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医统江山 > 第三十七章【逃离险境】(下)
医统江山 第三十七章【逃离险境】(下)
    胡小天也同样考虑到了这个问题,何止行李盘缠,连他前往青云县上任的官印和文书也都在梁大壮那里,找不回这些东西,又怎能证明自己的身份?

        七七道:“你们的行李好像都丢了,哪还有钱雇车?不过,我还有些盘缠!”她拍了拍她的蓝色印花包裹,这包裹她始终随身携带,即便是遭遇连番追杀,也没有舍弃。

        胡小天倒是也有东西随身携带,说起来让人惭愧,乃是史学东送给他的**图和**。倒不是因为这东西重要,而是因为这幅图实在是有些不堪,真要是让别人看了去岂不是坏了他刚刚营造起来得那么点光辉形象。

        七七所谓的盘缠实在不多,勉强够得上他们的一日三餐,至于买马雇车之类的念头就只能成为奢望了。

        慕容飞烟从来都不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千金,苦日子她过得惯,至于七七,虽然心机颇深,可这小妮子居然也捱得住苦。至于胡小天他也不是一个养尊处优锦衣玉食的富家公子,成为尚书公子满打满算也不过才刚刚半年,这货什么日子都过得惯。

        离开蓬阴山距离燮州还有三日路程,本来胡小天还担心途中还会遭遇阻杀,这一路之上他们都表现得无比谨慎,还好路上平平安安,没有人再来寻仇,看来他们已经成功摆脱了追杀七七的那帮刺客。离开了荒郊野岭,在官道之上车来人往,自然也就没有了野兽围攻之忧,因为手中没有了官印和文件,自然没有了去驿站白吃白住的资格,利用七七手中不多的盘缠,他们风餐露宿,风雨兼程来到了燮州。

        燮州是西川第二大城,在规模上仅次于西州,但是燮州的名气却超出西州许多,自古以来燮州都为西南重镇,七国时代曾经是大蜀国都,境内有一座盘龙山脉从东北到西南走向穿过燮州东部,这道山脉也成为燮州平原和山区的分界,盘龙山脉以东,大片平原河流纵横,土地肥沃,民生富庶,而盘龙山脉以西却是山川纵横,丘陵起伏,老百姓的生活要困苦许多。

        胡小天要前往上任的青云县就属于燮州治下,是存在于山窝窝中的一个小县城,据说又是燮州乃至整个西川最为贫瘠的一块地方。

        燮州城墙称不上高阔,大概是经历的年月久远,又疏于维修的缘故,城墙上长满了荒草,墙砖被风雨侵蚀的斑驳凸凹,充满了岁月的沧桑质感。

        守门的士兵正站在午后的阳光下午,用懒洋洋的目光打量着过路的行人,因为天气过于闷热,站在城墙阴影处的他们懒得挪动自己的脚步。

        因为盘龙山脉这道天然屏障,战火很少波及到燮州城,说起来这边已经有近五十年没有战事了,也难怪门前的守军疏懒。

        胡小天三人都是风尘仆仆,换成过去肯定要属于被安检重点照顾的对象,可现在他们居然就大摇大摆堂而皇之地走进了燮州城。守门士兵只是用目光漠然扫视了他们一下,几乎未做任何停留就已经溜向别处,长久的和平已经让守卫们失去了起码的警惕。

        顺利进入了燮州城,找到丰泽街玉锦巷周家自然算不上什么难事,胡小天找了个路人询问,这一问之下方才知道,丰泽街玉锦巷周家居然大大的有名,周家主人曾经是当朝一品大员、官拜大康右丞相,太子太师、翰林学士奉旨、同平章事、上柱国的周睿渊。三年前因为太子龙烨霖被废而受到了牵累,被当今皇上削职为民,回到老家颐养天年。说起来周睿渊被免官的时候,胡不为还狠狠落井下石了一把。

        胡小天暗叹这世界也真是奇妙,自己老爹之所以会趁火打劫,还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当初自己曾经和周家女儿订下了娃娃亲,后来周睿渊因为得悉自己是个傻子,于是又悔了这门亲事,老爹引以为深仇大恨。

        胡小天对周家却没有那么深的仇恨,毕竟现在的自己和过去完全不同,换成谁也不肯将自己女儿嫁给一个又聋又哑的傻子。

        按照路人的指引,他们找到了周府,和胡小天想象中不同,这里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院落,青砖灰瓦,黑色大门,门前连个石狮子都没有,和周围的住户对比也显不出太大的不同。

        以胡小天的想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周睿渊即便是已经被削职为民,可毕竟过去曾经是当朝一品大员,总不会住在这么普通的民宅里。除非这货经历挫折之后,决定小隐于市,暂时收敛起野心和政治抱负当一个普通小市民。

        三人站在这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门前,犹豫了一会儿,胡小天方才叩响了房门,门外连个把门的家丁都没有,一品大员混成这样,也算得上寒酸了,七七这小丫头不知和周家又有什么渊源,为何要费尽辛苦过来投奔他们家。联想起安德全这个老太监,胡小天越发肯定七七和皇族有着密切的联系,虽然他心中好奇,却没有刨根问底的打算,这一路上因为七七而遭遇的种种追杀已经证明在这小妮子的周围一定存在着一个惊天动地的阴谋,胡小天可不想主动招惹麻烦。政治不是一般人能够玩得起来的,太累,胡小天前世今生对政治都缺少兴趣。

        在门前等了好半天,方才看到有人过来开门,开门的是个中年哑巴,看到胡小天他们三个没一个认识的,伸手描画了半天。胡小天虽然曾经是个医学博士,可他不懂哑语,慕容飞烟和七七两人也是同样如此,三人无不目瞪口呆,慕容飞烟有些错愕地向七七道:“难道咱们找错了地方?”

        七七咬了咬嘴唇,看来她对眼前的局面也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几人迷惑之际,忽听院内一个温柔的声音道:“阿福,家里是不是来客人了?”

        那哑巴一边点头一边回过身去,几人从门口向里面望去,却见一位布衣荆钗的中年美妇缓步走了过来,她四十多岁年纪,面目慈和,样貌端庄,只是两鬓已经生出不少的白发,虽然她穿着普通,但是从她的举止气度来看,她绝非寻常民妇。

        哑巴让到一边,那中年美妇来到门前,向三人打量了一眼,微笑道:“不知三位有何见教?”她从未见过三人中的任何一个,所以才有此问。

        胡小天清了清嗓子,颇为恭敬地做了一揖:“夫人……”

        那中年美妇听他这样称呼自己,马上出言更正道:“这位公子,我虽然年纪不轻,可是从未嫁人。”

        胡小天顿时尴尬了,敢情眼前这位是个大龄未婚女青年,自己看走眼了,称呼人家夫人无意中将她给得罪了。赶紧赔罪道:“小姐……晚辈一时不察,冒昧了,冒昧了!”

        中年美妇看到他尴尬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她笑起来的时候一张面孔显得极为生动,眼波流转,光彩照人,不难推测的到,她在年轻的时候一定美丽绝伦,如今虽然韶华老去,可风韵还是存在那么一些的。她轻声道:“你也不用叫我小姐,以我的年纪应该可以称得上你的长辈了,你大可称我一声姑姑,却不知你们几位来我们家到底为了什么事情?”

        胡小天和慕容飞烟同时将目光投向了七七,他们本来以为将七七送到这里,一切事情都顺利解决了,可没想到来到这里人家根本就不认识七七。

        看七七的表情神态应该是也不认得眼前这两位,她眨了眨眼睛道:“敢问这里是周太师的家吗?”

        那中年美妇摇了摇头道:“这里没有周太师!诸位还是请回吧。”说到这里,她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冷淡。**********************************************生日求票,求祝福!

        C

医统江山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