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统江山 第三十六章【驭兽】(上)
    那群恶狼围困了半天,始终无法攀上巨岩,狼性狡诈,居然想出了一个主意,几头狼向巨岩靠近马上又有几头狼爬到它们的背上,叠罗汉一样紧贴着巨岩堆高起来,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爬上巨岩的顶部。

        那小姑娘率先发现了这一状况,连忙拉了拉胡小天的衣襟,胡小天抄起手中的水火棍照着最上方的那头狼狠狠砸了下去,手起棍落,血花四溅,那头青狼被胡小天砸得晕头转向,从同伴的身上滑落下去。这边刚刚击退了一头,另外一头又奋不顾身地攀爬了上来。

        胡小天不敢有丝毫懈怠,挥动手中水火棍一通乱砸,避免这些恶狼利用叠罗汉的方法攀爬到巨岩之上。

        小姑娘也凑了过来,扬起手中的黑盒子瞄准下方的恶狼,就是一轮射击,暴雨梨花针可真不是盖的,一轮射罢,顿时有七八头恶狼中招,惨叫着倒了下去,已经叠起的阵型顿时崩溃,狼性极其残忍,看到同伴奄奄一息非但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同情,反而冲上去争相分食,现场血肉横飞,狼嚎阵阵,血腥的景象让人作呕。

        那小姑娘捂住口鼻,将面孔扭到一旁呕吐起来。

        胡小天虽然也感到有些恶心,可仍然不敢掉以轻心,举着那根水火棍严阵以待,生恐有恶狼趁机攀爬上来。

        此时空中传来声声雕鸣,几十只黑鹰展翅飞来,盘旋在他们头顶上方,胡小天抬头一看,乖乖了不得,这次感情是陆空联合作战,刚才是阵地战,这会儿改成发动空袭了。

        几十只黑鹰几乎在同时向下俯冲而来,胡小天这个郁闷啊,驭兽师,敢情这个世界有这么牛逼拉风的职业存在,连脸都没露,就已经发动了如此规模庞大的禽/兽军团,自己今天要是败下阵来,岂不是禽/兽不如?想到这四个字,不由得想到之前他说过的笑话,可这会儿是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了。他转向那小姑娘,看到小姑娘的脸上流露出深深的恐惧,她手中的暴雨梨花针瞄准空中施射,可毕竟里面的钢针有限,三轮之后已经变成了一个毫无用处的针盒,

        生死存亡之际,两人已经完全放下彼此的戒心,胡小天掏出安德全送给他的暴雨梨花针递了过去,那小姑娘接过针盒,正准备射击,胡小天道:“留点子弹,不到最后不要使用!”他双手举起水火棍,照着一只飞扑下来的黑鹰砸去,一棍砸在那黑鹰的翅膀之上,羽毛乱飞,黑鹰哀鸣着螺旋般坠落下去,还没有落在地上,就被腾空跃起的青狼一口叼在嘴中,马上就有数头恶狼围拢上去抢夺猎物,在几头恶狼的争夺下转瞬间就被撕成碎片。

        胡小天护着那小姑娘将水火棍挥舞得风雨不透,暂时阻挡住从天空中俯冲下来的黑鹰进击,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体力在不断下降,双臂变得酸麻,这根水火棍也变得沉重了许多,胡小天逼退了两只黑鹰的进击,目光投向远方的山林,心中又是焦急又是担心,却不知慕容飞烟此时的情况如何?

        慕容飞烟进入丛林之前,右肩已经被狼爪抓伤,好不容易摆脱恶狼的包围圈,进入丛林之中,转过俏脸看了看自己的右肩,却见肩头的衣襟已经被狼爪撕开,肩头留下四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她咬了咬樱唇,反手点中自己胸口的穴道,延缓伤口出血,活动了一下手臂,确信没有伤到筋脉和骨骼,回头望去,却见月光之下,夜空中数十只飞鹰在巨石上盘旋,虽然隔开了一段距离,她也能够猜想到胡小天两人此时的凶险状况。

