡小天点了点头,这吊桥人走上去都晃晃悠悠的,更不用说马匹了,而且吊桥的下方是用木板串接而成,每块木板之间还有尺许的缝隙,如果强行让这些马匹过桥,那些马儿十有八九会受惊,如果马蹄陷入缝隙之中,后果不堪设想。最理智的做法就是将马儿留下,可是这荒山野岭的,如果将这些马匹丢在这里,肯定会成为虎狼的腹中餐。虽然只是一些牲畜,可毕竟一路骑乘过来也有了些感情。

        胡小天当机立断道:“胡佛,李锦昊,你们两个带着马匹回去吧!”他原本就打算让这帮家丁将自己送抵青云之后返回京城,现在已经到了西川境内,他们也算完成了多半使命。之所以选择他们两个,是因为胡佛年龄最大,而李锦昊家里的孩子尚在襁褓之中,在几人之中,他的牵挂最多,胡小天做事考虑还是非常周到的。

        胡佛道:“少爷,老爷让我们将您护送到青云的。”心中却因为胡小天的这个决定而感到惊喜万分。

        胡小天摆了摆手道:“不需要,有慕容捕头同行,什么情况都能应付,你们跟着也帮不上什么忙。”他说得倒是实情。

        梁大壮和邵一角心中这个羡慕啊,为啥不让他们也一起走了呢?这颤巍巍的铁索桥他们可真是不想过。胡小天倒不是看中他们两人的能力,只是随行的行李不少,如果让这几名家丁全都走了,自己岂不是要亲力亲为?梁大壮和邵一角全都是身高体壮,蛮力还是有一些的,接下来的路途中还需要他们两人出点苦力。

        几人将行李从马背上卸了下来,尽量精简,仍然打了两个大包,这两个大包裹自然责无旁贷地落在了梁大壮和邵一角身上,慕容飞烟的东西本来就不多,她也懒得交给别人,只是她的那匹黑色骏马跟随她已经有了两年,建立了很深的感情,离别之际,自然有些感伤。

        那小姑娘手中挽着一个小小的蓝色印花包裹,站在吊桥边,静静望着对面的山峰,似乎他们的事情跟她毫无关系。

        胡佛和李锦昊两人将行李安排好之后,胡小天让他们即刻回头下山,这天色越来越暗,只怕又要下雨了,山路难行,他们又牵着这么多的马匹,归路之艰险比起他们也差不了许多。

        等到他们离去之后,胡小天笑道:“开弓没有回头箭,想做官啊,必须要走这条铁索桥,谁先来?”

        邵一角道:“我先过去!”关键时刻他还是表现出了一些勇气。

        邵一角背着行李小心走上了吊桥,踩在木板之上,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刚开始还好,走到吊桥中途的时候,吊桥摇晃的幅度就变得越来越大了,慕容飞烟看到如此场景,吓得紧紧闭上了美眸,胡小天一直留意着她的状况,微笑道:“没事儿,我跟你一起过去!”

        慕容飞烟道:“我还是回去吧,这桥恐怕我是没本事过去了。”

        胡小天道:“你要是回去了谁来保护我的安全?”

        慕容飞烟睁开美眸,拿捏出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你的死活跟我有关系吗?”

        邵一角就快抵达对侧的时候,梁大壮也开始走上吊桥,这货身高体胖,再加上身上背负的包袱,等于正常两个人的份量,一走上吊桥就开始晃晃悠悠,他这一路走过去显得颇为狼狈,往往走上几步,就要停下来,等到吊桥晃动平歇之后,才敢继续迈步,花去的时间足足是邵一角的一倍。

        此时阴沉沉的天空被闪电撕裂出一道扭曲的裂缝,黄豆大小的雨滴随着闷雷倏然而至。胡小天大声道:“快走,不能耽搁了,待会儿雨就下大了!”

        那小姑娘已经先行走上吊桥,她年龄虽小,可是胆色过人,步履轻盈很快就走到了中间位置。

        胡小天看到慕容飞烟仍然站在那里无动于衷,无奈只能走过去低声道:“飞烟,咱们一起过去,我扶着你!”

        慕容飞烟用力咬了咬嘴唇,把芳心一横:“你在前面走!”

        胡小天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想不到一直比男人还要强悍的慕容飞烟居然畏高成了这个样子,他走上吊桥,慕容飞烟战兢兢跟了过去,跟着胡小天的脚步,他走一步,她在后面跟一步,方才走出两丈的距离,这暴雨就如同瓢泼一般落了下来,风势也变大了许多,鼓荡着吊桥左右摇摆,慕容飞烟死死抓住两旁的铁索,感觉双腿发软,连步子都迈不动了。

        胡小天举目望去,看到那小丫头已经走过了四分之三的距离,转身再看慕容飞烟,划过天际的一道闪电将她的俏脸映照得雪样苍白,美眸之中尽是惶恐无助的光芒,双手紧紧抓住吊桥铁索,娇躯瑟瑟发抖。

        胡小天知道慕容飞烟的这个心理疾病一时半会儿是无法克服的,他摇了摇头,伸出手去,握住慕容飞烟的手,低声道:“慢慢来,一步步走过来,盯着下面的木板,千万不要踩空。”

        慕容飞烟看了看他坚毅的目光,又看了看脚下,终于鼓足勇气,向前迈出了一步。

        胡小天笑道:“没事,你看完全没事!”他将慕容飞烟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带着慕容飞烟慢慢向前方走去。雨越下越大,打得他们睁不开眼睛,胡小天依稀看到前方那个瘦小而模糊的身影仍然在风雨中努力前行。

        吊桥晃动的幅度忽然增大了许多,风比起刚才却并没有强烈多少,胡小天有些诧异地回过头去,却见一道灰色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身后,因为雨下得太大,他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以为是胡佛和李锦昊两人去而复返,大声道:“胡佛,是你们吗?”

        那身影顶着风雨走上了吊桥,一道炫目的电光闪过天际,投射到灰色身影的身上,他右手中如一泓秋水般冰凉的刀锋将电光反射出去,炫目的电光和森寒的刀光交织,灼痛了胡小天的眼睛,他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目,然后又迅速睁开了双目,内心的惊恐在瞬间随着他的神经扩展到了他的全身:“小心!”

        慕容飞烟也意识到了危险的迫近,她瞪圆了美眸,蓦然回过身去。

        那灰色的身影已经奔上了吊桥,右脚踏在木板之上,利用木板的反弹之力,身体向上腾空而起,瞬间跨越五丈的距离,手中的那柄长刀斩断滂沱而下的暴雨,直奔慕容飞烟的头顶而来。

        慕容飞烟厉喝道:“快走!”在这一瞬间她忘记了恐惧,危机到来之时,会让人的精力集中于眼前的事情,因为这突然出现的敌人,突然发起的攻击,慕容飞烟突然之间就忘记了恐高,她的娇躯在半尺宽的木板上旋转,右手从腰间抽出了长剑,横亘在自己的头顶前方,挡住那灰衣人凝聚全力的一刀,锵!刀剑相交,迸射出千万点火星,两股无形的潜力在刀剑的交汇点撞击在一起,强大的气流以他们的身体为中心,排浪般向周围冲去,夹带着雨点四散而飞,慕容飞烟散乱的秀发被这股劲风吹得向后飞起,脚下的木板因为承受不住这强大的冲击力而喀嚓一声断裂开来,她及时后退了一步,站在后方的木板上,单手握住铁索,娇躯随着吊桥不停荡动。

        灰衣人一击不中,身躯向后一个翻转稳稳落在木板之上,灰色长袍被劲风鼓荡,呼的一声向后飞起,紧贴在他的身上,他的身躯瘦削干枯,就连脸部也是皮包骨头,乍看起来就像是一具人形骷髅。

        吊桥晃动最为厉害的还是中部,胡小天吓得赶紧抓住两旁铁索,那小姑娘已经就快走到对面,可突然间一道黑影迎面扑来,却是一只黑色鹰隼,震动一双黑漆漆的翅膀,金黄色的利爪照着那小姑娘的面门抓了过去。

        C

医统江山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