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 第二十四章 对练
    听到真妙的吩咐,真德先是一愣,接着嘴巴咧开,笑容泛起,大踏步走了出来:“是,真妙师兄。”

    这大半年的武道锤炼和充足食物让他蹿高了一大截,嘴上多了不少青黑色的胡根,变得三大五粗,看着年龄比他小两岁的孟奇,眼睛里充满了跃跃欲试的欢喜神采。

    孟奇呲了呲牙,没想到真妙如此认真,不过他并不排斥对练,现在的他正疯狂地寻求着任何战斗的机会,以便将“铁布衫”、“神行八步”、“罗汉拳”、“五虎断门刀法”等于实战中一点点掌握并融会贯通。

    “还请真德师兄赐教。”孟奇按照少林的规矩,称呼年龄比自己“大”的真德为师兄,同时双脚分立,按照罗汉拳起手式的要求站稳。

    真德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兴奋之中的他一时半会儿忘记了说辞,连双手合十宣一声佛号也忘了,只是像往常练习般嘿哈了一声后就直接出手,标准的“罗汉礼佛”。

    孟奇在真德出手的那一瞬间,整个人仿佛浸入了水中,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看不到别的事物,根据与程永交手的经验,他半侧身让开正面,一手架向真德的双拳,一手虎虎生威地击向真德小腹。

    他不仅没有初次对练的生疏胆怯,而且分外的主动积极。

    真德出手之后,正要接下一式,却突然感觉劲风袭身,仿佛孟奇整个人都扑了上来。

    面对这凌厉的攻势,看到孟奇毫无退缩满是战意的脸孔,真德没来由地内心一寒,似乎在“真定”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可怕的杀气,那是真正与人生死相搏之后才会有的气势。

    他的身法顿时一缓,啪一声被孟奇击中小腹,疼痛难耐,不得不蜷缩着身体倒地,发出痛苦的**。

    太弱了吧?孟奇一招得手,有些发愣,自己刚展开进攻,他就招架不住了?未免太弱了吧?

    不仅孟奇自己这么讶异,周围的真永等武僧也愕然看着地上蜷成一团的真德,不敢相信平时对练也算佼佼者的真德会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惨。

    真妙脸沉如水地看着这一幕,快步走到真德面前,蹲下用内力给他梳理着小腹血脉,缓解着他的疼痛。

    直到此时,真永等人才回过神来,纷纷拿诧异的目光看向孟奇,内心暗道,原本是真永师兄让真德给真定一个教训,让他知道不规整的招式有什么坏处,可现在看来,倒像是中规中矩的招式败给了不规整的招式,这……

    孟奇回味着刚才短暂的交手,敏锐地发现真德在自己凌厉的进攻下仿佛呆了刹那:“难道气势压制也是交手的重要一环?”

    真妙扶着真德起身,面无表情地道:“真和,你来与真定对练。”

    “是,真妙师兄。”武僧队伍里走出来一位魁梧的少年,站在那里宛如一截黑铁塔。

    孟奇隐约触摸到了刚才交手的关键,正待有人让自己验证,于是兴奋地双手合十:“请真和师兄赐教。”

    等真和还礼,孟奇主动出击,宛如猛虎出洞。

    天生大力的真和没料到孟奇会如此疯狂地进攻,预想好的套路难以失效施展,不断地退后,不断地硬抗,显得手忙脚乱。

    哈!

    孟奇得势不饶人,吐气开声,搏命般当胸一击。

    面对这样凶猛的孟奇,真和忽地有点腿软,成闭门姿势的双手被直接打开。

    孟奇顺势收拳转圈,靠入真和怀中,背身一记手肘打在真和右胸。

    咳咳,咳咳,孟奇这一击因为稳操胜券,所以收了力,但也打得真和气息一岔,剧烈地咳嗽起来。

    “承让。”孟奇脚下用力,转身退开,双手合十,微笑致意。

    这样的交手才算酣畅淋漓嘛!

    旁观的真永、真德等武僧已经合不拢嘴了,平日里像头牛的真和是他们对练的噩梦,不管再精妙的应对都会被他打得手麻腿软,难以招架,可刚才,还是小孩子身材的真定竟然疯虎一样将真和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这反过来才对啊!众僧看着孟奇俊秀的脸庞,不敢相信刚才所见。

    真和缓过气来,憨憨地挠了挠光头:“真定师弟,你好厉害!”

    真妙轻哼了一声,脸色愈见难看,沉默了好久才道:“真定师弟看来家学渊源,蓄气已大有进益,在场诸位师弟怕都不是你的对手,还是师兄我来和你对练一场吧。”

    他开了眼窍,自能看得出孟奇动静之间有内力相助的迹象。

    哦!

    这样啊!

    真永等武僧恍然大悟,原来“真定”师弟已是丹田开辟,蓄气小成,难怪真德、真和都打不过他!

    可是,真妙师兄作为授业僧,开窍期的高手,直接与真定对练,会不会太以大欺小了?

    “放心,我会把实力控制在蓄气小成阶段的。”真妙目光如电地看着孟奇。

    孟奇轻吸了口气,虽知差距很大,心里还是战意昂扬,连对练都不敢,那实战又怎么办?