        慕容飞烟强行抑制住杀回去帮忙的冲动,凝神静气,倾耳听去,在她右前方的密林之中仍然断断续续传来嚎叫之声,乍听起来这声音似乎属于某种野兽,可仔细分辨这声音应该是人类发出。

        慕容飞烟辨明声音的位置,腾空飞上树梢,在树枝之间腾挪跳跃,悄然向声音发出的位置接近。

        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慕容飞烟借着树冠的掩护,向前方望去。却见距离自己二十丈左右的地方,一名灰衣男子双腿盘膝坐在那里,长发披肩,脸上带着一张青铜面具,在月光下反射着深沉的金属反光,面具丑怪而狰狞,手中捏着一根竹棍,有节奏地敲击着地面,嘴里念念有词,发出种种奇怪的声音,时而如野兽嘶吼,时而如禽鸟哀鸣,模仿得惟妙惟肖。

        慕容飞烟断定,此人一定是驱策那群野兽攻击的驭兽师无疑,她沿着树冠攀援,悄悄靠近那驭兽师,将彼此间的距离缩小到十丈以内,对方仍然没有觉察,慕容飞烟深吸了一口气,从树枝之上腾跃而起,右手将长剑直刺前方,娇躯在虚空中螺旋飞转,以惊人的速度刹那间就将彼此的距离缩短到一丈。

        慕容飞烟冲出树冠之时,驭兽师就已经察觉,他抬起头来,面具孔洞中,一双冰冷的眼睛充满杀机,喉头发出古怪的咿呀之声。

        咻!左侧的树冠内,一道炫目的银色光芒射向慕容飞烟。

        慕容飞烟百密一疏,她并没有注意到周围还藏着一位箭手,羽箭蓄满力量,追风逐电般射向慕容飞烟的娇躯,她不得不放弃这必杀一击,手中长剑回拨,拍击在箭杆之上,箭杆并非常见的木杆,而是精钢锻造而成,两者相碰,发出啪!的一声脆响,伴随着两股气流冲撞的爆裂声。

        慕容飞烟诧异于这一箭的强大力量,身体因为这一动作而不得不选择落地。

        她的双脚尚未落地,树冠之中又射来一箭,这一箭直奔慕容飞烟的咽喉而来,镞尖寒光闪闪,银色箭身,银色尾羽,如同划过暗夜的流星,转瞬之间又已经来到慕容飞烟的面前。

        慕容飞烟用尽全力,挥动长剑一个弧形上挑,剑尖挑在箭杆之上,高速奔袭的箭杆被挑高,偏离出原来的方向,箭杆和剑尖因为高速摩擦而绽放出一条耀眼夺目的火星轨迹。

        与此同时那驭兽师一言不发,身体从地上倏然弹起,双爪向慕容飞烟下身抓去。这一爪无声无色,歹毒之极。

        慕容飞烟双脚仍未落地,右脚闪电般踢出,后发先至,一下就踢中了驭兽师的手腕,驭兽师狞笑一声,左手腕反转疾压慕容飞烟的足踝。

        慕容飞烟缩回双足,娇躯一个后空翻,落向身后的草地,驭兽师赤手空拳,双手如同鸟爪,右手食指和中指直插慕容飞烟的双眸,右脚跟上向慕容飞烟小腹踢去,他出手无一不是杀招,招招阴狠歹毒。右手攻击慕容飞烟的双眼其实只是虚招,意在干扰她的注意力,而右脚无声无息的狠踢才是致命杀招。

        慕容飞烟向后一仰躲过驭兽师的右手,驭兽师大喜,以为这下右脚必然得逞,却没料到,慕容飞烟陡然将手中剑向下一戳,一剑正中驭兽师的右腿,原本慕容飞烟的这一剑力量并不算大,但是驭兽师却用尽了全力。两者相对运动,无异于力量相加,噗!的一声,长剑直接将这厮的小腿洞穿。驭兽师反应也是相当及时,负痛发出一声惨叫,猛然收回鲜血淋漓的右腿。

        慕容飞烟岂会放过这千载良机,长剑顺势砍在那驭兽师的双腿之间,剑光闪处,驭兽师自双腿被从中劈开,鲜血狂喷,当场毙命。

        C

医统江山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