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 第十四章 自杀
    江芷微和戚夏两位小姑娘的叫声尚在回荡,上方石壁之上突地窜进来一道人影,身着黑衣,白发披散,状若厉鬼,他手掌双脚扣住石缝,矫如猿猴,两三下间就来到了戚夏头顶,以“苍鹰搏兔”的姿势临空下击。

    这人进来的方向与头颅飞入的方向刚好相反!

    戚夏在大江帮中受过很多次偷袭暗杀的“实战训练”,对类似的情况有着基本的警惕,明白若有不明之物被人扔进来,一要屏住呼吸,预防毒物,二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防止声东击西。

    所以,哪怕她一时之间因死者为清景而震撼,尖叫出声,失去了防御的最好时机,但还是迅速回过神来,脚下用力,身形一晃,避开了头顶要害。

    兹,一只戴着铁手套的手深深扎入了她的左肩,接着,“白发厉鬼”抢在流转着青光的分水刺来临前,一个鹞子翻身,带起大蓬血雨,落到了另外一边。

    而在戚夏与这“白发厉鬼”交手时,江芷微也反应了过来,低声喊道:“左二。”

    孟奇当即向着左边迈了两步,然后只见剑光如水,洒向“白发厉鬼”。

    说时迟那时快,从头颅飞入的方向,一道灰影扑了进来,手中长刀映照着壁上火把,流转出一抹昏黄黯淡之光,目标直指行动不便的江芷微。

    竟然是两次的声东击西!

    长刀落下,劈向江芷微左肩,也劈向着孟奇头顶。

    “洒”向“白发厉鬼”的剑光突然消失,江芷微的长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倒转,看也不回头看一眼,直接往身后斜上方刺去,而那灰影就仿佛在主动用身体扑向剑尖。

    她居然是在诱敌!

    灰影强行半转身,左掌伸出,抵住剑尖。

    噗一声,长剑洞穿了他的掌心,但也被他借势扑到了左侧,避开了长剑。

    “后跳二。”江芷微在孟奇耳畔说道,语速虽快,却清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面对这种程度的战斗,孟奇少得可怜的战斗经验根本无法派上用场,他只能不停地告诉自己,要相信“专家”,相信江芷微。

    后跳两步,孟奇总算因为练了罗汉拳的关系没有失去平衡,而灰衣人落地之后横斩出的长刀被拉开了距离的江芷微格挡下来,刀剑相击,发出了叮一声脆响。

    此时,外面探路和搜寻附近的葛崇山等人已经听闻到这边有动静,纷纷赶回。

    “白发厉鬼”和“灰衣人”见状,攻势一下变得凶猛,江芷微虽有孟奇代步,但孟奇本身实力不过刚完成“百日筑基”,又从未学过提纵之术,步伐相对迟缓,再加上口述有限,无法完成繁琐配合,所以江芷微只能以守为主,除了必要的步伐外,大幅度减少移动,一时之间,她和左肩遭受重创的戚夏双双被压得只能谨守门户。

    孟奇一边按照江芷微的吩咐移动,一边感受着凌厉的刀势,心中冰凉,略感害怕,下意识想道,与这灰衣人的刀法相比,自己刚才与程永之战,就像小孩子打架!

    一波凶猛的进攻后,“白发厉鬼”和“灰衣人”猛然后跃,脱离了交手范围,趁葛崇山等人还有一段距离,狂奔向一条暂时无人的甬道。

    他们这是以进攻换取逃跑的机会!

    戚夏和江芷微受到压制,正全力防守,短暂之间无法追击,只能眼睁睁看着两道身影掠到了门边。

    忽然,一把长剑从甬道外刺出,蛇般灵动,逼得“白发厉鬼”和“灰衣人”不得不倒退往后,以避锋芒。

    “张师兄!”戚夏看到那出剑之人乃脸含悲戚的张远山。

    江芷微想也没想就道:“前进五。”

    孟奇大步往前,截住了“白发厉鬼”和“灰衣人”的后路,江芷微长剑一展,将“灰衣人”圈入了自己的剑光之内。

    张远山没有因为悲愤而失去理智,长剑画出一个接一个的圆圈,牢牢将“白发厉鬼”缠住,间或剑如灵蛇,逼得“白发厉鬼”手忙脚乱,难以脱身。

    分水刺流转着青光出现,戚夏也赶了过来襄助江芷微,让“灰衣人”亦找不到机会逃脱。

    “麻兄!谭兄!”葛崇山进了石屋,一眼就认出了“白发厉鬼”和“灰衣人”,他们却是之前被困的麻良翰和谭文博两位大侠。

    两人面露青气,眼含碧光,没有开口说话,努力寻找着江芷微、张远山等人的破绽,试图逃走。

    “哎。”葛崇山长叹了一声,带着其他高手加入了战团。

    于是,战斗渐渐一面倒,没过十个呼吸,“白发厉鬼”模样的谭文博就被好几道长剑洞穿,身死当场,而麻良翰被刀剑所伤之后,又遭葛崇山铁扇一击,暂时失去了战斗力,被葛崇山连点几处大穴,制服了下来。

    “这两位是?”葛崇山看着张远山和后面加入战斗的齐正言道。

    江芷微叹了口气:“他们两位都是晚辈同门,地上这位亦是。”

    既然她已经说了苏无名,就没必要再牵扯出其他人的师父,免得让葛崇山怀疑,一个隐世高手,别人没听过很正常,事情总有偶然,可好几个都没听过,那就有点古怪了。

    “张师兄,你们?”戚夏之前与现在的称呼打消了葛崇山因剑法不同而起的怀疑,或许那位苏无名“前辈”乃绝代剑神,掌握了很多门剑法、武功,对弟子们是因材施教。

    张远山脸含悲戚地道:“我和清景师弟、正言师弟最先救出了谭文博大侠,一切如常,然后立刻赶去救麻良翰大侠脱困,可就在我们打开最后那道石门时,背后的谭文博大侠突然偷袭,暗害了清景师弟,而我被前面扑出来的麻良翰大侠拖住,无法回头相助。”

    “清景师弟临死反扑,亦伤了谭文博大侠,加上正言师弟拼命,我们才打退了他们,并追击而去,可想不到,想不到,他们竟然带着我们兜圈子,还绕回了原先的石室,割下了清景师弟的头颅!”

    他虽依然称呼大侠,可语气却悲愤异常。

    孟奇没有因为清景曾经绊倒自己试探江芷微剑法并屡次针对自己而幸灾乐祸,反而涌起了一阵兔死狐悲之感,清景死了,下一个会是谁?自己吗?

    这种感觉在看到一贯玉树临风、沉稳冷静的张远山亦少见地表现出不安、烦躁和悲哀之后,达到了极致,还未见到隐皇堡堡主,就已经死了两位同伴,最后一战时,又会是何等的惨烈?

    葛崇山等人静静听完张远山的讲述,亦想到了之前死在丁长生手中的好友,脸上皆露出一样的悲恸之色。

    “张小友,莫要伤心太过,清景小友是为武林正道而亡,我等必将铭记,朗朗乾坤必然有报!还请几位小友收拾心情,与我等一起赶往中央大殿,与令师等人会合。”葛崇山带着点同情语气地说道。

    “嗯,事不宜迟,各位前辈,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张远山收敛起悲恸,重新变得沉稳坚毅,仿佛短时间内成熟了不少。

    葛崇山点了点头:“好,张兄弟,赵兄弟,烦请你们留于此地,看住麻兄,待我等寻得解药归来。”

    这种时候可不能把麻良翰带在身边,到时候若被人解开他的穴道,将平添一位实力强劲的敌人。

    “葛兄,那大魔头正在中央大殿图谋不轨,我等亦能派上用场,现在万万不能大意!”赵姓高手急切地说道。

    葛崇山叹了口气:“我知我知,多一份力则多一份成功希望,但我等总不能将麻兄直接扔在此处吧?或许会有黑衣人来救他。”

    麻良翰受伤之后,脸上的青气消退了不少,此时药力似乎缓解了一点,痛苦地喊道:“崇山,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葛崇山只是点穴控制了他的内力,并未让他不能动弹和说话。

    “他看来比程永大侠更不能自控……”江芷微趴在孟奇背上,小声地对他说道。

    “可能时间越久,越是无法抗衡药力。”孟奇猜测道。

    葛崇山握着铁扇的右手轻轻颤抖:“这怎使得!这怎使得!”

    交手之时杀掉,他只会内疚,不会纠结,但已经制住,却还要亲自出手杀掉至交好友,那绝对是灵魂上的折磨。

    麻良翰喘了口气,努力地道:“我,我不成了!吃了那鬼东西,我,我是生不如死啊!崇山,杀了我吧!这是救我!”

    突然,他似乎积累起了一点力气,猛地跳起,用喉咙撞向附近一位高手的长剑。

    那位高手猝不及防,以为被偷袭,长剑不缩反伸,洞穿了麻良翰的喉咙。

    麻良翰缓缓倒下,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麻兄!”葛崇山震惊悲恸地喊道。

    这时,孟奇和江芷微却看到对面石壁之上的火光阴影仿佛幽灵鬼魂般动了起来,形成了三排文字。

    “江芷微、张远山、戚夏、齐正言、孟奇拯救谭文博脱离了被夺心丸控制的苦海,完成支线任务之一,各自奖励十个善功。”

    “江芷微、张远山、戚夏、齐正言、孟奇拯救麻良翰脱离了被夺心丸控制的苦海,完成支线任务之一,各自奖励十个善功。”

    “支线任务全部完成。”

    孟奇等人一片沉默,心情没有任何好转,即使麻良翰也算在了自己等人头上。

一世之尊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