    老实说,经历过生死搏斗的他并不怕真妙,输也无妨,只要能找到差距,找到自身弱处,那输也输得有价值。

    而且,自己并不是全无取胜机会!

    “还请真妙师兄赐教。”孟奇双手合十,战意浓厚。

    众位武僧倒吸一口凉气,他还真敢与真妙师兄对练?双方的差距怕是有山峰这么高!哪怕真妙师兄将实力压制在蓄气小成阶段,但眼力、经验和见识等是无法改变的!

    “好。”见孟奇并不胆小,真妙脸色缓和了很多,“你先出招。”

    孟奇也不谦让,右腿前落成弓,双拳如冲锤击向真妙。

    真妙亦是用的“罗汉拳”,面对孟奇凌厉的攻势,稳稳架住,并不像真德、真和一样气势被夺,甚至在错开孟奇的双拳后,直接发动了反击,朴实无华的黑虎偷心恰到好处地打向孟奇右胸。

    孟奇双目圆睁,突地往前一扑,任由真妙的拳头击中自己,与此同时,给了真妙一记双峰贯耳。

    实战经验不少的真妙忽地察觉到一丝不对,但这是孟奇主动扑来,他已是收势不住,只好拳上加力,试图击退孟奇。

    噗,他的右拳仿佛打在了厚厚的布匹之上,劲力向着四方分散,而这时,孟奇的双拳几乎要接触到他的两边太阳穴了。

    哈!

    真妙猛地大喝一声,双耳发红,太阳穴鼓胀起来,并微微向后一仰。

    啪!

    孟奇双拳擦过太阳穴,正中真妙两颊,可那里却仿佛有一层气垫,消去了大半力气。

    犹是如此,真妙也步伐凌乱地不断退后,两颊红肿,头脑发晕。

    “你练成了‘铁布衫’!”真妙又惊又怒地喝道。

    孟奇微微一笑:“家传之学。师兄刚才用出了开窍期的实力?”

    昨晚“铁布衫”已经曝光,他自然不用隐瞒,尽数推到了自己还不知道的身世之上。

    刚才的交手,孟奇完全是按照张远山、江芷微等人指点的策略来打,在武功差真妙很多的情况下,仗着对方不知道自己会铁布衫并压制了实力,以快打慢,以小伤换大伤,成功将真妙逼入绝境,不得不用出所有实力自保。

    真妙脸色阴晴不定地变幻了几下,冷着声音道:“回列,继续练罗汉拳。”

    孟奇知道真妙并无针对自己之心,仅仅是看不过眼自己不规整的罗汉拳,也知道自己这样的拳法是错误的,需要一一改进,真妙所言并无错误,但成功战胜真妙,看到他吃瘪的样子,孟奇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异常开心。

    “我就是这么一个狭隘的人!”孟奇暗暗“评价”着自己。

    重新练拳后,孟奇跟着真德、真和等人,努力地改正着自身的拳法,看到这一幕,真妙的脸色再次缓和了一些。

    等到罗汉拳和少林棍法都练完,真妙脸色严肃地一一作了点评,末了,他边转身边道:“明日真定继续与我对练,我依然会把实力压制到蓄气小成。”

    这好胜心不是一般的强啊……孟奇暗自感叹,同时觉得自身微微颤栗,战意上涌。

    今晚得抓紧时间练一练“神行八步”了。

    他也不想输!

    “真妙师兄一贯顺风顺水,目前已在习练七十二绝技中的‘摩柯指’,自然心高气傲,结果今日却被你这才蓄气小成的师弟打败,让他怎么噎得下这口气?”真永笑嘻嘻地靠了过来,“真定师弟,看不出你这么厉害啊!深藏不露啊!日后还得多关照关照师兄我。”

    孟奇笑了笑:“我也只是出奇方才致胜,明日怕是艰难。”

    除非自己能一夜之间贯通“神行八步”,再来一次出奇制胜,不过这不太可能。

    但孟奇也不畏惧,与高手对练的机会哪是那么容易有的?这可是宝贵的财富,说不定下次轮回世界,自己能够保命,根子就在这里!

    孟奇、真慧、真永三人往着武僧院返回,到了门口,直接遇上了玄痴。

    玄痴身边跟着一个双目无神的木讷和尚,他正喃喃自语:“这一式如此使来该怎么破?”

    玄痴没有介绍旁边这神游物外的年轻僧人,直接对孟奇和真慧道:“晚膳之后到演武殿,我教你们‘少林心法’。”

    孟奇听玄心说过,“少林心法”乃少林寺的基础内功,醇厚阳刚,因运行路线简单,与绝大部分绝技神功兼容,将来可以直接转练别的内功,在类似的基础功法里能排进前十。

    因此,孟奇暗自决定,日后以“少林心法”为主,“铁布衫”自带的粗浅路线只在使用“铁布衫”时运行。

    目送玄痴离去后,真永低声笑道:“看见玄痴师叔身边那位师兄没?他是另外一位授业僧真本师兄,是个武痴,很多趣事……”

    谈笑之中,三人用过晚膳,孟奇和真慧赶往了演武殿,真永无所事事,也跟了过去,打算找人对练一下。

    c

一世之尊书友推荐阅读: